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55章 只承情,不脱身
  第2355章只承情,不脱身

  一切皆因,温亭湛三个字是人心所向!

  比起并无多少作为的萧士睿,温亭湛三个字无疑遍及天下,每个百姓都知道他是谁。一定会有人聚众闹事,一定会有人想要簇拥温亭湛为帝,如果温亭湛的母亲未曾婚配,萧士睿又愿意退位让贤,倒并不艰难。可坏就坏在,温亭湛的母亲是婚后生下他,他就成了人人唾弃的奸生子,不但是他,就连已故明德太子的私德也会被败坏。

  最后很可能牵连到萧士睿,别看温亭湛和萧士睿这些年将外面打理得井井有条,但在帝都各方势力错综复杂,萧士睿只是平衡着他们,掌握着他们,却到底没有强到可以压得他们不敢兴风作浪。如今他们畏惧萧士睿,是抱着一种认命的心态,这种认命建立在萧士睿乃是皇家正统血脉的理由上。

  温亭湛的身份暴露出来,皇室蒙羞,萧士睿也会受到父亲的牵连被人攻讦不足以为君。到时候要想平息,就只能用血腥的皇权强势的镇压。可兴华帝耗费了一生的精力,才将千疮百孔的江山补起来,就等着下一代重新把它巩固,哪里会为了一个温亭湛,使用这样铁血的手段,让好不容易百废待兴的天下再一次陷入nn分散的境地?

  这对于兴华帝的牺牲太大,温亭湛没有这个分量。

  所以,宁安王想了一个两全之策,温亭湛因公殉职,他死前为整个朝廷寻到了巨额财富,他依然会是神话一般的存在,没有人会对他的死产生怀疑,就算是兴华帝有疑心,也会揣着明白装糊涂,毕竟温亭湛也是他的亲孙儿,他也愿意看着他活着。

  温亭湛的身世也会随着他的死彻底的掩埋,便是以后被翻出来,人已经死了,还能够追究什么?死了的人更容易被记住他的好,谁若是这个时候闹起来,百姓第一个都不会答应。

  “王爷,我也敬你一杯。”夜摇光也想明白过来,对宁安王的设局,她也不得不佩服。

  他用了这样的方法,承担了一切后果,保全了温亭湛,也让百姓无法抹杀他的付出,让整个萧氏都得感念他的功劳,让温亭湛能够顺利功成身退。

  要知道,兴华帝一旦怀疑,查到这是宁安王所为,就算兴华帝私心里也觉得这样做最好,但到底会恼怒宁安王对他的不信任,甚至自作主张的不忠之心也是君王难以忍受。宁安王毕竟不是萧士睿,并非兴华帝无限纵容的人。

  兴华帝自然不会杀了他,但很可能为了警告他而削爵,重则还会落得一个终身圈禁。

  因为兴华帝会怀疑他这么做的目的,担心他包藏祸心留着温亭湛,是等着自己驾崩之后,把温亭湛挑出来,危及萧士睿的皇位,从而好渔翁得利。这种可能令萧家江山不稳的因素,哪怕不是绝对的笃定,帝王也会宁杀错不放过,一如对温亭湛一样。

  “温夫人无需如此。”宁安王还是喝了酒,不过却平静开口,“这些年早已经看透一切,我或许也能成全自己,成为一个修行人。”

  宁安王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温亭湛夫妻离开,他就去自首,若不让父皇吐了这口气,恐怕担心温亭湛日后会有二心的父皇,将会在临去之前,对温亭湛所有信赖之清洗。

  这些人宁安王或多或少有所了解,都是未来朝廷的栋梁之才,可天下不缺人才。哪怕用稍微次一等,只要能够确保绝对的安全,兴华帝不会去冒险。

  “王爷的情,我承了。”温亭湛将地图收下来。

  宁安王见此轻轻一笑:“这一桌好菜,若是再不吃可要凉了。”

  宁安王很有心,这个桌子有个暗格,下方有炭火,桌子一直是温热,保持着上面的菜肴温度,不过说了这会儿话,一直没有加炭火,也差不多烧尽。

  温亭湛和夜摇光相视一笑,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十分融洽的用了一顿饭,之后夜摇光和温亭湛便回到了家中,宁安王没有挽留也没有相送,夜摇光怀疑他是偷偷前来。

  不能让兴华帝知道,所以不得不用这样的方法引得温亭湛主动上门。尽管,夜摇光依然不认同宁安王的做法,可她却不得不和温亭湛承情。

  “阿湛,我们就这么走么?”夜摇光询问。

  “宝藏我们要去寻,毕竟是王爷还你我的恩情,总不能让他还欠着我们。”对于宁安王能够为他们夫妻做到这一步,温亭湛亦是很震撼,如果这一次他拒绝,日后宁安王还会念着欠他们,不如先了断了这份恩情。

  “你的意思是,你只寻宝藏,不脱身?”夜摇光明白温亭湛的决定。

  “摇摇,你明知道你我现在脱不了身。”温亭湛拥抱着妻子,“一旦脱身,就不能再现身,否则就是不打自招,就是欺君大罪。可亓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针对你我夫妻,定然是有什么让它知晓我们一定会于它为敌,我心里猜想它会不会要做什么,牵扯到与我们的至亲或者挚友,若我们就此离开,恐怕会有悔恨的一日。”

  温亭湛没有用天下百姓这样的空话来说服夜摇光,天下百姓没有了他们也不会瞬间灭亡,就算艰苦了一些,也只是短暂,没有温亭湛还会有后起之秀,可若是牵扯到他们所在乎之人,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被亓残害,温亭湛和夜摇光余生都会活在愧疚自责之中。

  “可陛下已经开始调查”兴华帝不可能放过温亭湛。

  不能怨怪兴华帝无情,而是身为帝王也有无奈,在合格帝王心中江山才是首要。

  “事情并没有到那一步,便是真的演化到了最坏的局面,你相信我,我也能够全身而退。”温亭湛郑重的向夜摇光承诺。

  只不过到时候,肯定没有像宁安王安排的那样功成身退,流芳百世。他和兴华帝之间,必将有一个要遗臭万年,不过是非功过,名声这些东西,温亭湛从来不看重罢了。

  像夜摇光这样,问心无愧便好。

  阿湛不会当皇帝,身世并不是你们想得那样简单,他们夫妻也不会憋屈。

  本章完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