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395章 其蓁,稀世奇珍
  冥祭做法要选地方,要选时辰,地点定在了后山,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而时间则是在明日的夜晚,所以今天夜摇光可以好好休息,来回奔波她也累了。

  “娘亲,我有弟弟了么?”温桃蓁回到他们的屋子,就睁着美丽的大眼睛好奇望着夜摇光。

  “你有弟弟啊,叶蓁不就是你弟弟?”夜摇光偷笑。

  “多一个弟弟。”温桃蓁纠正。

  “你想要多一个弟弟吗?”夜摇光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脸。

  “像叶蓁一样对我好。”温桃蓁的眉眼一弯,眼底闪烁着期待的星光。

  “肯定像叶蓁一样对你好。”夜摇光捏着女儿的鼻子,笑道。

  “那我想要。”温桃蓁拍着小手,然后目光落在夜摇光的肚子上,“弟弟在娘亲的肚子里?”

  拉着女儿和一直寡言的儿子小手,贴在肚皮上,夜摇光的脸上是柔和的光:“是啊,弟弟在母亲的肚子里,桃桃和叶蓁都是在母亲的肚子里长大,等到弟弟慢慢长大后就会出来。”

  “弟弟要多久才能长大。”温桃蓁一脸期待。

  不论是用言语表达的女儿,还是小心翼翼明显很温柔触碰自己小腹不开口的儿子,夜摇光都感觉到了他们对弟弟的欢迎和期盼,心里很是满足,最怕的就是孩子们不接纳。也许是他们还并且没有接受过任何复杂的思想灌输,他们这样的反应,无疑让夜摇光很欣慰。

  “等桃桃和叶蓁下次生辰的时候,弟弟就会长大出来和你们玩。”夜摇光算了算日期,她的产期应该是明年二到三月,不知道会不会和这两个孩子同一天生辰,这样以后孩子们过生辰就能够好生热闹热闹。

  “呀,弟弟要和桃桃一起!”温桃蓁更高兴了,感觉好像和弟弟更亲近。

  夜摇光被女儿和儿子给萌得心软成棉花,又暖又舒适,狠狠的在女儿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将女儿和儿子哄睡之中,温亭湛才拥着夜摇光坐在院子里,看着对面山水相接,阳光在枝头上折射出璀璨的光芒,他轻声道:“等孩子出生之后,取名其蓁。”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其蓁?”夜摇光问。

  有宣麟的例子在前,温亭湛不可能给孩子取名麒麟的麒,只要避开了麒麟儿子,不将他的来历道破,便不会有影响,恰好这个字也嵌在了两个儿女一起。

  “桃桃和叶蓁的名字都有你对我的情意,就连你之前取的备用名字也含着深意,其蓁呢?”夜摇光故意刁难温亭湛。

  温亭湛唇角轻轻舒展,扬起一抹格外明艳的笑容,仿佛有阳光落在了他的唇瓣上,点缀出了宝石般的华光,令人忍不住想要亲上一口,他握着夜摇光的双手,低头亲了亲她的指尖:“其蓁,奇珍,你是我的稀世奇珍,够不够?”

  夜摇光忍不住嘴角的笑意,也经不住温亭湛的,扑上去就狠狠亲了他一口:“够。”

  温亭湛将她圈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摇摇,我们的人生少了一点遗憾。”

  纤细的手贴上小腹,夜摇光轻轻的应了一声,虽然轮回转世,他已经和前世彻底告别,迎来的将是毫无记忆的崭新人生,可他的灵魂没有改变。

  “你不会特别宠溺他吧?”夜摇光忽而眼含警告的盯着温亭湛。

  温亭湛宠桃桃的那股劲儿,实在是让夜摇光看不下去,她倒不是和女儿吃醋,事实上温亭湛对她的好谁也比不了,可对于温桃蓁的确是过于骄纵。

  “他只是我们的儿子。”对此,温亭湛分得很清,就像他从来没有把广明当做佛子,也从来没有介怀于桃桃和叶蓁前世是阴胎一个道理,不论是什么来历,入了轮回成了他的孩子,他就只会将之当做孩子对待,“他不是长子,我不会像叶蓁一样严苛,但也不会像待女儿似的纵容。”

  男孩子始终是要有男孩子的样子。

  “阿湛,我正要和你说这一点,我希望你不要和寻常人家一样,对待长子和次子有所不同。”夜摇光坐端正,“我不喜欢那种长子承家业,次子打拼事业的理论。我们可以所有孩子什么都不给,也可以包括女儿在内,将我们日后的家业均分,但却不能有所偏颇,这样对于孩子们不好,而且我一向认为万事能者居之,并不能因为后出生就要被判出局”

  “摇摇”

  “阿湛,你听我说完。”阻拦温亭湛开口,夜摇光道,“我知道早早的定下,是不希望日后孩子们为了争夺家产像帝王天家一样不顾亲情,只顾利益。可阿湛你要相信,如果孩子们有野心,我们把规矩定得再死,只要他有那个能耐,都能够后来者居上,反之亦然。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事事力求公允,日后都让他们各凭本事过日子,你我赚取的家财,等你我享受够了就将之悉数捐出,折成现银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温亭湛并不是思想迂腐的人,他会有长子继承家业,次子可以适当宽松对待的思想,是因为大环境的影响,也是因为他并不想所有孩子都一味严苛对待。因而从来没有往这个方面去设想,如今夜摇光这样提了,他顺着夜摇光的意思去想了之后,发现这样极好。

  他自己也是从无到有,他悉心栽培自己的孩子,让他们自己也去从无到有岂不是给他们留下万贯家财,坐吃山空或是守不住更好?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教育子女也应当如此。

  “夫人所言,令我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为夫受教。”温亭湛态度认真的接受夜摇光的意见,他就喜欢夜摇光这样独特独立的思想。

  “只有你,才会认同我的想法。”夜摇光又靠到温亭湛的怀里。

  只有温亭湛有这样的心胸和底气,别说当下,就算是上辈子思想那样的先进,也没有几个人做得到,更没有几个人舍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