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10章 释放宁璎
  但这已经是唯一的法子,不仅仅是要救她的儿子,还要压制的夔螭,是无数的生灵,其中很可能包括她自己,乃至她所有的至亲。

  夔螭脱离,第一个对上的必然是广明,身为广明的母亲,她又如何能够置身事外?

  况且这一场劫难,和她根本脱不了关系。

  源恩的手一拂,一缕金色光芒从广明身下的莲台剥离,形成了一瓣莲花,飘浮到夜摇光的面前。

  夜摇光伸出手将之接住,疑惑的看着源恩。

  “花瓣消失之际,便是夔螭挣脱之时。”源恩道。

  夜摇光明白源恩的用意,这是给她一个具体的时间。

  深深的望了一眼,闭目悬浮在水面上的广明,夜摇光收拢指尖,冲着源恩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她写了一封信给温亭湛,告诉他可能有人故意分化他们一家人,从温亭湛说两江灾情不同寻常,到苍珺玥把陌钦带入万魔之域逼得她不得不挺身而出,再到神不知鬼不觉闯入渤海。

  一环接一环,目的就是为了对付他们一家人!

  就目前的情势,做出这样的事情只有那一条大鱼,它终于正式宣战,并且打算倾尽一切和他们来做一场了断,必须得让温亭湛早些防备。

  另外她让温亭湛收到信之后,最好传信给陌钦求助,她有点不放心温亭湛那边。

  虽然时间紧迫,可夜摇光也不能落下宁璎,尤其是在魔骨丢失的情况下,她还是先去了一趟宁璎被封印的地方,却发现这里也好似经过洗劫了一般,变得杂乱不堪,甚至地面龟裂的厉害,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裂痕。

  “你来得正好,把我放出去。”宁璎的声音响起,而后是沉重的铁链声。

  夜摇光看到血婴剑飞到她的近前,拖着印魂锁,和上次不一样,似乎有了松动:“怎会如此?”

  “昨日,我感觉到了一股无穷的力量,我差一点就挣脱了印魂锁!”宁璎的语气有些激动,想来是看到了希望,“我已经散开了大部分力量,现在不需要我后人的血,你的修为,和我二人之力就能够替我挣开印魂锁。”

  想来是昨天大魔的觉醒,引动的魔之力,不但夔螭感应到,就连宁璎也感应到,并且都借助了一把。夔螭如果没有广明和源恩,应该已经挣脱。而宁璎这里没有人镇压,不过由于印魂锁本就是她自己的法器,是被反噬,加上魔之域极快的被封印,所以她才没有逃脱。

  “我来寻你,也是有一件事告诉你,你可否先听我说完。”夜摇光并没有拒绝,提宁璎挣脱封印是她的承诺,如今魔骨遗失,能够用别的法子将宁璎放出来,也算是了结这段因果。

  “你说。”宁璎也平静下来。

  “去年我去了一趟魔宫,你的魔骨激发了魔宫之中沐梓邪残留的气息”夜摇光将当年的事情前因后果都清清楚楚的告诉宁璎,包括沐梓邪的无奈,也包括沐梓邪最后的牺牲。

  她以为得知真相的宁璎会歇斯底里,会疯狂,然而宁璎很平静,她也很沉默。

  “其实这一千多年,我被困在这里,被闵罗宗惊醒之后,我也曾想过,想过他有苦衷,想过他是为了保护我,想过他是想要独自牺牲自己”因为做过各种假设,所以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除了无尽的怅然,再也没有任何别的情绪,“年轻时总是容易冲动,我和他之间的波澜起伏太多,如今他既然已经消亡于天地间,我又何苦在执念。就当是放过他,也放过我自己。”

  听着宁璎话音之中无尽的疲惫和惆怅,上次还口口声声说不会原谅沐梓邪的自作主张,哪怕他真的为着她牺牲,他这种自以为是她也无法理解和接受。可听到沐梓邪已经魂消天地间,再也没有一丝气息之后,夜摇光很明显的感觉到宁璎释然。

  尽管这种释然糅杂着无尽的酸痛和凄凉。

  她张了张嘴,到底没有将大魔的猜测说出来,那毕竟是猜测,而且如果真的是沐梓邪,宁璎会不会不惜一切代价闯入魔之域将沐梓邪给放出来?

  “还有,我在魔之域遇到了麻烦,用了你的魔骨逃命,却把你的魔骨留在了魔之域”夜摇光歉疚的说出来。

  “不过一块骨头,我现在也不需要去寻后人,你把我放出来,我们之间两清。”宁璎浑然不在意,“你放心,我不会出去就滥杀无辜。我只是有一段未了的恩怨,现如今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既然他用如此大的代价来保护我们母女,等我了断了恩怨,我便亲自去寻我的后人,确保她一世平安,三代顺逐之后,我就能寻一个地方好生修炼。”

  也许能够成神也不一定,魔神也是神。

  他们俩夫妻本就是修炼之人,对于他们而言,修炼成神做一对神仙眷侣才是最想要的结果。最终成为了遗憾,那就让她带着他们曾经的希望继续走下去。

  宁璎都这样保证了,夜摇光自然不能再说任何推辞的话:“好,我助你。”

  看了看四野,夜摇光还是去寻了几个石头简单的布了一个阵法,希望宁璎的挣脱,尽可能的造成少的损害,别让山崩地裂。

  夜摇光运气凝成一柄剑,朝着血婴剑上的印魂锁劈下去,几乎是同一时间宁璎的血婴剑红芒大盛,两方施力,上下夹击。原本已经松动的印魂锁真的开始颤动有松动的迹象。

  见此,夜摇光又一运气,似有所感的宁璎也同时加力。

  “叮!”一声脆响,印魂锁松开了一扣。

  “你收手,为四周护法,我自己来!”宁璎对夜摇光轻喝了一声。

  夜摇光当即收手,掌心凝气,在四周形成一层保护圈,把宁璎波动出来的力量挡在一定的范围内。

  宁璎一声高喝,地面一瞬间的颤动,旋即印魂锁崩断,血婴剑从地下深处飞射而出。

  夜摇光立刻敛气,就见一道红芒冲天而起,直冲云霄,消失在高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