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15章 全家都没工作
  尽管勒停白马,白永权还是出了一身冷汗。

  聂嘉琪抱着哥哥嘤嘤嘤地哭了起来,一副吓坏了的样子,后边追上来的驯马师也吓坏了,这女的也太特么煞·笔了吧,不会骑马你特么瞎撞什么马肚子,他差点被白马一脚踩着脑袋!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心里却也很害怕,白永权是谁他是知道的,这少年少女是白永权都要巴结的人,可见对方来历不一般。

  这种人有个通病,错永远不在自己。

  果然……

  聂嘉琪求安慰求够了,抬起头来就指着那驯马师说道:“哥哥,这个人专业素质太差了,牵着马竟然还会被马绊倒,怎么会找这样的人给我牵马呢,差点害死我!”

  她这一番话,直接将过错归在了驯马师和马场以及白永权身上。

  白永权看那少年脸色沉沉的,就知道不太妙,上前说道:“让聂小姐受惊了,回头我就让马场好好再给这驯马师做培训,稍后会有小礼物送给聂小姐压惊的。”

  他所说的‘小礼物’定然不小,只是一种谦逊地说法。

  然而……

  “小礼物?小礼物你就想打发我?是不是看不起我!”聂嘉琪美目圆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白永权。

  白永权:“……”我特么……真是没办法和这种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的人打交道。

  就算没有社会经验,大妹子你用你那脑袋瓜子想想,我白永权是什么人,你们又是什么身份,老子这么煞费苦心的巴结你们,能特么真用‘小’礼物给你压惊吗!

  “好了嘉琪,没受伤吧?”少年看了看少女。

  白永权向少年投去一个古怪的目光,她受没受伤,大家都看到了,怎么还特意问一下。

  聂嘉琪委委屈屈地扁着嘴,看到后边的驯马师竟然还皱了皱眉头,顿时邪火就往上涌,她往后错了一步,伸手指着那驯马师就开口。

  “礼物不礼物的我都无所谓,但是这个人我是不会原谅他的!”

  白永权心里叹了口气,到底还是牵扯到马场的驯马师了,他当即开口说道:“我这就让他给聂小姐道歉!”

  聂嘉琪冷哼一声,“吓到我,道歉就行了?”

  白永权说道:“如何才能让聂小姐满意?”

  那驯马师站在后边,人高马大的,眼神当中是不服输的,让他道歉?可笑!大不了这份工作没了,他再去找下一份工作。

  就是可惜了这高新工作。

  聂嘉琪冷冷地看着那驯马师脸上的桀骜不驯,对付这种人,最有效的办法……呵。

  “这个人,以后哪一家都不许聘用!连同他家里所有的人,全都要跟着失去工作!”聂嘉琪颐指气使地微抬下巴,姣好的容颜却让人看不到美。

  白永权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过错其实不在这驯马师,他觉得辞退已经是相当严重的惩罚了,可这女人……

  “听嘉琪的。”

  白永权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就听到那少年淡淡一笑,对聂嘉琪说道。

  他知道这少年若是开口了,恐怕事情就没有转机了,叹了口气,心中多少有些过意不去,因为是他让这驯马师给聂嘉琪牵马的。

  那驯马师也呆立当场,他一个人当然无所谓,但如果连带着家人都失去工作,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有权利就这么了不起吗!

  “别太过分了!”驯马师咬牙说道。

  聂嘉琪微微晃了晃头,一脸得意,“怎么样?你跪下求我,我就放了你一家,不然没有人敢聘用你们,你们就等着饿死吧!”

  驯马师气的脸通红却是丝毫没有办法,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要低头,可是最终后边那根脊梁骨太硬,他没有低下去。

  “呸!杂碎!”

  驯马师骂了一声,扔下缰绳转身就走。

  聂嘉琪十分生气,真是个粗鄙的人!

  “哥哥,一定要让他特别特别惨!”聂嘉琪对着少年撒娇,一副不依她就誓不罢休的样子。

  少年被她摇的没办法,“好好好,都答应你。”

  聂嘉琪这才笑了。

  白永权微微垂眸,面上不显,心里却十分不悦,这种女人,谁娶回家谁特么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大概是他见过最为骄纵的女孩子了,给她当哥哥可以,反正将来祸害的是别人家,当男人就不行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人家出生在这样的家族,权利这种东西,真的是好,也难怪被人如此追捧,想到这里,白永权脸色早就恢复了常态。

  到底是官家之子,他分得清哪个轻,哪个重!

  驯马师最后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拿到就走人了,对此聂嘉琪更为得意,正要和哥哥说几句俏皮话,却看到哥哥转头不知道正看着谁。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是三个小孩子,其中两个恐怕只有五六岁,哥哥看他们做什么?

  一开始少年并没有注意到这三个小孩,但驯马师走了以后,这边的事情一结束,他转头便看到了那个小孩子。

  这小孩的精气神……怎么感觉怪怪的?

  很充盈倒是不错,但似乎很不稳定?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精气神不稳定的人。

  “你过来。”少年看着景长乐说道。

  景长乐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是看着他。

  少年见此忍不住摇头,小子年纪不大,性格倒是挺倔,他知道这小子听懂了。

  “让你过来你没听到吗!”聂嘉琪娇喝一声,竟然有人敢不听哥哥的话。

  景长乐懒洋洋地往身后的柱子上一靠,“有话就说吧,我听得到。”

  聂嘉琪简直不可思议,这哪来的野小子!

  白永权看了一眼郝荣,郝荣一脸无辜地站在那里,不怪他们啊,他们刚刚要走的,是权哥你的人不让走。

  “聂公子,这个人有什么问题吗?”白永权问道。

  他不想再生任何事端。

  “是啊凯桓哥哥,这个野小子怎么了?”聂嘉琪因为刚才景长乐驳斥了她,心里不爽,直接就叫他野小子。

  少年聂凯桓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景长乐,心中又起了疑惑,咦,好像稳定了,精气神倒是不错,要不要带回去研究研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