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03章 内心的渴望
  “广明”夜摇光恍然间听到儿子的声音,自以为这是幻听。

  “母亲,儿在。”广明平静的声音很轻却又很清晰。

  然而夜摇光却并没有感觉到惊喜反而心里一疼,她咬牙对广明道:“广明,母亲有法子脱身,这是母亲在俗世欠下的恩情,必须母亲来了断,母亲不想牵连于你。”

  对于广明,夜摇光和温亭湛这一辈子都不能成为合格的父母。送他如佛门是天意,是无可奈何,是不可逆转,既然他已经入了佛门,夜摇光和温亭湛只能忍着思念和骨肉之情,不去过多打扰,便是不想他和俗世牵扯太深。

  一年见一面,这还是因为他年幼的缘故。夜摇光却越来越发现,为了她广明几次三番的插手世俗之事,她担心长此以往对他不好。

  “母亲,我来,为度魔。”广明的话音一落,夜摇光就感觉到自己面前一束金色的光芒闪烁。

  无数零星的金光汇聚,渐渐勾勒出了一个轮廓,很快广明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就见他小小的手拈了一个佛印,浑厚的力量形成了实质的光芒从他的掌心渗透出来,就见他似乎并没有多少力道的小手轻轻一点,一束光从他的指尖迸射而出,射在瘾那血字凝聚的桥梁之上。

  恰似电钻势不可挡的将之渗透,火花四溅,眨眼间将之挣断。

  瘾被这一股力量反弹差点没有收住力量,逼退了数步,他站稳脚冷眼看着广明:“佛子!”

  收手掌心竖在胸前,广明不语,目光平静的看着瘾。

  “你竟然敢小小年纪就入万魔之域渡劫!”瘾的面色很难看,眼底却藏着一丝疯狂。

  佛魔不两立,各自的领域是不能轻易侵犯。像魔之域这种地方,佛修不能轻易来,否则很容易沾染魔性。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能够独绝魔性的侵扰,那就是以魔性而来。

  佛修哪怕是佛子转世的广明,也只是凡胎**,所有凡胎**都有魔性,否则也不会有瘾的存在。佛修也需要渡劫,修炼之中最大的劫同样是魔念,多少得道高僧都不敢轻易尝试。

  广明才几岁,就算他佛法精深,法力无边,这个时候度魔性,也不怕自己被撑死反而成魔。

  如果他成了魔,想到这里,瘾就忍不住舔了舔唇瓣,吞了佛子那可是比吞了夜摇光强上千百倍,夜摇光还未必能够支撑他成皇,但佛子一定可以。

  “贪,会让你灭亡。”广明已经看穿了瘾的心思。

  “哈哈哈哈,我是魔,我怎会没有贪念?”瘾却一点不在意,“那就让我看看,身为佛子的你,是否真的六根清净!”

  言罢,瘾身体一转,就盘膝坐下,他的双手掐印,无数的血色之气蔓延散开,随着他的唇张张合合之间,仿佛吟唱的声音溢出。

  夜摇光根本听不懂它吟唱的内容,却觉得很诡异,宛如古老的咒术,渐渐的她的思维开始混乱,四周变得模糊,她的内心深处一种说不清的渴求。

  魔诃一首魔曲,又被称之为万恶之源,它能够勾起所有生灵内心最大的丑陋,撕开任何生灵的伪装,让他们直面自己心底的所有真是**。

  广明闭上了眼睛,他的周身隐隐有金色的光浅浅的荡开,但瘾的魔曲逐渐的加深,到了他的耳里化作了母亲最动人的呼唤。

  “广明,广明,来母亲这里。”

  “广明,广明,跟娘亲回家。”

  “广明,广明,母亲来接你。”

  这就是他内心一直不愿意面对的渴求。

  他明白身上的责任,知道他与生俱来的命运,他理智的接受,可并不代表他的内心没有任何奢望,说到底他还没有真正的成佛,否则他如何还会有魔性?

  他努力的想要把这诱人的呼唤排除脑海,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这是诱惑,是虚无的妄念,可依然被那温柔慈爱的声音搅动得心湖摇曳。

  和他一样陷入幻境的还有夜摇光,她的这一生堪称完美,似乎没有任何遗憾,如果说她还有什么掩藏在内心深处的渴求,那一定是广明。

  “母亲,带我回家好不好?”

  “母亲,我想做个平凡的孩子。”

  “母亲,母亲,母亲”

  夜摇光真的很想说好,话已经到了嘴边,她却硬生生的卡着,她知道只要她开口,就能够拥有他,但她想到强行扭转他的命运,他会像明光一样枯萎乃至凋零,她的内心就恐惧,害怕的不敢迈出一步。

  夜摇光和广明离得太近,而他们两内心的魔性又都是彼此,因此出现了魔性同根,两人同时陷入了一个**之境。

  那里是一条清浅的小河,母子俩站在彼岸,他们俩的身影倒映在清澈的河面上,影子刚好相交,而夜摇光只要一伸手就能够将广明拉过来。

  广明的身后是万丈佛光,他那双始终波澜不惊的眼眸望着夜摇光透着无尽的渴求。

  手,微微的发颤,夜摇光觉得有千斤重,她这样看着他,看着他眼底的孺慕,就像一个残忍的母亲,面对着溺水的孩子,想要教会他自救,而不得不视而不见。

  “广明”夜摇光的声音干哑,“你知道作为母亲,对孩子最大的期许是什么吗?”

  广明只是望着她,不发一言,但是他越来越黯淡的眼眸,却透露着心中的失望。

  夜摇光垂下眼帘,看着湖面属于他的倒影:“为人父母,比起光耀门楣,比起飞黄腾达,更希望孩子健康长寿。哪怕要忍受骨肉分离,只要知道他安好,一切都不重要。”

  “在你刚出生的时候,我怨过,我恨过,我甚至疯狂过,想要把你强留在我身边。可我最终向命运妥协,并不是因为我不爱你,而是我承受不了失去你。也许你愿意用缩短寿命,用健康的身体来交换留在我身边,我却做不到尊重你这个选择。”夜摇光说着说着反而情绪平静下来,“广明,原谅母亲的自私,母亲接受了上天的安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