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99章 犹豫
  罗仪瑞拿着那枚珠子,看到聂凯迪的脸色连变,知道这东西对他很重要,扬眉道:“这个弹球我就收缴了,虽然不好看,不过也勉强凑合吧。”

  聂凯迪脸都绿了,“那不是…”他想说不是弹球,可是他怕自己自己说出来是什么,这小子更不撒手了!

  “还给我!你不能强抢!”聂凯迪气急败坏地说道。

  罗仪瑞眉头一皱,“强抢?强抢你一个弹球?这不是笑掉人大牙吗,你家不会连弹球都买不起吧。”

  聂凯迪闭嘴不语,他是绝对不会告诉这小子这珠子的价值,不然他肯定更不会还回来了。

  但是不说吧,这小子一副无赖的嘴脸……

  “对了,你之前打伤人了吧?这个怎么算?”

  聂凯迪冷笑,“是他们技不如人,赖谁呢?”

  罗仪瑞恍然,然后扬手晃了晃手中的珠子,“这么说来,你技不如人,赖谁呢?”

  聂凯迪顿时怒道:“你偷袭,你趁人之危!”

  刚才他根本就没想到罗仪瑞敢对他动手,这才没有防备,要是有防备,肯定不能让他打到自己,所以不算!

  “你敢放开我,咱俩公平一战吗?”聂凯迪说道。

  他虽然不知道罗仪瑞是用的什么手段,但是他知道罗仪瑞只是个普通人,靠的就是这珠子了,而且这珠子,他是从大伯哪里偷出来的,到时候还要放回去,玩玩不能给了别人!

  “好啊,你赢了我就把弹球还给你,医药费都不用你惯了,我要是赢了,弹球归我,医药费给人家出了。”罗仪瑞说道。

  那堆玄符他毁了大部分,其中的一些关键碎片给留下了,打算拿回去让妈妈看看对方的水平,他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他大致估计了一下,这些玄符的威力应该不会太大,只要不轮番上阵,他应该都是没问题的。

  双方有了一个大概的估算,均认为自己的胜算更大一些,所以一拍即合,答应了这场决斗。

  这场堵斗罗仪瑞其实是无本万利的,迎了他能得到这颗珠子,还能帮着郝荣的小弟要到医药费,何乐而不为呢。

  要是输了,他不过就是把本不属于自己的珠子还给他,医药费他原本就没打算给,所以才说是无本万利。

  罗仪瑞起身,他根本就没有压制住聂凯迪不让他起来,但他蹲在聂凯迪身边,聂凯迪就是不敢起来……

  卓豪等人早就目瞪口呆,张大的嘴巴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聂凯迪一直以来都十分倨傲,就是卓豪的父亲他都不放在眼里。

  而卓豪之所以对他这么恭敬,也是因为父亲知道了聂凯迪的身份之后,对他十分客气,像是小祖宗一样对待,他从来没见过爸爸那样讨好一个人,还是个孩子,自然而然就会受到影响。

  也因为这样,聂凯迪在卓豪心里的形象十分高大厉害,再加上上次的事情,他只是拍了对方一下就让对方进了医院,简直神了!

  所以尽管对聂凯迪有着惧怕,但也很崇拜,没想到今天却被一个比他们小很多,怕是一年级都没上的小子给揍了,还揍的很惨,脑袋跟猪头一样。

  这下不仅形象毁了,威望地位也下降了一大截。

  聂凯迪训读从地上爬起来,根本就不用回头就知道身后的那些人是什么表情,这让她气的想呕血。

  以前不允许出来,如今好不容易出来了,觉得自己的流派那么流弊,可以横着走的时候,却被揍的这么凄惨。

  这个仇怎么都要报了,那珠子也必须要抢回来,不然他肯定要完蛋!

  聂凯迪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挺胸抬头站在那里,可惜形象不怎么好,不然怎么也可以算得上雄赳赳气昂昂了!

  聂凯迪心中冷笑连连,他该不会以为把那些斗符都给碾碎了他就没办法了吧?真要就这点手段,他也不敢独自一人出来玩啊。

  聂凯迪从衣服内侧一掏,立刻拿出两张斗符来。

  他所生长的环境十分复杂,在内部都有可能面临生死的局面,不留一手,怕是早就死了。

  罗仪瑞见此挑眉,居然还藏着两张,也就只有两张,难怪他刚才摸的时候没有发现呢,这是两张什么斗符?

  一般藏在最后的肯定都是最为厉害的后手,罗仪瑞也警惕起来。

  郝荣等人在罗仪瑞一圈将聂凯迪打倒在地的时候就袋中欢呼起来,小瑞哥真是太给力了,这士气一下子就壮大了。

  不过也就欢呼了一下就消停了,因为郝荣明显感觉出小瑞哥生气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却有种怪怪的暖心感,这种感觉很古怪。

  因为他知道小瑞哥生气,是因为那小子施展大招的时候差点伤到他们。

  这感觉就像是……有老大罩着了!

  而且罗仪瑞着着实实的是替他们挡下了那大火团和火星子,免了他们的皮肉之苦。

  所以就算郝荣的一种小弟,看向罗仪瑞的目光都不同了。

  罗仪瑞站定,回身对郝荣说道:“你们往后退,退到车那边。”

  郝荣当即吼了一嗓子,一种小弟哗啦啦向着后边退去。

  罗仪瑞站在那里,目光直视聂凯迪,准备迎接他的斗符。

  聂凯迪嘴角带着一丝暴戾,眼底杀机一闪而过。

  罗仪瑞一直盯着他,自然没放过他眼底的杀机,这让他一怔,虽然想过聂凯迪杀过人,但没想到他会因为这种小小不言的事情就要杀人!

  罗仪瑞心中响起警铃,再不是警惕那么简单,而是全神贯注起来。

  其实罗仪瑞还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下边该怎么办,若只是把聂凯迪打趴下他觉得并不难,难就难在是不是只将他打趴下!

  如果让聂凯迪就这么走了,将来说不定会引起大患,可让他杀人……他根本就没有做过这种事,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所以罗仪瑞心中才会出现由于,但只是片刻的功夫,他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他做不到……

  也幸亏他摒弃了这个念头,如果他现在就杀了人,对他今后的影响十分大,聂凯迪不就是这样吗……

  罗仪瑞这边的念头刚落,就看到聂凯迪的斗符激射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