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2366.第2364章 男人的成就
  夜摇光侧首看着身侧的男人。

  现下四月,帝都的桃花开得正明艳,这座宅院种了不少桃花。回廊两旁,粉嫩的花枝伸展进来,他一派优雅的缓步走在间,花瓣偶尔随风飘扬,落在他飞扬的发丝之。

  他是那样的云淡风轻,是那样的雍容高雅,他伟岸的身躯肩负着整个天下。

  他曾经对闻游说过,如果他的对手他更适合这个朝堂,他会选择退位让贤。

  只怕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真正尝到了站在权利之巅滋味的人,哪里能够那么轻易的放下,更何况是拱手将一切让给政敌。

  他说过,所为的政敌,并非你忠君之臣,对方一定是乱臣贼子。而是两方意见相左,行事风格不同,着眼之处不同,所在的立场不同,才产生分歧。

  政敌,是一面镜子,让你时刻能够看清自己。

  对于对手也好,对于战友也罢。他都够给予最大的肯定,永远不会因为一个人和自己立场不对,或是有所缺点,否定这个人的一切。

  翩翩君子,谦谦如玉,当如是。

  “夫人每次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像双眸蕴含着满天星辰,要赠与我,让我好生满足。”温亭湛唇角轻轻的舒展,两个梨涡慢慢浮现,阳光般的笑容,令人看了心暖。

  “你是这样一个,让我无时无刻不仰望的男人。”遇到温亭湛之前,夜摇光从来没有想过人世间会出现这样一个令她永远无法忽略光芒的男人。

  “你也是这样一个,让我时时刻刻都迷恋的女人。”温亭湛凑近夜摇光的耳畔,低声轻语。

  原本多么美好的心情,被温亭湛这一调戏,瞬间将他高大的形象推到,夜摇光觉得这男人真能扫兴,一把将他推开,瞪了他两眼,低头看着牵着的两个孩子,正好对他们两懵懂的大眼睛。如果不是孩子在,夜摇光一定会教训他。

  “是这样。”温亭湛收起了嬉戏之色,一本正经的望着她,“虽然我很满足,摇摇用敬仰的目光看着我,让我很骄傲。但我更喜欢摇摇,用这样寻常的目光看待我。你是我的妻子,不是那个站在我下方的人,而是与我并肩而立的人,是唯一一个永远不会和我产生距离的人。”

  曾经年少的温亭湛,在优秀的未婚妻面前,总觉得有一种距离感,他很不喜欢这种距离感。再后来,他开始崭露头角,她开始也用这样敬仰的目光钦佩他。最初他的确得到了很大的心里满足,但久而久之,他发现,他更喜欢他们彼此之间互相凝望的感觉。

  没有骄傲,没有敬佩,也没有距离,唯有四目相对的含情脉脉温情。

  “你的逻辑,总是和别人不一样。”夜摇光无语,但偏偏她又反驳不了。

  有几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看向自己的时候,是一种满目星光,崇拜无的眼神?

  “只有骄傲自负的男人,才会爱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男人从未将妻子摆在与他同样的位置。而时常用这样目光看向丈夫的女人,内心深处也不会仅仅只有骄傲,还有卑微。”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你是我的妻子,这世间不应该有任何生灵,哪怕是我,让你产生一丝卑微。”

  他的妻子,永远能随心所欲,任何天地,都能翱翔。

  这是他作为丈夫的责任。

  夜摇光心竟然不争气的加速跳动,有了那种少女遇了一见钟情少年的情窦初开之感。

  在她感动得一塌糊涂之际,人精温叶蓁发现了母亲似乎很喜欢父亲说的话,然后他思索了会儿才站直小身板:“娘亲,你是叶蓁的良祈,不能有任何人让你产生卑微。”

  “噗嗤。”夜摇光被儿子逗乐了。

  他或许还不懂卑微是什么意思,甚至没有完全记住温亭湛的话,却还原的很精髓,并且把称呼都改了,没有出现任何错乱,让夜摇光既欣慰又心暖。

  被儿子截了胡的温亭湛并没有觉得不高兴,反而蹲下身,双手握着儿子的肩膀,似乎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话一般,很是郑重的对温叶蓁道:“叶蓁,你说得很对。作为一个男子汉,你的成,不在于你能够让多少人敬重你,而是你能够令多少人敬重你最重要之人。”

  “你现在对他说这些,他根本不懂。”夜摇光将儿子拯救下来,看着他一脸似懂非懂的模样,小包子脸又开始深思。

  夜摇光已经发现了,温叶蓁很喜欢思考,像从小到大那个九连环,他都是不懈努力的将之解开了才作罢,温亭湛一对他说什么深奥的,他不太理解的东西,他会独自一个人慢慢的沉思,虽然他不会纠结,也不会心切,更不会焦躁,但知道他一日没有明白,一日不会将之抛诸脑后。

  对于n,夜摇光希望有这样的品质,但对于孩子,尤其是自己的儿子,夜摇光不喜欢。这样会让他少了很多乐趣,他会因为这些占据时间和注意力。

  温亭湛自然也不会当着孩子的面前反对夜摇光,这个话题这么揭过,尤其是他懵懂的女儿,小嘴张着型,不断的眨巴着眼睛,很明显是她啥也不懂,但是她想要表现的暗示。温亭湛将女儿抱了起来:“走,桃桃,爹爹带你去逛家。”

  院子很很快温亭湛带着女儿走了一圈,才刚刚走完,萧士睿来了府邸。

  夜摇光知道他们俩肯定有自己的独特联系方式,萧士睿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来这个地方,肯定也是不担心行踪泄露。夜摇光带着两个孩子在院子里玩,温亭湛和萧士睿说了一盏茶的功夫,萧士睿离开,甚至来不及和夜摇光寒暄几句。

  到了晚,自然有人给他们送了晚膳来,一家人第一次在没有外人在的情况下,四口在一个屋子里度过一夜。

  第二日,喻清袭的祖父,已经致仕的喻老爷子亲自门,并且带来了肯定消息,喻家有银光水。14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