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2365.第2363章 事易时移
  擅长打造兵器的喻氏一族,不是温亭湛那一柄笛子的出处?喻氏家族早在五百年前已经没落亡族,要去寻找何其的艰难?

  夜摇光轻叹一口气:“雪域除了这里,其他地方可还有银光水?”

  “让我帮你问问。”雪域盘膝而坐,释放神灵。

  它是雪人参王,有人参的地方有它的耳目,而雪人参恰好长在雪峰之。因而雪域很快有了答案,它很遗憾的对夜摇光摇头:“有三处雪山形成了寒灵,但只有一处有矿脉,而矿脉与寒灵并不在一处。”

  矿脉没有得到寒灵的滋养,是无法形成银光水,这是银光水形成的苛刻。

  “这银光水若是取出去,不用是否会变成普通铁?”温亭湛突然问了一句,关于这一点,苍琅宗的书籍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应该是得到银光水的人太少。

  类似于这种极其稀有,并且得到艰难的东西,大多数都是和夜摇光他们一样,是急需了才会去寻找,若非必要,何必辛苦冒险去寻?得到的人肯定立刻用了,也无人知晓这东西的性能。

  “不会,银光水一旦形成,寒灵之气便会渗透铁,才能发生质的改变。形成之后,不需要寒灵之气来保存,只要不遇天火之类相克的至阳之物,便不会损坏。”雪域对于在自己领地产生的东西很了解。

  “阿湛,你是要寻喻氏后人?”夜摇光明白了温亭湛这一问的意图,“你怀疑喻氏还有后人在,且银光水并没有被用。”

  “摇摇,喻氏的确还有后人。”温亭湛颔首,“银光水并不是寻常之物,喻氏不过是世俗之人,他们或许听过银光水,但算得到了也炼制不了,而各大宗门能够炼制银光水的只有苍琅宗,苍宗主说过苍琅宗没有银光水,那么意味着他们得到的银光水还在。”

  是极有可能还在,虽然喻氏认识n之人,并且做了交换条件得到了银光水,但这几百年来拥有炼化银光水能力的宗门只有苍琅宗,当然也不排除有隐世家族,但几率很小。

  都做了这么多,查一查喻氏族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我们回去查一查吧。”夜摇光对温亭湛道。

  “我们去帝都,寻士睿。”温亭湛唇角绽开。

  “寻士睿,让士睿查”夜摇光正在疑惑之际,忽然大悟,不可置信,“难道素微是喻氏后人?”

  “太孙妃的确是喻氏后人,但他们这一支并不是我们要寻的那一支,但两支却紧密相关。”要嫁给萧士睿的女人,温亭湛如何能够不把对方祖宗几代查清楚?

  万一像苏州那两家祖犯了什么大过错一时不被人察觉,以后再被掀出来,岂不是对萧士睿有着致命的打击?这种潜在的风险,温亭湛是绝对不会容忍出现。

  他出了阴阳谷之后,很快详查了喻清袭的母族。查到了昔年的喻氏,想到自己这把笛子,当初夜摇光用庇护桑幼离作为条件和仲尧凡换取,也不免多查了一些。

  “兜兜转转,我们需要的东西竟然在我们自家人手里。”夜摇光真觉得有些戏剧性。

  温亭湛笑了笑没有说话,据他所知喻清袭这一支虽然是喻氏嫡系一脉,但却完全没有一点喻家人的本事,这其到底经历了什么,谁也不知道。银光水肯定在喻氏继承了家族权那一支的手里,能不能取到还为未可知。

  但,总要去试一试。于是,夫妻两带着两个孩子,和雪域雪姬告别,走的时候雪域还送了两颗六百年大人参给两个孩子做见面礼,雪姬也送了两片妖力凝聚,永不融化凋零的雪花。

  夫妻两又转道去了帝都,不过并没有进入东宫,皇宫里面有n人,兴华帝身边不缺乏高手。这个时间,兴华帝正在调查温亭湛的身世,他们夫妻如果再堂而皇之寻萧士睿,难免引起兴华帝猜疑。

  温亭湛带着夜摇光回了当初他了状元,兴华帝赐下的那一栋小宅院。虽然后来又赐了侯府,不过这个小宅院一直还是属于温亭湛,再站到这里,夜摇光看着隔壁,想到那是单久辞的宅院,又想到单久辞如今在苦寒之地服刑,不由一阵唏嘘。

  不过正如温亭湛所说,单久辞用他几年的光阴沉淀,并且彻底摆脱福安王这一艘船,是值得的。等他再回来之后,是萧士睿的天下,萧士睿重新重用他完全无需顾虑。

  “阿湛,我突然发现,陛下能够这样毫不犹豫的舍弃你,是因为他还能够选择单久辞。”夜摇光低声道。

  曾经温亭湛和单久辞,单久辞有单家,为兴华帝所猜忌,甚至被兴华帝逼到了福安王的船,天时地利人和都站在温亭湛这一边。因此,他们俩明明聪明才智旗鼓相当,但温亭湛总能够把单久辞压制。

  现如今却恰好颠倒,单久辞一招苦肉计,大义凛然的为福安王顶了罪,从此和福安王一刀两断。也借此消减了单家的势力,让他成为了辅君之臣的不二人选。加他被兴华帝贬斥,如同岳书意一般,等到萧士睿登基夺情赦免他,再重用于他,他如何能够不好好辅佐?

  如何看来,现在的单久辞,起日益权重名扬的温亭湛,都更加符合兴华帝的需求。

  “这是事易时移。”温亭湛莞尔,步履依旧从容,“人不为恶,便是bp入绝境,坚守底线,终究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正如单久辞,那样骄傲显贵的出身,那样聪明绝顶的才智,却偏偏不得不为了家族而藏锋,不得不为了家族在皇权逼迫下走一条明知没有希望的绝路。可他终究守得住自己的本心,若他怨天尤人,若他积累一腔愤恨,不论是唆使福安王n也好,还是干脆不管萧氏江山,和元奕合作也罢。

  他都永远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部。

  “有他在,我也能够走得更放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