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2369.第2367章 身世确定了?
  五行之气散开,将两个孩子笼罩着,这个地方的日头是真的毒,一路行来看到的人肌肤都偏黑,就比上辈子夜摇光见到的非洲人好那么一点点,夜摇光可不能让两个宝贝晒伤。

  “他们俩身上,可比你我凉快。”温亭湛的视线落在两个孩子腰间,被夜摇光用红绳串起来垂挂着的雪花,这一片雪花竟然会自动在极热之下散发凉气,比阴珠还贴心,阴珠还需要催动呢。

  “这是雪姬的元灵幻化,自然非同一般。”夜摇光解释道,“不过这东西若是长期接触至阳之气也是会有所耗损。”

  这才是夜摇光为什么会散发五行之气保护孩子的原因,村子里没有五行之气的凝聚,分布很均匀,之前她飞掠在村子上空就已经感觉到,这证明村子里没有n生灵。一旦有n生灵的地方,因为n生灵日常都需要n的缘故,它所在之处或多或少n之气会盘旋。

  故而,夜摇光一点不担心暴露。

  大概等了小半个时辰,温桃蓁实在是困倦不已,就这么倒在父亲的怀里睡了过去。

  这一举动却引发了暗中远远观察他们的人不忍,误以为是小姑娘忍受不了暑气而混到,旋即立刻抱给了村长,就在温桃蓁睡着才不过半柱香的时间,以为留着两撇胡须,身材高大,五官硬朗,步履间下盘微沉的人走了出来。

  这是个练家子,功夫还很是不俗。

  “我是村子里的村长,你们叫我玉塱便好。”来人看着三十来岁,绝对是夜摇光见过最年轻的村长,这位村长目光扫过窝在父亲怀里,睡得沉沉,并且一睡觉就小脸泛红的桃蓁身上,眼底闪过一丝不忍,“我们村子里不喜欢外人入村,原本是不想理会你们一家人,但你们带着孩子,就跟我来吧。”

  好直接,把排斥摆在了脸上,不过看着孩子又于心不忍,足见他们是极其善良之辈。先把话挑明,也就杜绝了他们进去之后和别人打听亲近的路。如果不是别有居心的人,别人都把丑话说到前头了,还要往上贴,那就真的不要怨怪别人不信任撵人。

  “多谢。”温亭湛也很简单道谢,然后就没有再多言,而是抱起了睡得香的女儿。

  夜摇光牵着儿子,跟着玉塱进了村子,人家也早有准备,给他们空出一栋独门独户,崭新的小院子里,院子很新,一点烟火之气都没有,夜摇光猜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某位要成婚新建的屋子,正好碰上他们,就腾出来给他们住。

  这体现了玉家缘的团结,村长一句话,可以把还没有入住的新房子让给路过的外人暂用。

  玉塱给他们准备了茶水:“孩子不适,你们就歇会儿,这里天黑了夜路不好走,外面都是野兽出没,你们明日早晨趁着日头不大启程,正好村子里有要去外面采买的人,让他们用牛车送你们。”

  多体贴啊,多周到啊,想拒绝都不行。

  “打扰了。”夜摇光只能这么说。

  “晚上我会让人送些吃食,乡间简陋,你们便将就一晚。”留下这句话,玉塱就走了。

  等到玉塱的背影消失,夜摇光把儿子也放着和女儿一块睡午觉,幽幽的望着温亭湛:“你打算如何留下?”

  别人想要送走他们的意图已经很明显,直白的宣之于口,这样排斥的态度,夜摇光觉得别说留下,就算是留下只怕不用喻老给的东西,根本没有一点办法。

  “他们排斥朝廷,我若拿出喻老的信物,他们招待我们定然会热情,可防备只会更深。”温亭湛轻轻的摇了摇头,“实在不行,便先来个苦肉计留下便是。”

  他研制了不少药物都在夜摇光的空间里,出现一点四肢瘫软,尤其是服用了他们村子里的饭菜出了问题,以这些人这么清高的个性,只怕不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放他们离开。

  只要留下来,总能够寻到突破口。

  “阿湛,去苍琅宗之前,你估算朝廷的人五六日就会抵达,我们已经出来三日,也就是这一两日朝廷给你去长白雪山取宝的谕令就会颁下来。”他们可没有时间耗着。

  温亭湛倒了一杯水给夜摇光,唇角轻轻的绽开:“摇摇,谁说朝廷的谕令来了,我便一定要在苏州接?我可不知道陛下要委派我,我难道就不能去温州巡查了?”

  他可是两江布政使,并没有规定他一定要留在苏州啊,朝廷的人去了苏州寻不到他,陛下也没有理由责怪他不是?

  “你就这么躲着?”夜摇光瞪着他,“你就算一时在苏州,难道还能明知道陛下的旨意,迟迟不去长白雪山?”

  “自然要去,这一次被陛下委派来之人,是我们的老搭档。”温亭湛去了一趟帝都,该知道的事情都已经知道得清清楚楚,“明王。”

  去年明王不知为何上书请将爵位传给儿子,兴华帝应允了,现在明诺是明王府的主人。明诺的确是他们的老搭档了,自从苗寨一别,也是许久未见。

  “陛下这是何意?”夜摇光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味儿。

  兴华帝明知道温亭湛还有两个月就到任,他肩负两江政务,多少事情要交接,却在这个时候急不可耐的要将温亭湛给派到长白雪山挖宝,难道两个月都等不起吗?

  而兴华帝,又派了个明诺来

  “陛下已经确认了我的身世”温亭湛的目光变得深沉。

  “确认了?阿湛你真的是”其实哪怕承郡王说了那么多,夜摇光依然不相信温亭湛是明德太子的骨肉,她觉得就算那时候明德太子真的和柳氏无可奈何的春风一度。

  以柳氏的性格,要么就打掉温亭湛,要么旧情难忘要生下温亭湛就会和温长松和离,就算不和离,她也绝对不会再和温长松在一起,又有了后来的身孕。

  可如今,就连兴华帝查出来的结果都是如此,一时间夜摇光有些茫然。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