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11章 biubiubiu的那种
  郝荣一脸幽怨地看向景长乐,“我是小倩啊采臣,是你吗采臣?”

  景长乐浑身打了个激灵,“罗仪瑞,快给他个麻痹符!”

  郝荣一张幽怨脸立刻朝向罗仪瑞,却看到罗仪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右手已经拿着笔了,咳咳,他忙恢复成人样,说道:“别别!谈正事谈正事,正事重要!”

  罗仪瑞收起笔,做到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说道:“在家待着很闷啊,走啊出去转转,来了江城还没好好玩玩呢。”

  郝荣眼睛一亮,可不是咋地,罗仪瑞和景长乐来了以后就一直在别墅里待着,害的他以为这两个是资深宅男呢。

  “走啊,咱们去打枪!”郝荣兴奋地说道。

  说完,就看到罗仪瑞和景长乐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他茫然,“怎么了?”

  罗仪瑞和景长乐的目光忍不住下移。

  郝荣当即反应过来,顿时涨的一脸通红,指着他们说道:“你们两个……真是太无耻了,想哪去了你们,真是……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我说的是射击的枪,biubiubiu的那种!”

  郝荣气急败坏地解释完,就看到两张无辜脸。

  罗仪瑞说道:“是啊,就是射击的枪啊,不然还能是什么枪?”

  景长乐附和一声。

  郝荣一脸绝望,论装·逼,没有人比得过这两个,跟他们在一起,总感觉迟早会被玩死!

  三个人一起离开了郝家别墅,二楼窗户上,一个消瘦的身影站在那里,看着三个人渐渐远去。

  “美丽,你怎么起来了?”郝家成一脸着急地走过来,刚才去房间没有找到郝美丽。

  自从郝美丽清醒了之后,郝家成为了方便照顾她,就让她住到了二楼,他房间的隔壁。

  郝美丽木然地转过身,看了郝家成一眼,向着房间走去。

  郝家成叹了口气,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郝美丽吃了贝思甜的药之后好转的很快,记起了自己的亲人,也知道了自己是谁,但是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怎么变成这样的却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这让郝家成心中火急却是没有办法。

  那次的事情,恐怕只有郝美丽一个人活下来了。

  郝美丽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窗外,林荫道上那三个小身影一蹦一跳地走着,她指着他们的别硬说道:“那是我儿子吗?”

  郝家成又叹了口气,“美丽,那不是小旺……”

  郝美丽放下手臂,看着那边沉默了很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在郝家成以为她不会在说话的时候,她开口了。

  “我要他。”

  郝家成一怔,随即上前扶住她的肩膀,说道:“小旺已经走了两年了,那不是你的小旺,丽丽,我们回房间吧。”

  郝美丽被郝家成带着往前走去。

  若不是因为小旺那时候突然失踪,郝美丽大概也不会满世界去找儿子,也就不会去那里,最后变成这个样子。

  看到这样的郝美丽,再多的话郝家成也问不出口了,他轻轻给郝美丽盖上被子,转身离开了。

  在他离开之后,郝美丽的目光看向关闭的房门,然后视线上移,看向天花板,眼泪从眼角滑落。

  “我的小旺……你死的好惨啊。”

  ……

  郝荣和罗仪瑞二人一起走在林荫道上,一边走一边玩闹,倒也觉得挺有趣的。

  “今天我们得打车了,张叔叔家里有事休假了,另外的刘叔叔要给我爸开车。”郝荣说道。

  不开车出门,总觉得没有排场。

  对于罗仪瑞二人来说却是完全无所谓的。

  最后郝荣打了一辆车去了城南的一家马场。

  “不是说去打枪吗?”罗仪瑞无语地问道,为什么要来马场?

  郝荣挠了挠头说道:“我忘了咱们都是未成年,没有大人带着是不让进去的,以往权哥能带着我们进去……骑马也挺好玩的啊,咱们还是骑马吧?”

  “骑马就能让未成年进了?”景长乐看着墙上的注意事项,指着其中一排说道:“必须有监护人在场才行。”

  郝荣抬头看向那密密麻麻写满了注意事项的牌子,问道:“你不是说你没怎么上过学吗?”

  景长乐抱着双臂,“认识的字不多,这行还认识。”

  郝荣撇撇嘴,摊手道:“那我也没办法了,要是权哥在就好了,不然必须要监护人,说不定还要出出示监护证明,我爸肯定不会陪我玩的。”

  “你爸都陪着你姑了,哪有功夫理你。”罗仪瑞说道。

  郝荣挠头,“以前也没觉得他们关系这么好,还总是吵架来着,我和孙旺的关系倒好行,不过自从孙旺失踪了,小姑几乎再也没来过我们家。”

  罗仪瑞一听不由地来了精神,不过面上却不敢不想出来,“孙旺是谁?”

  “我表弟,我小姑的儿子,比我小两岁,我记得小时候我俩总是一块玩,他可爱哭了,我有点烦他,但是自从他失踪之后,我反倒挺想他的。”

  “怎么失踪的?”

  “出去玩回家的路上被人抱走了,看路上的监控,那个抢人的人后边听着一辆面包车,车门子敞开着,那人直接一把抱了我表弟就冲上了车,然后一溜烟就跑不见了!”郝荣每次说起来都觉得毛骨悚然的。

  那一阵子他爸连门都不让他出,也是吓坏了,好在他现在十来岁了,已经记事了,人贩子通常也不会看上他的。

  罗仪瑞不由地想起了自己的一些经历,虽然不尽相同,但也有相似之处。

  “那你小姑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景长乐在一旁问道。

  郝荣耸耸肩,“谁知道呢,我小姑自那之后就有些崩溃,到处去找小旺,一直找一直找,后来我听我爸说了一嘴,说是这次找到的希望可能大一些,好像我小姑去了什么地方,但两个月之前我小姑突然回来了,瘦的吓人,脸都是青的,到了家门口一头就栽倒在地人事不知了,要不是贝阿姨来了,恐怕现在都醒不了。”

  郝荣趁机拍了个马屁。

  罗仪瑞很是受用。

  他现在想的是,郝荣的小姑到底去了哪里?那些东西应该就是从那个地方偷出来的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