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43章:自己的仇自己报
  “没有了吧?”夜摇光抱着儿子飘然落地,她的眼睛四处打量了一番,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屋子里好似被扫走了一层阴霾,变得明亮开阔了不少。

  温叶蓁小小年纪,也感受到这东西对母亲的危害性,也一脸严肃的把每一个角落都扫一遍,确定没有漏之鱼,才对母亲点了点头。

  夜摇光抬掌朝着躺在地上的神枪虚空一抓,受五行之气的束缚,神枪瞬间飞入夜摇光的手中,她仔细打量着神枪,交给苍廉矗:“苍宗主,你看这枪。”

  苍廉矗是炼器大师,苍廉矗传承了千年的炼器之法,底蕴深厚,可谓出过无数神兵利器,但拿到这柄神枪,仔细观摩之后,也不由啧啧称奇:“此枪只差一丝生命之气,便能成为生命之器。”

  这样的兵器,若是运用得当,并且蕴养得好,很容易就能够修炼出器魂。

  “咦?”苍廉矗看到了上端,枪头两边有五个钩,五个钩在枪身上交汇的地方有一块像是宝石的镶嵌之物,琥珀色很是剔透,夜摇光也是从棺材里拔出来才看到,“此处怎么感觉到有活物”

  “苍宗主当心!”苍廉矗的手指正要按上去,夜摇光被温叶蓁拉了一下衣袖,几乎是闪电般的冲过去,将苍廉矗给荡开,而就在这时那里冲出一道流光射入夜摇光的身体里。

  浑身的冰凉之感,让夜摇光顿时如坠冰窖,她有一种在冷电之中的错觉,身体又沉又冷又麻,几乎是本能的她想要运气,却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束缚之力,让她手脚不听使唤。

  “哈哈哈哈哈别挣扎了,你的修为不如我,你如何能够抗拒得了我?”一道阴沉的男音从夜摇光的身体里传出来,“我等了五百多年,我终于等到了!还是个孕妇,极好极好,正好供我轮回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

  “戈田!”琅霄真君一直很平和,温文有礼,和千机的高冷不同,和虚谷的不着调不同,他就像个温和的长辈,永远那么慈祥亲切,这是他第一次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

  “你是何人?”戈田一边往夜摇光的身体里渗透,一边打量着琅霄真君,虽然别人看不见他,但是他能够看得见其他人,似乎熟悉琅霄真君的打扮,“万仙宗道貌岸然的老东西,呵呵呵我不认得你,想来那群老东西也没有躲得过,现在万仙宗轮到你当家做主么?”

  “戈田,你现在罢手,说不得还有轮回之路。”琅霄看着面容渐渐扭曲的夜摇光,冷声道。

  “罢手?”戈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他一阵讽刺的嘲弄,“我怎么会罢手?你可知我为了今日牺牲了多少?我用上古禁术活人抽生魂,又用生死祭活人死祭,承受你们想象不到的煎熬折磨,才能够让我一缕魂魄逃过天谴,我还杀了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来延迟天谴的惩罚,才能够留了这一缕生机,我牺牲如此之多,你要我罢手,万仙宗的人都会痴人说梦!”

  “说得你多可怜,多悲惨,一切不过是你自作孽!”夜摇光咬着牙不屑。

  “我自作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无心杀麒麟,是它自己反抗,谁知道它那么弱,它死了凭什么我要受到惩罚?就因为它是神位,常人就杀不得么?”戈田一想到这件事,就情绪波动很大,由始至终他没有认为自己做错,错的都是别人。

  谁看到麒麟不会动心思?他不过是人之常情,如果麒麟不反抗,明明他们可以双赢,他能够治好麒麟的伤,麒麟化形他能够跟着一道飞升,它为什么不愿意?凭什么不愿意?

  “是不是,我觉得你可以给我做牛做马,你就得给我做牛做马?若你反抗,就是你不知好歹,若我将你杀了,就是你死不足惜?”夜摇光真的是两辈子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奇葩!

  “只要你能降服得了我,我自然屈服于你。”戈田回答得理所当然。

  “我是不是该称赞你不双标。”夜摇光冷笑,原来戈田并不是双标人,而是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就是强者为尊,弱者蝼蚁,不论什么出身都是狗屁,只是有打得赢才能有话语权。

  戈田听不懂夜摇光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他也不想和夜摇光浪费唇舌,他已经再一点点融入夜摇光的胎囊之中:“念在你日后要成为我母亲的情分上,我不与你争辩。”

  “呵!”夜摇光讥讽高喝一声,“你信不信,我能够一碗堕胎药将你打掉。”

  “那是你的罪孽,与我无关。”戈田一点都不在意,“你以为我想做你的孩子,我不过是要借你的胎位重获新生,你打了胎更好,我是受害者,我能够重新得到更好的补偿。”

  戈田并没有特别想做夜摇光的孩子,他活人抽生魂,后来又生死祭,早已经不算是天道之中的产物,已经被彻底的除名,就像沐梓邪一样的存在,如果不是他这种状态无法修炼,他更喜欢无拘无束,可没有办法,这种超出六道的状态就只能生生世世不死不灭这样下去,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触碰,就好像他飘荡在一个格格不入的世界一样孤独。

  所以,他需要一个契机,一个重新融入人世间,一个再被记名的契机。

  夜摇光要堕胎就堕胎,他转了一圈就是有魂之人,可以入地府,并且已经轮回一道,往年的一切都已经一笔勾销,他被生母绝情杀害,再次投胎绝对不会逊于夜摇光,不过是多等些岁月,也可以让他彻底忘记属于戈田的痛苦,何乐而不为?

  “那你便试试,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命融入我的孩子体内!”夜摇光的唇角冷冷的勾起,和他说什么堕胎,不过是要分散他的注意力,打消他的防备之心,让他一头扎进去罢了。

  她儿子的仇,就让他在还未有完全坐胎,尚且有灵力之前,自己来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