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27章 谁造的孽谁承担
  “师兄,你不适合干涉太多世俗之事。”夜摇光摇头拒绝,“这件事我没有想要求助千机师叔,自然也不会想要求助师兄,师兄的心意我领了。”

  琅霄的年岁比千机大,琅霄被天道压制才一点飞升的契机都寻不到,但他已经没有多少年的活头,这个时候若不趁着破解天道压制之后好生修炼,只怕就极难飞升。越是到了琅霄和千机这样的关头,越不要和世俗之事扯上关系为好。

  之前温亭湛说虚谷老头的修炼是一种途径,她的是另外一种,如今夜摇光看琅霄则是又一种,琅霄六岁因为卞言真君误以为他们宗门全部承受了麒麟身死的天谴,无法挑出宗门之人来继承大位,才在世俗中看到他的天赋和资质将他带到了万仙宗。

  一个人在一个地方一呆就是近六百年的光阴,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他这么通情达理,却没有沾染一丝世俗的气息,一辈子没有任何牵绊,他将近六百年的岁月贡献给了万仙宗,也算是对得起万仙宗,日后他若飞升,一定能够功成。

  夜摇光怎么可能因为自己的私事而让琅霄在这个关头去世俗一趟。

  “你为万仙宗解难,我自然为你排忧,算是为万仙宗还你恩情。”琅霄依然试图说服。

  “且不说万仙宗本就与我有渊源,只说我此来为你们解难,也是有私心,若我能够对付得了狰,也许就不会来。”夜摇光也不是个多么热心的人,如果不是查寻对付狰的方法,她怎么会一路查到万仙宗,恰好万仙宗又是虚谷的出生地,且解封了几位真君,就有了对付狰的底气,她不用再去寻人相帮。

  狰是个不好对付的妖兽,中间会不会牵扯到伤亡,夜摇光一点都不敢断言。若是重伤还好,她还能够偿还,但若是人死,就算别人以斩妖除魔也有他们一份责任来安慰她,她也做不到心中无愧。

  如今正好,本来麒麟之事,狰的无法制约都是因为万仙宗而起,万仙宗出力是理所当然,就算到时候交手之际,有所牺牲,夜摇光也用不着负疚,这些人并不是为着她而来,而是为了他们的宗门,为了他们的后代弟子而来,是他们自己的命。

  “既然是琅霄真君盛情,我们夫妻便先谢过。”琅霄还没有再开口,温亭湛施施然的出声,“不过正如摇摇所言,琅霄真君为长远计,最好不要涉身世俗,万仙宗真君如此之多,届时琅霄真君派遣一位最信任之人相助我们夫妻,我们夫妻就感激不尽。”

  夜摇光含笑点头:“阿湛说的极是。”

  她不接受琅霄真君的帮助,是怕她的事情对琅霄或者千机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并不是自大的认为自己就一定能够干掉亓,有帮手自然是好事,只要不是让她倒欠,她自然求之不得,等到解除天道的制裁,万仙宗的真君就不止琅霄一人,换了一个人她就接受得理所当然。

  并不是差别对待,而是她之于琅霄没有任何恩情,她不论为着什么目的将那几位真君从冰封之中解救出来,这些人都欠着她恩情,对付狰也不单单是为了她,也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宗门,所以让他们还她一份情就很正常,想来他们也会很乐意。

  到了渡劫期,就没有几个愿意和旁人有所牵扯,唯恐渡劫契机降临,自己因为恩怨没有偿清而受到牵连,并不是人人都有琅霄这份真心真意,不计后果。

  “如此也好。”琅霄就没有坚持,主要是他担心到时候夜摇光应付不了,不是他亲自出马没有关系,那几位长老的修为与他也不相上下。

  “宗主!”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万柒的声音,他急匆匆几乎是飞掠进来,也没有顾忌夜摇光夫妻在场,便急切的开口,“宗主,寻到了,寻到那一柄五钩飞神枪。”

  夜摇光和温亭湛对视一眼,夜摇光诧异道:“你们就寻到了?”

  “还是宗主英明,也多亏夜真人指点。”万柒道,“若非夜真人告知我们,我们所受到的天道压制乃是戈田被除族之后才降临,宗主也不会想到这天道压制来得蹊跷。”

  说好的修炼者的惯性思维是利用修炼一途解决方法呢?

  夜摇光幽幽的望着温亭湛。

  “不知五钩飞神枪在何处?”温亭湛自觉的转移话题,人的确是惯性思维动物,但也有那么几个全能的不是?比如他。

  “在宗庙。”万柒的脸色很不好。

  宗庙世俗也有,宗庙是供奉先祖牌位,举行祭祀,告慰亡灵的地方。修炼宗门也有,其作用大同小异,也是供奉历代先祖的地方,不论是陨落的也好,横死的也好亦或者成功飞升的也好,都会留下属于他们的遗像和牌位,让后人供奉祭拜。

  “他怎么能够进入万仙宗的宗庙?”夜摇光不可思议。

  戈田就算天赋异禀,他也不过是一个弟子,连长老都不到,更不想卞言真君和虚谷是宗门嫡系,哪里有资格进入宗庙,大宗门的宗庙都是阵法重重,拥有渡劫期修炼者的宗门,都是渡劫期亲自布阵,非渡劫期想要闯进去根本是天方夜谭,就算是渡劫期本身想要硬闯,也得触动阵法,做不到悄无声息。

  “师傅有一个表妹……”琅霄真君轻叹,当年戈田被逐出宗门,这个姑娘是追了上去,想来她被利用之后也被戈田给杀害了,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不过他既进了宗庙,为何第一个遭到反噬的不是师傅?”

  “五钩飞神枪是插在当年执法大长老棺椁上……”万柒轻声一叹,一切皆是因果,也是卞言真君的一念之任的福泽。

  当年执法大长老自行了解,魂消魄散,卞言真君还是感念他对万仙宗的劳苦功高,就为他设置了一个衣冠冢,棺椁也特许放入宗庙,整个宗庙只有这一么一个特殊存在,戈田肯定误以为这是卞言真君先祖之物,就毫不犹豫的将凶器插在上面。

  所以第一个遭难的是执法大长老的嫡系师兄弟,这都是谁做的孽报应谁身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