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72章 奇怪的伤
  古代没有缝合技术,伤口很大很深就只能靠着自动愈合生长,好在夜摇光和温亭湛用的药是很好的药,这孩子也能少痛几天。

  托夜摇光的福,玉崖已经记不太清昨天具体的经过,只知道自己一个人追着一只兔子一不小心就追到了深山,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后面的记忆他就很模糊。所以,即便是他父亲提到了豹子,知道自己是豹子所伤,没有那深刻的记忆,他也感觉不到任何害怕。

  这也让玉崖的爹娘松了一口气。

  温亭湛可不是个喜欢等待的人,他一大早就带着两个孩子和夜摇光去了玉塱的家里,恰好昨日玉塱也邀请他们过来用早膳,早膳过后,温亭湛也没有离开,而是借机向玉塱购买了一只鸡。

  “昨日发现了一块乌天麻,有些年头,很是滋补,正好借村长的地儿,炖上一锅鸡汤。”温亭湛执意要给钱,“村长感谢我是一回事,这买东西又是另一回事,若村长不收钱,我便不好意思借用村长家的灶头,只得另寻人家。”

  别的不敢说,至少玉富家里肯定是不成问题,而且玉富不收钱也没关系,就当是医药费,温亭湛也用得心安理得些,他把意思表明。果然,玉塱无法,只能收下银钱,温亭湛就趁机将住宿的费用,又用他好口才给付了。

  玉塱看着他们穿着富贵,虽然两个孩子和村子里的孩子也玩得到一块,并没有什么骄矜之气,也猜测他们是富贵人家出生,打算帮他们杀鸡,又唤了自己的妻子准备帮他们炖汤。

  然而杀鸡这种事情,温亭湛早已经熟能生巧,炖鸡这种事也不劳夜摇光动手,夜摇光就带着两个孩子,一切都是温亭湛在操持,可把玉塱惊得不行。

  “温夫人好福气。”玉塱的妻子朱氏虽然是乡下人,但还从来没有看到男人下厨做饭。

  和夜摇光闲聊中,才知道夜摇光竟然已经年过三十,也就比她小两岁,但却看起来和她像两辈人,不由心生羡慕之色。

  “我们两是微末相识,他如今发迹也未曾对我有半分不同。”夜摇光笑得轻浅甜蜜。

  “想来温先生如今家境优渥,否则也不能带着温夫人和孩子们外出游玩。”朱氏状似不经意的问,“你们都不顾人陪同,温先生应当武艺不俗,我们当家人说那只豹子竟然是一点皮外伤都没有,被震碎了脊骨。”

  “外子自幼习武,我也有些身手,对付一些野兽不在话下。”夜摇光也没有闪躲,而是婉转的回答,“如今的确家有薄产,不过外子也是为人操劳,主家需要一些东西,正好派遣外子去寻,外子便带着我们一家,趁着孩子尚小还为开蒙,带着他们多走走多看看。”

  “温夫人与温先生当真是令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朱氏越发的感叹,不过对于外面的世界倒没有多向往,这个时代熏陶出来的女子,大多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嫁了人就是操持家务或者掌管中馈。

  “当心!”就在这时,一直看着女儿的夜摇光发现小丫头被身后追来的小胖子撞了一下,身子往一侧歪倒,几乎是本能的夜摇光一个闪身冲过去,将两个孩子给扶起来。

  这小胖子发现撞到温桃蓁竟然很灵活的伸手想要把温桃蓁给抓住,奈何只抓住了温桃蓁的衣衫,两个人都朝着一个方向倒下去,若非夜摇光眼疾手快,小丫头不摔伤也会被小胖子给压伤。

  “没事吧?”朱氏速度没有夜摇光快,这才跑到近前。

  “没事,秀姐别担心。”夜摇光对着朱氏笑了笑,才对呆愣愣的小胖子和蔼道,“下次跑的时候慢点,别自个儿也摔了,桃桃没有事儿。”

  “是我的错……”小胖子低下头,对着胖嘟嘟的手指,声音又低又细。

  才五岁的孩子,能够这么有担当并且迅速的承认错误,足见其良好的教养,夜摇光看了看女儿,将她的手递给小胖子:“那就罚你照顾妹妹。”

  小胖子抬起脸看着夜摇光,幼小的心灵升起一股温暖,他很喜欢这个妹妹美丽的母亲,像是接受一件非常神圣的任务,小胖子牵起桃桃的手,尤其是桃桃并不排斥,他就更开心了。

  “温夫人和温先生一样,让人忍不住亲近。”朱氏看着侄儿牵着温桃蓁走向那边一群孩子,不由轻叹。

  发生了这样的意外,夜摇光一声埋怨一声责备都没有,还愿意顾及犯了错孩子的心情,将自己的掌上明珠特意交给一个五岁的孩子,这并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做到。

  这样的修养和性情,没有人会不喜欢。

  “孩子嘛,不能在他们幼小的时候过多的苛责和打压天性,只要不是习惯上和品行上的错误,没有什么不能多一点包容。”夜摇光自己喜欢孩子,虽然做不到把别人的孩子视若己出,可也能够带出属于母亲的那一丝柔软。

  也许是这一幕触动了同样身为母亲的朱氏,她再也没有对夜摇光有任何试探之语,两人不自觉聊到了孩子的身上,这一聊就是一个上午,好在朱氏的公婆已经去世,现在也不是农忙的时候,倒也没有耽搁什么事儿。

  中午饭就在玉塱家吃,那一锅香浓的天麻鸡汤受到了所有人的赞叹,温亭湛以天热不耐放的理由。留了所有的孩子,有了孩子们的加入,玉塱夫妻也不显得拘谨。温亭湛特意盛了一碗汤给端回去,让玉崖进补。

  夫妻两的种种举动瞬间就让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对他们心生好感。

  “这伤是从何而来?”回到他们的院子里,温亭湛给女儿净手的时候,发现她胳膊内侧有刮伤,这刮伤像是硬物造成,但在胳膊内侧,就只有一小块,旁边一旦伤痕都没有,就显得极其怪异。

  “是胖哥哥不小心,撞到桃桃。”温桃蓁对父亲解释。

  “撞伤?”温亭湛蹙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