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91章 与你有关
  “这个有什么影响么?”夜摇光虚心求教,她完全不太懂。

  “温夫人,因果轮回,他在麒麟遇难之际相助,哪怕没有挽救成功这也是种下了因,麒麟转世必将应在他的后人之中。”冥曦言简意赅,“麒麟转世和人转世在年份上是不一样,人死入地府,将功过一算,有功德者先投胎投好胎,有罪孽者根据其罪孽深浅受到惩处抵消罪孽之后再投胎,可麒麟转世,须得机缘。并非它今日命运,明日就可以转世。”

  “我仿佛动了你的意思是,也就是说麒麟转世,需要再碰上救他之人相关的机缘。”夜摇光在这方面是一点就通。

  “是,我师傅追溯到麒麟遇险,就是想知道它转世何处,但它当时没有立即转世,横生枝节。”冥曦蹙眉,“无法追踪到。”

  “那现下该如何?冥族长可有看清当年救麒麟的乃是何人?”夜摇光忙问。

  冥祭颔首。

  但是夜摇光依然很无力,就算把人给画下来,难道还能够根据画像去寻一个五百多年前的人?除非人家先祖保存了遗像,可就算有这样的遗像,现在一个个去查,那也是大海捞针。

  定了定神,夜摇光道:“冥族长,若我再献一滴血,能否再做一次法,寻救麒麟之人。”

  “温夫人!”朱氏立刻尖声阻止,“不可,既然这一切都是命数,我们认命。温夫人已经尽了情分,你对我们喻氏只有恩不再有欠,我们若再让你牺牲,岂不是与畜生无异?”

  冥曦看了朱氏一眼对夜摇光道:“温夫人,这样的术法,我师傅百年才能够施展一次。”

  术法逆天,不仅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还有诸多n。一个n者的生命也就那么几百年,要n到能够施展这样本事就得百年以上,她师傅算是天赋异禀,十年就能够施展,可施展第一次就用了两百年来修养,除非像遇上夜摇光这样可以令他们瞒天过海的人,否则这样算下来,一个咒术师一生可能只能施展一次。

  “也就是说再施展无效。”夜摇光明白了冥曦的意思,她带着遗憾之色看着喻氏族人。

  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么?

  “因果起,因果结。”冥祭开口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被他看得一阵莫名,而温亭湛若有所思:“冥族长的意思,当年麒麟被救,延迟它的转世,这是一份因果,而如今我和摇摇因为银光水而来此,也是因果,麒麟咒怨必将会因为我们夫妻而解除,我们夫妻和当年救麒麟之人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嗯。”冥祭颔首。

  “难道是阿湛或者我?”夜摇光觉得会不会太巧合了?“敢问族长,若寻到麒麟转世,要如何才能够证实,又要如何才能够化解?”

  “麒麟转世,必将天降异象,你们二人可有?”冥祭冷声问道。

  “阿湛没有。”温亭湛是在杜家村生的,如果有异象肯定瞒不住,村子里还不天天挂在嘴边,“至于我不得而知。”

  她是柳氏捡来的,生辰字都按照捡来的那一天算,有没有异象就无从定论。

  冥祭一个闪身,身子如一道闪电从玉承的身边擦过,一片鳞片已经在他的指尖:“手。”

  夜摇光几乎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冥祭用鳞片在她的指尖上一划,细小的口子出现,一滴血落入鳞片上,那血在鳞片之上散开,令冥祭目光闪了闪,就连冥曦也目光一亮,不过散开之后就没有任何变化。

  “不是。”冥曦摇头,“若你是转世,血必然能融。”

  “你们方才为何面露异色?”夜摇光可是没有错过这一细节。

  “寻常人的血在鳞片之上不会散开。”冥曦说着就滴了一滴自己的血上去,十分神奇的就是那一滴血被排斥在外,一直是一滴水珠形状,完全无法沾染鳞片。

  “那我的血为何能够散开?”夜摇光也觉得惊奇,她不由想起之前玉塱自残,那血顺着鳞片而下,却是直流而下而不是蜿蜒,也就是说玉塱的血在鳞片上也没有散开。

  冥曦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冥祭把目光落在温亭湛身旁的两个孩子身上。

  夜摇光秒懂他的意思是,立刻申明:“他们俩绝对不会是麒麟转世。”

  不说没有天降异象,就说他们俩的来历,夜摇光心里清楚的很,和麒麟扯不上半点关系。

  “麒麟转世,必与你有关。”冥祭很笃定,“寻到他,我便能够做法散去诅咒。”

  “摇摇,我们去宣家一趟。”一直沉默的温亭湛突然开口。

  “宣家?”夜摇光瞬间懂了温亭湛的意有所指,“你的意思是,麒麟转世是”

  宣麟就是天生异象啊,当年许源可是亲口对他们说,宣麟出生的时候不但其祖母梦见仙人携麒麟而来,而且当时还漫天霞光,也正是因此,宣麟的来历才没有被瞒住,也才遭到了泄露天机的惩罚,一身病痛。

  “可是明光已经”死了年了。

  “麒麟转世已死?”冥祭立刻猜测出来结果。

  “我们暂时并不能确定那是麒麟转世,但明光出生时”夜摇光将宣麟降生的前因后果说出来。

  冥曦立刻道:“极有可能就是他。”

  “他已经”夜摇光心口微痛。

  “先证实。”冥祭转头对玉宏道,“备笔墨。”

  玉宏隐隐觉得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压制住内心的期盼立刻去准备笔墨。冥祭将当年救了麒麟之人画下来,冥祭的画并没有多少画工,可架不住人家会咒术,画了个大概,再用咒术修改,那人可真的比照片还要清晰明了,要是拿出去,不知道的只怕要惊叹这惊世骇俗的画工。

  “带着这幅画去寻其后人,看看能否证明这是他们先祖。”冥祭将画递给夜摇光。

  别的家族或许没有那么好核实,毕竟五百年的岁月,可是宣家不一样,那是数百年的大家族,传承就一定会有先祖的遗像,宣家名望已经有近千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