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24章 我好像见过你
  听到郝美丽屋门打开的声音,罗仪瑞身体瞬间紧绷,一手扣着两道麻痹符,尽可能地放缓呼吸。

  那道宝色的身影依然显得肢体僵硬,和昨晚如出一辙,她看叶没看躺在沙发上的罗仪瑞一眼,径直向着房门走去。

  到了房门,依然花费了半天才打开。

  直到她离开,都没有多看罗仪瑞一眼,而罗仪瑞终于松了口气,坐起身来,趴到窗户边上,只露出半个脑袋,盯着外边。

  大概过了一刻钟左右,郝美丽的身影出现在围墙外边,和以前一样围着围墙转悠,但是这一次没有在她藏东西的地方蹲下查看。

  罗仪瑞一直看着,心中颇为奇怪,就这么转悠到底是无意识的,还是有什么目的呢?

  要说无疑是,可是他昨晚上对他的话有所反应,要说有什么目的,她就只是围着围墙转悠,什么也不做。

  罗仪瑞趴在窗台上看着她就这么一圈圈转,这么机械式的转发很有催眠作用,再加上他本来也很困,头一点一点地已经快睡着了。

  直到听到外边有声响,罗仪瑞猛然惊醒,才发现已经四点了,郝美丽回来了!

  他忙跑会沙发上,盖上薄被放缓呼吸。

  做这些轻车熟路,不仅是他很熟练,就是两个妹妹也很熟练,毕竟想要晚上多玩会不被妈妈和奶奶发现就只能这样,至于爸爸……呵呵,谁瞒得过他!

  所以他很有信心郝美丽不可能发现异样。

  开门的声音响起,郝美丽从外边走了进来,因为屋子里面比较黑,所以罗仪瑞轻轻眯着眼睛,可惜看不到郝美丽的面容。

  他很害怕,可是心里边又特别想再看一看那双竖瞳,尤其是在猜测对方不会伤害自己的时候,好奇心便愈加大了起来。

  可惜,她的面容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到,罗仪瑞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第二天,郝美丽的生物钟让她八点就行了,但是和以前一样浑身没有力气,躺在床上蓝蓝的,脑袋也不是很清醒。

  罗仪瑞已经洗漱好了,早饭郝美丽要和他一起吃。

  郝美丽昏昏沉沉地走了出来,看到罗仪瑞端在小吧台边上,给了他一个笑脸,然后在他斜对面坐下,佣人陆续将早饭摆上来。

  现在恐怕也就郝美丽和罗仪瑞有这个特殊待遇可以在自己房间吃饭了。

  吃着吃着饭,郝美丽忽然幽幽叹了口气,把筷子放下,脸上全是忧郁。

  “阿姨没睡好吗?”罗仪瑞问道。

  郝美丽笑了笑,笑容当中却带着苦涩,“我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罗仪瑞没想到她上来就说这么一句,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好默然看着她。

  郝美丽闭了闭眼睛,说道:“小瑞,阿姨大概是和你有缘,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觉得你很熟悉,好像曾经在哪见过一样。”

  罗仪瑞茫然了一瞬间,恍然间想起熏叔叔经常这么和女孩子说话,可是他是男孩子啊,郝美丽和他这么说,同熏叔叔的性质肯定是不同的。

  他之前一直就觉得很奇怪,听到郝荣的描述,他和郝美丽的儿子相差很多,不管是年龄还是外貌还是性格等等都全然不同。

  所以当时郝家成找到他要他来陪郝美丽,叫郝美丽妈妈的时候,他心中十分古怪。

  现在听到郝美丽这么说,他潜意识就觉得郝美丽这话中有话,而且她一副如鲠在喉的样子,看着罗仪瑞的眼神也是十分哀伤。

  罗仪瑞在聪明也不过是个孩子,他根本不可能看得懂郝美丽的眼神,所以也无从知晓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早饭刚刚吃完郝家成就进来了,罗仪瑞知道自己该出去了,在郝美丽不舍的眼神当中,罗仪瑞飞快地离开了。

  外边,郝荣和景长乐早就在等着他了,今天他们要去射击场练习设计,好在白永权面前能有些面子,不过郝荣虽然想巴结白永权,可是对于聂凯桓很是忌惮。

  “我当时忘乎所以,一下子就答应了,现在我真是后悔了,我忘了那聂凯桓可能是聂凯迪的亲戚,如果是,咱们之前把人揍了,他们肯定是要揍回来的!”郝荣说道。

  其实揍回来都好说,问题是以那少年少女的德行,恐怕不会这么轻易算了,没看聂嘉琪自己犯了错,还理直气壮地让别人背锅甚至去狠狠惩罚才行。

  现在罗仪瑞直接就把人给打了,想想对方还不得把人给打死!

  也不知道罗仪瑞的妈妈到底能不能扛得住,要是扛不住那可就糟糕了,现在郝荣只能将全部赌在罗仪瑞的身上。

  “他要是真想报仇,你应不应白永权都没什么关系,他一样会找上门的。”罗仪瑞说道。

  郝荣一想也是,可是自己这好像是主动送上门的,总归他现在不像一开始那样开心兴奋了。

  三个人上了车,司机带着他们一路向着城南的射击场去。

  车行到半路上,罗仪瑞忽然叫道:“停车!”

  坐在前边的郝荣忙让司机停车,回头问道:“怎么小瑞哥?”

  罗仪瑞转头看着窗外,坐在马路牙子上的那个人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那个人是不是那个驯马师?”罗仪瑞指了指窗外。

  景长乐和郝荣一同向外看去,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马路牙子上,一脸灰败地看着前边川流的人群发呆,眼神有些呆滞,再也没有他们在马场见到的那样一身硬骨。

  “是他。”景长乐说道。

  罗仪瑞沉吟片刻,打开了车门,郝荣一惊,忙下了车迈步来到他身边低声道:“小瑞哥你想干什么?那可是聂家的两个人整治的人,就是权哥都不敢管,你可别多管闲事啊!”

  罗仪瑞扫了他一眼,将他推到一边去,迈步向着那驯马师走去。

  他当时是很佩服那驯马师一身傲骨的,其实他当时就算向那一男一女屈服了,他们也未必会放过他,因为在他们眼里,驯马师可能连人都不是。

  罗仪瑞过了马路,来到驯马师跟前,但是驯马师好似没有看到他一般,双眼无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