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00章 要你一个承诺
  这一冰封就是数千年的岁月,天地灵气的稀薄,时代的变迁,消弱了麒麟的冰封之印,最终两者同时挣脱,狰因为被冰封太久元气大伤,而当年麒麟已经消耗所有神力,两者冲破而出,狰并不想和麒麟同归于尽,所以它再重伤麒麟之后逃窜离开。

  麒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遇上了一个人,这个人是道士打扮,麒麟将之驱赶走,夜摇光只能跟着麒麟走,并不知道这个人去做了什么,不过按照时间推算,夜摇光相信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坑害了喻氏一族,斩杀麒麟的人。

  果然不出夜摇光所料,在麒麟休养生息之际,不过半个月这人又卷土而来,他的手中拿着那一柄玉宏描述的武器,麒麟本就是极其虚弱的时期,这个人看样子应该到了渡劫期,他并不是想要斩杀麒麟,他只是想要驯服麒麟,做那个沾麒麟之光的人。

  却不知道远古神兽是多么的骄傲,它堂堂一个神,如何可能匍匐在这个还未渡劫成功的n之人脚下,两相冲突最终这个人不慎给了麒麟致命一击,当时他也吓傻,他正想要上前探查麒麟的伤势,却又有闯入,有人对他放出了箭矢,本就伤势不轻,看对方人多势众,尽管是凡人,他也不能一下子尽数诛杀,便折身离开。

  这个上前探查的人正是宣家祖上的那位,他赶上来的时候麒麟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他看着很是可惜,并且认为麒麟这等瑞兽被杀是天下衰亡之兆,不敢张扬出去,便亲自动手选了一个地方将麒麟安葬。

  “原来是安葬之情”夜摇光呢喃,旋即觉得不对,“冥族长,我为何没有感觉到丝毫怨气?”

  按理说这个时候她应该能够有感应了才对,可麒麟丝毫反应都没有。

  也就是说在这一刻,麒麟对于所有人还是没有任何怨恨之气,事情和他们想得不太一样,就连冥祭也觉得有些古怪,都说麒麟是极其温和的神兽,现在看来的确如此。这一场人性的贪念,它为自己的骄傲而死,并不怨怪这个原本对它没有杀意,是它自己殊死抵抗而死的凡人,也许是不屑,也许只是怪自己无能。

  然而,夜摇光万万没有想到那位杀了麒麟之人竟然去而复返,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他入魔了。”

  “理应如此。”冥祭却不意外。

  杀了麒麟,哪怕是失手误杀,那也是罪孽,他应当是去寻了法子想要摆脱,却最终无法摆脱,所以干脆在天谴还没有降临之前入了魔,他应该是自觉自己时日无多,竟然寻到了麒麟的尸身,用了那一柄神器对其开膛破肚,将其血全部吸纳,筋骨鳞片皮都拔走拿去锻造武器

  夜摇光看到一缕缕的怨气凝聚而起,正如冥祭所言,这些人并没有狰的力量,是不可能让神兽麒麟消散于天地间,麒麟虽然死可它的神魂还在,如果不出意外它还能够经过神魂的凝聚,在若干年之后复活过来,可这个人这么一做,麒麟就再无复活的可能,它只能轮回。

  “我要做法了。”冥祭给夜摇光提了个醒,立刻手诀变化,萦绕在他周身的力量开始飘旋逆转,夜摇光只觉得无形之中有一只手将她一拉,她立刻进入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和她的梦中一模一样,是明亮铺满霞光的天空,不同的是她的脚下仿佛踩着地面有实感,她看到了那浑身雪白的麒麟,它站在一滩水池边,那水池是艳丽的血红,仿佛刺目的鲜血。

  它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跳进去。

  “那就是咒,说服它跟你走,别让它跳下去。”冥祭干忙提醒。

  一旦跳下去,就再无p之法。

  夜摇光走上前,正要跳的麒麟似乎感觉到,它极其防备的看着夜摇光,这样的眼神让夜摇光想到了梦境之中,它朝着自己奔来,也是这样有些提防有些打量。

  夜摇光什么话都没有说,她目光融融溢着柔光温和的凝视着它,把它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慈爱与包容。麒麟本身性情温顺,它自然更亲近与温柔的生灵。

  它似乎明白了现在摆在它面前的是两个选择,一个是前方,一个是后方。它有些摇摆不定,十分的忧郁,想要跳下去却又有些舍不得夜摇光,想要跟着夜摇光走,却又有些不甘心。

  “孩子,你是神兽,所有伤害你的生灵都会受到上天的惩罚,不用你牺牲自己的高洁跳入血污之中。”夜摇光蹲下身,声音极其亲切柔软,“跟我走好么,让我做你的母亲,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温暖和爱护。”

  它是听得懂也能够理解,从生下来就失去父母的它,独自的拼搏奋斗,忍受了所有的艰难、孤独、绝望,它是很渴望陪伴,关爱、温暖。

  它朝着夜摇光走了几步,但还是停了下来。

  “跟我走,你会拥有父亲,母亲,和兄弟姐妹,从此不再孤单。”夜摇光依然耐心的哄着它,“如果你跳入血池,你将会失去一切。为了伤害你的人失去你引以为傲的高贵,不值得。你要相信我,他们一定都会得到惩罚,遭受报应。”

  麒麟底底呜吟了一声,它像是放弃了身后的血池,也放下了仇恨,但夜摇光却发现它还在犹豫,不愿意跟着她离开,一时间她也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它好像在等你给它一个承诺。”冥祭猜测着提醒夜摇光。

  承诺?它要的是什么承诺?它如果跟着她走,就是她的孩子,一个母亲应该给一个孩子怎样的承诺?而它又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

  目光落在麒麟的身上,它养着头,黑黝黝的眼睛对着夜摇光。

  夜摇光蓦然间就被这样依赖渴望的目光触动,她想到了当初的广明,又想到了麒麟出生时的遭遇,心思一动:“跟我走,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我都不会抛下你,所有危险都和你一起承担,哪怕是面的死亡,也绝不松开你的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