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32章 不过如此
  听妈妈的意思,郝美丽的身体里的确是有什么东西在的,这个东西暂时不会伤害他,但不是不能伤害他,应该是需要一定的契机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妈妈才会给他防身的东西让他以防万一,不过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因为按照以前妈妈和爸爸对他的关注,不应该只有这一点保障。

  毕竟他很少看到妈妈那样郑重其事的样子,一旦妈妈这样,说明这件事超出了她一开始的预计,如此说来,可能暗地里还有人在保护着他。

  罗仪瑞对于父母对他的关爱和关心从来不会有怀疑,所以他以此判断暗地里还有人保护他,这人应该是爸爸的人!

  这让他想起了联系上爸爸的第一天晚上,出现在黑暗当中的那人。

  不过到底是不是这一拨人,他也不是很肯定。

  贝思甜能够交代的时间很短,罗仪瑞只能从妈妈留下的几句话中分析一下,这是父亲教给他的东西,也是奶奶觉得他目前学不会,用不到的东西。

  其实按照正常孩子的成长进度,这些东西他的确是用不到,且不提用不用的到,学都未必能够学会,即便学会了,也不会与实际相结合。

  所以他爸爸对他的教导相当的有用和关键,不然现在他可能会拿着妈妈给的药惴惴不安,露出破绽。不,恐怕都撑不到这个时候,他会在一开始联系上父母就选择逃回家里,将所有的压力都丢给父母。

  “当你有了和同龄人不一样的经历,你就已经无法融入到同龄人的圈子当中去。”

  这是陈金良叔叔说过的话。

  这一点,他在不久之前就已经有所察觉。

  这并不是说他变得比同龄人更加厉害了,只是说他比同龄人更为成熟,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思维不同了。

  罗仪瑞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往回走去,尽管对那对竖瞳颇为忌惮,可是他反倒产生了巨大的兴趣,这或许是妈妈都没有经历过的。

  这件事过后,想想也知道,有些事情,妈妈会让他参与了。

  或许是对于这一点的期待,他竟然隐隐不觉得那么恐惧了。

  他走进别墅的时候,妈妈和那个叫楚丰磊的叔叔已经离开了,郝家成笑着和他打了招呼,态度和以前明显有了变化,显然是楚丰磊叔叔过了什么,表达了他对郝美丽恢复记忆的重要性。

  罗仪瑞转身向楼上走去,刚刚踏上二楼的阶梯,一拐弯就看到站在那里的郝美丽,脸色异常平静,可以说是毫无波澜,这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阴森森,很是诡异。

  “你去哪了?”郝美丽问道。

  这时候的郝美丽,不同于之前总是对他言笑晏晏的那个人,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罗仪瑞想到了什么,背脊忽然发凉。

  “刚才大夫叫我出去说话了。”罗仪瑞说道。

  “都说什么了。”郝美丽眼睛死死盯着他,脸上毫无表情。

  罗仪瑞心里胆寒,现在的郝美丽,绝对不是郝美丽!这话的表达或许有问题,但是他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难道它产生了怀疑?

  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掏出妈妈给他的斗符甩出去,可是想了想忍住了,在情况未名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

  以前很多爸爸和陈金良叔叔教给他的东西他都无法理解,可是这段时间以来,他脑子里不断闪现这些内容,像是一种提醒一样,让他行事更为小心了许多。

  “她说要多注意阿姨的情绪,让你保持好心情,不然会对恢复不太好。”罗仪瑞说道。

  “还说什么了?”

  “没有什么了。”

  “真的没有了?”

  “没有了。”罗仪瑞知道这样很容易让它产生疑虑,试图转移注意力,“哦对了,阿姨你有没有在一些事情上想起什么?那个大夫让我多注意这方面,如果阿姨在哪些事情上能够想起以前的事情,要告诉我,郝叔叔也让我多注意来着。”

  恢复记忆这件事对于郝家成来说万分重要,对于郝美丽似乎也是很重要的,所以他用这件事当做转移话题的由头。

  郝美丽听了以后冷笑一声,转身往回走去,走了两步转身盯着罗仪瑞,“好好在我身边待着。”

  罗仪瑞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都颤抖起来,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已经打消了顾虑,还是对他产生了怀疑,但是刚刚的郝美丽只觉得让他遍体生寒!

  他有时候在想,郝美丽本人知道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是知道而无可奈何,还是根本就一无所知?

  罗仪瑞打算去景长乐那里待会,他现在衣服都湿透了,回去换一件衣服太可疑了,只能等衣服干了,尽管很难受,但也别无他法。

  来到景长乐的房间,他似乎一直在等着他,看到他进来,忙把门关上反锁。

  “阿姨来过了?”景长乐与其是在问,倒不如是在确认,因为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罗仪瑞点点头,有熟悉的人在身边,他内心的恐惧终于没有那么多,缓缓放松下来,低声说道:“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和郝美丽单独在一起,晚上也不要出来!”

  景长乐看到他凝重的神情,身上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忍不住再次说道:“你真的确定还要继续待下去吗?”

  贝阿姨和罗叔叔对罗仪瑞都宝贝的很,既然知道了这里的情况,怎么可能还让他继续留在这里,如此近距离的和那样危险的东西在一起!

  景长乐有些无法理解。

  罗仪瑞苦笑一下,“好像是我把自己弄到今天这个不得不的处境里的。”

  他想起妈妈的话里,似乎表达了这样的意思,现在他不能离开,似乎离开了更加危险一般。

  所以他当初还是太冲动了,应该在发现不对的情况下,第一时间撤退?

  虽然知道这样或许更为理智,可是再来一次,他怕是还会和现在一样的选择,这大概就是陈金良叔叔说过的,不同的年龄段对同一件事会有完全不同的判断和选择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