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28章 鼠战
  “那是谁作孽!”根本是丧心病狂,比亓更可恶,让夜摇光想到了万恶无穷之树。

  “应该是没有成功的罪孽。”和万恶无穷之树一样,这四周痕迹很老旧,有人强制做法驱散怨气和阴气,但至今没有人出现在这里,这个人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而亓估计并不知道这里的存在,不然不会善加利用。是鼠精找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借此藏匿行踪。

  “我当日之所以下令将这里封锁,不准人再靠近,是因为我一到这里,身体就不舒服,是蛊皇在动。”若非蛊皇的提示,温亭湛早就一把火将这里付之一炬,不过他疏散了附近的居民,也是有这个打算,只是想等着夜摇光来了之后再定论。

  “阿湛,你是对的。”看着还在不断被金钱鼠掀飞出来的尸骨,夜摇光无法想象这要是让平民百姓看见了,会造成多么可怕的恐慌。

  “到时候将之全部翻出来烧了吧。”温亭湛轻叹一声。

  这么多尸骨肯定不是从一个地方凝聚,任何地方如果有人口大量的失踪都不可能瞒得下来,而尸骨都已经没有任何特征,要一具一具来辨别实在是不可能,这么多尸骨也不能摊在阳光下,就像夜摇光担忧的那样,被百姓知道,加上现如今又是瘟疫期间,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

  “只能如此。”夜摇光也明白,想要将它们落叶归根,让它们被后人认回去是不可能。

  “摇摇,这世间不缺善良,同样不缺罪恶。”瞧见妻子脸上的无奈,温亭湛轻声道,“也许很多地方,依然正在进行着或者深藏着更大的罪恶。”

  “我明白,只是觉得这种行为令人发指,也不知道这是盗的尸体,还是拐卖的活人”夜摇光轻声叹息。

  拐卖在任何时代都禁止不了,就算是后世那么发达的科技,都无法遏制,更何况是古代。

  对此,温亭湛也只能沉默,在任这些年,他也接收到了不少人口失踪案件,但并不是每一个都能够找回来,反而找不到的居多,除非衙门的捕快都成为风水师,能掐会算。

  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类似于夜摇光这类人,也不能为了替衙门服务,而透尽天机。

  “万事,自有因果。如果足够的小心,足够的谨慎,这等灾难就不会无故降临。要遏制这种事情,只能靠自身,自然更多的是盛世太平。”温亭湛的目光幽深。

  如果人人都能够吃饱穿暖,如果人人都能够受到教化,有良好的修养,那么是不是会变成更好,想到这里,温亭湛突然目光亮了起来。

  “摇摇,或许我日后可以修盖学堂,我也可以做一个教书先生。”身不在朝堂,也可以为朝堂培养栋梁之才,更可以引导更多人明事知礼向善,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功德。

  “你还是做官吧,做先生,你会更不得自由。”夜摇光白了他一眼,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不过兴办学堂是个好主意,以后让士睿多兴教育,良好的教育才能够培育更多的人才。”

  “等到瘟疫的事情结束,我可以在两江开个头。”温亭湛也觉得这个是好主意。

  要大肆兴办学堂,那就是一大笔资金,尤其是乡镇,两江的商会他接受了沈知妤的产业,倒是能够说得上话,加上两江商会中的人对他的推崇,他再给他们谋划一些利益,并不是什么难事。

  “你说你,是不是天生的当官者?”夜摇光好笑的看着温亭湛,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百姓谋福祉,并且实施能力迅猛。

  “这事儿我只能开个头,人走茶凉,我走了之后,他们未必认人。”温亭湛也觉得自己有些天真,有些事儿人不在了,香火情也就断了,也不知道未来能够发展到哪一步。

  “万事自有其缘法,就算你安排得再好,该衰败的时候也会衰败。就算没有你筹谋,到了要兴起的时候它自然也会顺势而生,我们尽力便好。”夜摇光反过来宽慰温亭湛。

  零星的光落入温亭湛的眼底,漫出迷人的笑意。

  “砰!”他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道惊雷般的爆破声炸响,无数的泥土伴随着之前抛上来的尸骨横飞,夜摇光和温亭湛同时闪到两边。

  余光眼角瞥见一抹黑影,浓郁的恶臭和妖气发散,夜摇光随手一掷,三道金光从她的指尖飞射而出。

  “吱”这道声音不同于金钱鼠,显得更加粗哑。

  那只巨大有成年狼狗大小的黑色老鼠被夜摇光的祥符通宝击中,两条腿都见了血,跌了下来,当即又往地里钻,可还没有扎根下去,就又被一股力量给顶上来。

  肉滚滚的身体掀翻滚过去,撞碎了屋梁,好在夜摇光早一步用了五行之气将四周给隔绝,它撞在夜摇光的五行之气上被弹了回来。

  恰好这个时候,金钱鼠钻了出来,非常霸气的落在滚回来的老鼠面前。

  不过金钱鼠的体型只有这只老鼠的百分之一那么大,偏偏它还用它的小爪子踩住大老鼠粗硕的尾巴,它的小腿和大老鼠的尾巴就像一根面条和胡萝卜的差距,它还挺神气的用两只前爪叉着腰。

  这对比,这画面

  夜摇光莫名有点想笑。

  但别看差距大,金钱鼠可是死死的将这只巨鼠踩得动弹不得。

  “吱吱吱吱”金钱鼠颇有些颐指气使的仿佛在命令大老鼠。

  大老鼠摇着大脑袋表示拒绝,金钱鼠怒了。

  它猛然蹿起来,一脚踢在大老鼠肉滚滚的腹部,说实话那小脚丫子还没有人家的毛粗,可偏偏它这一觉就是把大老鼠给踢飞了起来,等那巨大的身体飞起来,它又灵敏的蹿过去,从背后又是一脚,将大老鼠给踢下来,砸回原地,这会儿它没有落在人家尾巴上。

  而是直接落在人家的脑袋上,夜摇光就清晰地看到它整个身体就比人家眼珠子大了一倍的样子,这对比不要太明显。

  “吱吱吱”金钱鼠再一次对它一通鼠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