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28章 怠慢了
  张晓东以前也在在小区干过保安,所以知道这话大部分都是推诿的话,如果他是市长,可能就不需要预约了。

  然而张晓东不知道的是,现在江城的市高官湛蓝天也在等着见田智。

  这话并不夸张,江城连二线城市也算不上,以旅游为发展前景,再加上原本作为青羽唯一传承人的田智,只要行走在外,代表的就是青羽,所以身份地位十分特殊。

  张晓东来的时候就猜到那小男孩应该是富贵家庭的孩子,不过到底还是个孩子,大人是不会太当回事的,所以他也没有说的太明白,或许只是想证实一下。

  证实田智这个人真的存在,证实罗仪瑞那些话不是消遣他。

  对于张晓东这样的人,尤其是深处泥沼,这一点点的承认,于他而言就是莫大的鼓励,甚至是一种动力,继续努力生活下去的动力。

  “没有预约,也不用帮我预约,我只是问问。”张晓东笑了笑,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

  那前台服务小姐一脸无语,谁说要帮你预约了,田先生是你能够预约到的吗!

  张晓东走了两步,忽然想起什么,从衣兜里拿出那个小瓷瓶回到前台,“能帮我把这个给田智吗?这是一个男孩子给我的,另外再帮我说声谢谢。”

  他已经说明了,东西应该是会交还给那个孩子的,那孩子纯真的眼神,善良的内心,仍旧是给了他莫大的鼓舞。

  尤其是那一句,有傲骨的人可以顶天立地!

  张晓东将那小瓷瓶放在前台桌上就转身离开了,那前台服务小姐看到那小瓷瓶蓦然睁大了眼睛,忙拿起小瓷瓶翻过来一看,底下果真有一个贝字!

  但凡在天降福大酒店工作的人,都知道这种小瓷瓶,只要持有小瓷瓶的人都是贵人,就算是市长市高官来了也要靠边站。

  “先生请等一下!”前台服务小姐慌忙追了出去。

  张晓东腿长走得快,这时候已经走到楼门口了,听到声音又停了下来。

  他转身看着那前台服务小姐手里托着小瓷瓶,小跑着过来了,他有些诧异,“怎么了?”

  那前台服务小姐来到他跟前说道:“先生,请问这小瓷瓶是怎么来的?”

  张晓东挑眉,他刚才说过了吧?

  “一个男孩子给我的,让我来找田智。”张晓东说道。

  那前台服务小姐忙说道:“怠慢先生了,非常抱歉,请您跟我来。”

  张晓东一脸诧异,这转变的太快了一些吧,那小瓷瓶到底是什么?

  那小男孩给他小瓷瓶的时候,张晓东就看过了,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瓷瓶而已,但现在小瓷瓶忽然让这前台服务小姐转变了态度,还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也就意味着小瓷瓶本身的价值或许不高,但是意义却是不同。

  张晓东跟着前台服务小姐一路向着大厅后边走去,这边更加富丽堂皇,虽然是一个大厅,却有两种装修风格,然而两种装修风格却兼容并济,一点不显得突兀和不协调。

  因为张晓东的穿着打扮,吸引了不少大厅里行走的人,尤其是看到他竟然去了专属电梯就更为惊讶了。

  专属电梯一共有两个,其中一个是提供给贵人们使用的,还有一个只提供给顶层住户使用。

  现在那个穿着旧牛仔裤旧衬衫像是一个打工仔的人就站在那个直通顶层的电梯前。

  前台服务小姐将小瓷瓶归还张晓东,“先生,电梯直通顶层,到了顶层会有人接待您,对于刚才的怠慢我深表歉意,还望您能原谅。”

  “没事没事。”张晓东忙说道。

  人家这么诚恳地道歉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他也没觉得被怠慢,哪怕心里鄙视,但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职业素养已经很高了。

  张晓东拿着小瓷瓶上了电梯,心里忽然就开始犯嘀咕,怎么和自己预料的完全不同了呢。

  电梯门关上,他就开始打量电梯,老实说,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豪华的电梯,这个电梯恐怕比他家整个房子的价值还要高!

  上了电梯,电梯口还真的有一个服务员站在那里等着,张晓东从来没有有过这种待遇,一时有些诚惶诚恐的。

  像这种人就是,你对他越硬,他就越硬,你若是对他好一些,他反而就软下来了。

  服务员恭敬地在前边领路,时不时侧身看一下张晓东是否跟上。

  顶层的房间都是个位数的,偌大的一栋楼顶层的房间居然是个位数,每一间房里倒是有多宽敞!

  前边引路的服务员停在一个房间门前,除了服务员还站着一个少年,脸上一副冷淡的样子,看着张晓东。

  “你下去吧。”那少年对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微微弯腰然后离开了。

  少年打量着张晓东,张晓东也在打量着少年,他一眼就看出这少年有点伸手,年纪小但身手应该不错。

  “进来吧。”少年说完打开门,示意张晓东进去。

  张晓东进去之后才发现,果然贫穷限制了想象,这哪里是酒店房间,这完全就是一个超豪华公寓!

  偌大的客厅比他家整体的建筑面积都要打,宽敞明亮,大大的落地窗,吧台餐厅一应俱全,还有那电视机,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

  “请坐吧。”

  张晓东被室内的陈设惊得目瞪口呆,听到一个温润的声音才清醒过来,有些窘迫,看到干净整洁的沙发,他哪里好意思坐下去。

  “我站着就行,您是田智?”

  尽管面前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很年轻,但张晓东不由自主就用上了尊称,身份是决定尊卑的重要因素。

  田智笑着点点头,看了邢君一眼,邢君上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坐吧。”

  张晓东再说不坐就显得矫情了,他只好坐下来。

  “给你小瓷瓶的男孩子都说什么了?”田智问道。

  张晓东微微沉默,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番,这时候他才意识到,涉及到那些有权的人,他们这些有钱人恐怕也招架不住吧。

  所以他今天来,恐怕也会无功而返,毕竟他们不可能因为一个孩子的善意就去对抗那些家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