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19章 客厅里有个人
  郝美丽主动帮着了罗仪瑞把装衣服的小包接了过去,伸手牵着他进了房间。

  罗仪瑞进去之后打量了一番,发觉房间很大,除了卧室还有一个小客厅,独立的卫生间,比他们住的那房间好了很多。

  “你和妈妈睡一张床吗?”郝美丽欣喜地问道。

  罗仪瑞平静地看着她,认真地说道“阿姨,我有妈妈。”

  郝美丽的笑容僵在脸上,随后神情落寞,半晌才说道“那你和我睡一起吗?”

  这个年纪的孩子很多都已经自己睡了,她才会这么问的,看看他的习惯如何。

  “我睡这里就好。”罗仪瑞指了指小客厅上的沙发。

  这沙发是可以打开的,看电视的时候躺在上边会很舒服,睡在上面和睡在床上一样。

  郝美丽笑着点了点头,脸颊消瘦,实在算不上好看,眼睛也有些无神,不过好歹比之前有了一些生气。

  她将罗仪瑞的衣物等都整齐的叠了一遍,让佣人给他准备个小柜子。

  “怎么就这几件衣服?明天妈……明天我带你去买衣服!”郝美丽看到之后一脸心疼。

  罗仪瑞摇头道“不用的,我身体长的快,衣服多了穿不了多久的。”

  郝美丽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真是个乖孩子。”

  罗仪瑞有些抗拒,轻轻躲了一下,没有让郝美丽碰到,郝美丽有了刚才的拒绝,这一点倒没有太多的情绪流露,站起身来,脸上露出疲惫的神色。

  “乖孩子,你去玩吧,我要去睡一会了。”

  她的精神头非常不好,每天的睡眠很多,但依然没有什么精神。

  看着郝美丽进了房间关上门,罗仪瑞就出去了,她的房间整体都有些暗,大概是拉着窗帘的缘故,这让他有些不太喜欢。

  他出来之后就看到景长乐仍旧站在门口看着,不由地好笑,“看什么?”

  景长乐看到他出来,顿时松了口气,“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可以出来放风呢,怎么这么快就放你出来了?”

  罗仪瑞好笑地说道“又不是囚禁我,只是让我陪陪郝阿姨,看你紧张的,我很自由的,现在连佣人都听我的了,算是升官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景长乐信他就有鬼了,不过也知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便不再多问。

  郝荣怒气冲冲地从郝家成的书房出来,出来后就看到罗仪瑞二人,他有些窘迫,招呼二人跟他出去。

  到了外边的林荫道上,两边都是高大的白杨树,他们就坐在马路牙子上,这边不可能有人偷听,一眼看到底。

  “小瑞哥,委屈你了啊!”郝荣一脸歉意地说道。

  罗仪瑞摆摆手,“陪陪阿姨也是应该的,吃你的住你的这么久,不能白吃白住啊。”

  郝荣当即义正言辞地表示,“小瑞哥看不起我了是不是,我愿意让小瑞哥你们吃住,咱们都是好朋友,我的就是你的!小瑞哥以后可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了。”

  罗仪瑞笑笑,这话也就听听,就是景长乐都不当真,两个孩子的经历都和普通孩子不同,若是普通孩子,不定会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了。

  尽管知道郝荣是有着自己的小算盘的,不过他和景长乐现在的确是吃住都在人家的家里,这个人情他得换上。

  “你想不想吃天降福的高级宴?”罗仪瑞问道。

  郝荣眼睛一亮,“当然想了,不过还是算了,听说这一桌高级宴要上十万的!”

  光是想想这价格,他就望而却步了,虽然罗仪瑞是天降福的小少爷,但这未免就太贵重了。

  罗仪瑞却是笑着摇摇头,“那不是高级宴,真正的高级宴都是定制的,需要天降福培养的特级厨师来做。”

  价格至少都在百万以上,清一水的药膳,都是针对食客的身体定制,作为主药的符水,都是源叔叔提供的,吃这样一顿高级宴,真心是受用无穷,对身体特别有好处!

  这些罗仪瑞就不打算说了,免得郝荣心里有负担,这算是他回报郝荣的。

  郝荣嘴上说算了,其实心里还是想去吃的,先不说菜如何,就是这价格,他都可以炫耀好多年了!

  他爸估计都没吃过。

  三个人在林荫道边上聊了很久,脸上都带着笑容,有时候郝荣还会起来手舞足蹈的,三个人一片笑语。

  别墅二楼,郝美丽站在窗户边上看着他们,眼底复杂难辨。

  晚上的时候,罗仪瑞就去郝美丽的房间住了,晚上进去反而不觉得昏暗了,大概是因为开了灯的缘故。

  “回来了?来坐下,我给你削苹果吃。”郝美丽从桌上拿起水果刀开始削苹果。

  罗仪瑞坐下来,看着郝美丽嘴角含笑,视线转移开,以她现在的身体,恐怕撑不了多久,这样的身体就算是狂补,也补不回来的。

  活性菌的战场,能够存活下来就是奇迹了,至少她撑到了妈妈出手,可惜,也只是为她短暂地续命罢了。

  郝美丽用牙签插了一块苹果送到罗仪瑞嘴边,笑着说道“叫声妈妈好不好?”

  罗仪瑞神情平静地看着她,眼底的情绪表明了这是不可能的。

  郝美丽叹了口气,将苹果塞入罗仪瑞的嘴里,“小家伙真是的……快吃吧,吃完记得刷牙。”

  她的脸上又露出疲惫的神色,转身回房间睡觉去了。

  罗仪瑞吃掉嘴里的苹果,也没有再多吃,刷完牙就躺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他梦里梦到了妈妈,梦到了妈妈像他极小的时候那样哄他,一边轻拍他的后背一边给他唱歌……

  他想妈妈了……

  不知道是不是离开妈妈太久,还是今天郝美丽的举动让他更加想妈妈,半夜的时候他醒了,醒了之后才知道自己是想上厕所了。

  他掀开薄被坐起身来,刚要站起身来就看到屋子里隐约站着一个人,他吓得一下子窜到了沙发边上,浑身汗毛都炸起来了,他颤声问道“谁在那里!”

  大半夜地客厅里站着一个人,就问你怕不怕!

  罗仪瑞连问了两声那人都没应声,就当他想要走过去看一看的时候,那人忽然动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