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15章 会一会夔螭
  “你一个魔物,为何要抢夺千叶莲华!”原本秦臻臻来者应该是隐藏在暗中的那条大鱼,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个魔物,还是一个连躯体都没有的魔物,“你想要用千叶莲华重塑真身!”

  “夜摇光。”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宁璎,她看向秦臻臻的时候,看到了秦臻臻怀里的夜摇光,惊诧不已,不过瞧见夜摇光的状态,再看看从石头缝里盛开的千叶莲华,顿时明白了什么,“此花是她以血浇灌而出?”

  秦臻臻没有想到这个魔物竟然和夜摇光认识,并且语气还熟稔。但想到夜摇光之前告诉她在魔之域的事情,夜摇光和魔物认识甚至有交情她一点都不惊奇。感觉到宁璎没有争夺之心,便放下了防备,不过到底没有把千叶莲华放出来。

  “此花不会给你。”秦臻臻将夜摇光放在床榻上,指尖一转,一朵血色的花悬浮在她的掌心,她手诀变化,花朵化作了一缕缕血色的流光从夜摇光的嘴里飘进去。

  一连化了三朵花,夜摇光白得有些透明的唇才稍稍恢复了一点颜色。

  “她如此迫切的求千叶莲华到底是为何?”宁璎已经看出夜摇光对千叶莲华的急切,她也很急,她想问一问,看看有没有可能帮夜摇光解决,想办法换取千叶莲华。

  “救子,也救天下苍生”秦臻臻将夔螭的事情告诉宁璎。

  宁璎听了之后就不打算走:“她何时能够醒来?”

  “明日。”血灵花需要三个时辰才能消化,夜摇光的情况得补充三次才可能苏醒。

  “你能带我去岛上看一看夔螭被镇压之处么?”宁璎询问。

  “你”秦臻臻心中蓦然一动,她水袖一拂,一柄金如意飞出,悬浮在夜摇光的上空,打下一层金色光芒,将夜摇光笼罩,“走吧。”

  千叶莲华有她的蝶翼金罩很安全,佛门之地,如果她不带领,宁璎是不可能靠近。除非和源恩他们动手,很明显这不是宁璎的本意。

  “花皇带来了客人。”秦臻臻一靠近,源恩的目光就落在跟在她身后的血婴剑上。

  “这就是夜摇光那佛子之子?”宁璎飞到前方,剑尖对着广明,似是打量了片刻,她绕着池水飞了一圈,才停到源恩的面前,“大师,我想入池会一会夔螭。”

  源恩的目光变得幽深,似乎在衡量和审视宁璎。

  “和尚,你应当知道,就算拥有了千叶莲华,小和尚也只能将夔螭再镇压下去,且夔螭一日不死,他就一日被困在这里。小小年纪,就被迫离开爹娘已是可怜,还得终身消耗在这一方天地,那便是可悲。而这世间若还有可以灭了夔螭的存在,那必然是我们夫妻。”宁璎的声音冰冷,“我是魔后宁璎,这小夔螭的确颇有些能耐,可论资排辈它还得叫我一声祖奶奶。我一己之力或许不够,可我已经感应到我夫君所在,我需要千叶莲华将他救出。”

  宁璎的话很明白,她和沐梓邪能够合力一次性将夔螭给解决。

  夜摇光给她千叶莲华救沐梓邪,作为交换条件,他们夫妻联手消灭夔螭。

  同时还广明一个自由之身。

  这笔交易这么看怎么划算,然而千叶莲华只有一朵,如果给了宁璎,她反悔怎么办?亦或者他们夫妻也灭不了夔螭又怎么办?最可怕的还是,如果放宁璎入池,她借机释放夔螭又该如何?

  “宁施主,千叶莲华乃夜施主所有,是否愿意,宁施主与夜施主商议。”源恩并不了解宁璎,自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也不能稍有行将踏错。

  “你这老和尚”宁璎自然知道要和夜摇光商议,她只是想节约时间,先试探一番夔螭的底,也好多一点说服夜摇光的把握,却没有想到源恩压根不信她,不过想到自己本身就是魔,气也就消了。

  就在她转身欲离开之际,身后传来稚嫩平和的声音:“宁施主,请。”

  谁都没有想到开口的竟然是广明,他不但开口了,并且他身上金色的莲花消失不见,他也已经站起身,悬浮在水面上,脚下是一圈圈波纹般的金光。

  “小和尚好魄力,不怕我借机把夔螭放出来?”老和尚的担忧,她如何能够不知道。

  “镇一魔与二魔无异。”那小小的身影,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他的声音带着孩童的稚嫩温软,可说话的气势却狂妄无比,偏偏他还用如此平静的语气说出来,教人竟然生不起反驳之心。

  “不愧是夜摇光的儿子。”宁璎说了一句,剑身就从金色波纹荡开的正中心扎下去。

  原来小和尚根本不是信任她,而是自信若她有异心,就把她和夔螭一起镇压在下面,说不定还能够让她和夔螭鹬蚌相争,企图吞噬对方破开封印,斗个两败俱伤,到时候他还能渔翁得利。退一万步说,如果她是个有小心思的,将她一并镇压了,还能是一件功德。

  并且也可以让他娘亲看清她的真面目,以免以后遭了道,一举数得。

  如果宁璎了解温亭湛,只怕要感叹:不愧是温亭湛的儿子。

  血婴剑一没入水池之中,银白色的水就出现了一片红色,银白色和艳红色交织,整个水池看着格外的美丽妖冶,两种颜色像是被什么搅拌着,一丝丝交汇在正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而广明正好悬浮在那漩涡之上。

  力量的波动让水面开始震荡,就好似水底有一条巨大的鱼在疯狂的摆动,没有一丝声音传来,可却让人莫名感觉到压抑。

  很快水面上的银色朝着边缘荡开,而红色往正中心聚拢,中心处宛如沸水开始浮起一个个水泡,广明的身体往上升了一些,血婴剑从水面抽离而出。

  “源恩,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邪,可你们与魔为伍,又算什么!”随着宁璎抽离,银色的水光也开始聚拢想要跟着血婴剑飞出来,却被广明再一次压下去,夔螭不甘愤怒的声音传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