|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404章
  和翁家接二连三遭受打击不同,田家的阳光却是开始明媚起来。

  周将军一醒,那些原本脱离田家的旁支悔的肠子都青了,可是他们也没脸再去求了,毕竟当时为了能够脱离本家,他们还说了一些挖苦讽刺的话。

  最为高兴的是田五伯,当时三代长子田俊和他洽谈的时候因为产业问题所以一直没洽谈好,他这也不算脱离本家,因此周将军的消息一传来,他简直要高兴疯了。

  忙买了大批的礼品亲自带着送去本家,希望和本家修复关系,然而他还没出门,就得到了法院传票,关于产品纠纷,本家已经对他们进行起诉。

  田五伯傻眼了,本家用不用这么狠,虽然已经出了五服,但都姓一个田!

  在本家遭遇灾难,他抽身而退的时候,却没想过自己也姓田。

  田家重新走上正轨,而且肯定会向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可唯一让人堵心的是,田秋不同意和翁永安离婚!

  董凤珍沉着脸坐在那里,田鹤鸣今天也回来了,一连忙活好几天,他都要累坏了,从昨天晚上回来一直睡到上午十点多。

  “老婆子就别生气了,儿孙自有儿孙福。”田鹤鸣说道。

  “什么儿孙福,当初就是因为顺着她,结果怎么样,让人家带着外边的女人找上门来了,还不够丢人!”董凤珍愤声说道。

  这件事对田家来说是一个奇耻大辱。

  田鹤鸣摇摇头,“永安那小子都登报声明脱离翁家了,那孩子你也观察这么久了,不像他爷奶爹妈似的,在国外那几年没白学,要不能长得这么正?”

  说起这个,董凤珍也叹了口气,翁永安这孩子是够果断的,如果他还在那个家里,她是说什么都不会让田秋再和他在一起了。

  “秋姐是和姐夫过日子,又不是和翁家过日子,姥姥就你别操心了。”贝思甜笑道。

  翁永安离开翁家也未必就是坏事,可能对翁家来说翁永安这样的做法有些狠绝,但于他本人而言却不是坏事。

  他过不了几年都要三十了,可是翁家现在还有翁贵祥掌管着,死活都不愿意撒手,翁强如今也都五十多了,至少还要再管十年,等到翁永安真正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怕是也要五十多了吧。

  这样对翁永安真的好吗?

  所以翁永安受不了爷奶和父母的做法,也无法苟同他们的思想,趁此机会脱离出来,也不是坏事。

  翁永安离开翁家之后,也想自己大干一场,尤其是有了生育的希望,他更是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没有爷奶父母在跟前指手画脚,他可以更好的施展一番。

  马天来是个特别活络的人,他自从见到那份登报声明,就知道翁永安和贝思甜的关系不一般,再知道田秋的存在,他就明白了,因此他选择了和翁永安这个白丁合作。

  翁永安的实力没话说,只不过缺少资金和机会,机会马天来给了,资金和人手马天来也能给予暂时的帮助,这让翁永安大为惊喜和感动。

  翁永安知道,马天来这么做,全都是看在贝思甜的面子上!

  “你这表妹,真是不简单。”翁永安苦笑着说道。

  他不知道贝思甜的底细,可是马天来极尽可能地讨好,他却是看到了,能让香港那边的大佬如此巴结,贝思甜能简单的了吗?

  田秋耸耸肩,“所以你可别欺负我,我家厉害的人多的是呢~”

  翁永安看着田秋不再收敛自己的情绪,也不像以前那样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嘴角带上一抹笑容,俊美的容颜愈加让人心动,他低头吻了田秋的额头,心中很是满足。

  不得不说,马天来这一举动的确让贝思甜对他刮目相看,如果他一个劲的巴结讨好她,她未必会有多少感觉。

  “马先生,你儿子倒是不需要在喝药了,只不过你还需要再喝一段时间,我会将这段时间的定量一起给你,你按照之前的继续喝就行。”

  马天来一听这话有点不对劲,忙问道:“贝大夫您要去哪?”

  “我要离开北京了。”贝思甜说道。

  马天来又问:“贝大夫要去哪?以后还能联系到您吗?”

  “去安定市,我可以给你留下联系方式。”贝思甜说道。

  马天来一听大喜,去哪不要紧,只要能联系就行。

  “不瞒贝大夫,我也要回香港了,出来好久得回去看看,不过过不了多久我还得回来,到时候再去拜访贝大夫。”马天来笑道。

  贝思甜微微沉吟,“如此一来,我再给你制两幅药,第一幅喝下后第二幅要半年之后再喝,这样一来那些人就看不出你身上的坏水已经被消融了。”

  马天来一听大喜,他正为这事发愁呢,那些人在香港也有很大的影响力,不是他随便就能动的,如果能够伪装一下,他倒是安全了不少,而且他在暗,也更好办事。

  马天来问了贝思甜日期,想去送送她,贝思甜却摆手拒绝了,她不想弄得太兴师动众。

  通过这些天的了解,马天来知道她性子比较淡泊,也不愿意弄得那么隆重,想想还是作罢。

  不过他也有了一些想法,以后若是在大陆好好发展也是不错的选择,那样一来倒是能常在大陆,一个是避开那些人,还有一个可以多和贝思甜接触。

  田秋无意当中听到了贝思甜的话,怔怔地出神说不出话来,是啊,贝思甜的丈夫在安定市当兵,她早晚是要离开的。

  可是乍一听到她要离开,田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酸酸的很难过。

  马天来走了以后没多久,田青辉来了,田秋看到大伯有些拘束,主要是她的任性还是惹家里不快了。

  田青辉看到田秋也很无奈,但是他一个大伯能说什么,招呼了田秋一声,看到贝思甜正坐在院子里的梅花桌旁喝茶。

  “这天还冷着呢,怎么在外边?”

  “大舅来了。”贝思甜笑道。

  田青辉这次来是田鹤鸣和杜凯博的意思,自从她给周将军进行了第一次治疗之后,就再没有出现在干休所中,就算是周将军醒过来,她也没有出现。

  杜凯博希望贝思甜能够去看看周将军的情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