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52章 冒火的珠子
  “凭空出现?”夜摇光凝眉:“果然擅长隐藏。”

  夜摇光现在觉得它要么就是一种独特修为的生物,要么就是很可能会隐身术。不论是那一种,这种极难发现气息的东西,都不好对付。

  “这几日,它每日都会出现,我们在山洞里能够听到它的脚步声。”声大如鼓,他们想忽略都不行。

  “它没有靠近山洞?”夜摇光奇怪,就算它没有能力打开山洞,也不会不靠近,而且她走到山洞前,也是发现脚印止步于一个距离。

  玉宏摇着头,有些庆幸:“没有。”

  “山洞附近或者山洞里有让它惧怕的气息。”温亭湛推测,而后目光落在了玉塱身上,“那日你咒发,是想往山洞跑,只不过速度太慢,在河里就无法自控了对么?”

  “温大人慧眼如炬。”玉塱苦笑着点头,“山洞用了极其特殊的石材打造,目的就是为了防范修炼之人,我们族里吃过太多的亏,并不想被当做妖魔枉死。每当有族人咒发,都会自行去山洞里,只要在这里才不会伤及旁人,直到他们在山洞自残而死”

  就像玉塱当日那样,无法控制的想要将身体里所有属于麒麟气息的东西给撕碎。

  夜摇光闭了闭眼,她终于明白,那些死在麒麟咒里的喻家人是如何死的,死前一定很痛苦。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里残留着麒麟的气息,双头兽才不敢靠近。

  “如今,我们都不知该对麒麟咒报以怎样的心情。”玉塱一脸苦涩。

  他们家族背负着麒麟咒遭遇到多少危难和残害?可偏偏他们来到这里,能够有那么多年的安宁,竟然是因为麒麟咒的庇护。

  “都已经过去,凡事都有因果,何必计较无力更改的过往,人活着就要将心思放在眼下。”温亭湛劝解,不过他现在有些忧虑,“摇摇,你在这里,它还会出现么?”

  在万仙宗的画像上,对双头兽的解说不过只言片语,可温亭湛已通过细节大概推测到了双头兽的一些特性:非常敏锐,极其擅长隐藏。

  “今时不同往日,应该没有这么厉害吧。”就连渡劫期的真君也不能感受到她身上有麒麟的气息,这头人不人兽不兽的鬼东西,应该不至于强大到这种地步,“不过你说它敏锐我倒是非常赞同,二十多年前它还在阿尼亚的家乡,现在又出现这里,玉崖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好几年,它明知道这里有麒麟的气息,它很畏惧,却依然留在这里,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极有可能,是它发现这里此地藏着我们察觉不到的宝物。”琅霄真君开口,“兽类对于天地灵宝的感知力都要比其他修炼生灵更敏锐,而它似乎比一般的兽类还要敏锐,是一件值得它抵抗住对麒麟气息恐惧的珍宝,才让它潜伏了这么久。”

  温亭湛和夜摇光点头表示赞同。

  “它可以悄无声息的挖走啊,麒麟虽然在这里,但麒麟又不能对付它。”夜摇光试图分析,“除非它只是不敢靠近麒麟的气息,而它窥觊之物就在沾染麒麟气息的范围内,它要对付喻家的人,是想要以鲜血之气覆盖吞噬麒麟的气息,从而动手。”

  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为何,它一定要杀人。为何它不趁着麒麟的气息已经减弱,麒麟的魂魄已经不在这里,而带走它窥觊已久的东西离开。

  “麒麟气息最浓郁的地方”玉塱轻声询问,“山洞里?”

  夜摇光和温亭湛对视一眼,夫妻两齐齐颔首,不过夜摇光有些不解:“我和阿湛去过里面,但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奇异气息的波动。”

  顿了顿夜摇光侧首问温叶蓁:“儿子,你在兵器库里有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么?”

  “特别?”温叶蓁淡淡的眉毛一拧,“什么是特别?”

  温叶蓁再聪慧,他的年纪实在是而且有些东西他看到了也不确定母亲他们是否没有看到,这个特别的范围实在是有些广。

  夜摇光给了温亭湛一个眼神:你来解释。

  接到妻子的吩咐,温亭湛便缓缓的开口:“可有看到什么萦绕着光晕之物?”

  灵气也好,妖魔鬼怪的气息也罢,都是有光晕的,只不过这种光晕凡胎肉眼是看不到。

  温叶蓁想了想,才出声:“有一颗冒火的珠子。”

  “冒火的珠子?”玉宏非常讶异,兵器库里面的东西都是他负责记录,尤其是前不久刚刚送了夜摇光两件,必须将之划掉,他想着没事,又正好对着书册核对了一遍,别说是冒火的珠子,就是整个山洞也没有一颗珠子。

  “嗯,还会动。”温叶蓁淡淡的开口,那副小模样非常高冷。

  夜摇光伸手揉了揉额头:“儿子啊,你下次看到类似于会发光的东西,知会娘一声。”

  “别人家的,也好么?”温叶蓁那双像极了温亭湛的眼睛睁大望着夜摇光。

  夜摇光终于明白,为什么在王屋山也好,在万仙宗也罢,温叶蓁都会毫不避忌的提醒夜摇光,而当日进入兵器库,他明明看到了异样却没有开口,原来在他的意识里,山林里的是无主之物,谁有本事谁拿走,可是山洞是喻家的兵器库,里面的东西应该是属于喻家,他贸贸然的开口,会让人有一种窥觊他人财宝的想法,这不是他涵养该做的事情。

  夜摇光哭笑不得,只能对温亭湛笑道:“温大人,辛苦你,把儿子教养得这般好。”

  这句话并不是讽刺,而是真的感动和骄傲,她的儿子才这么就知道要尊重别人,不觊觎他人财物,并且知道有些话开了口,会让人误会和尴尬。

  品德之高尚,如何能够不令人折服?

  只可惜他还太不懂哪些东西是属于哪一类人,便不知道他看得哪一颗会冒火的珠子,只是巧合的在山洞里,并不是属于喻家之物。

  “叶蓁,你做得对,别人家的我们不能惦记。”夜摇光还是要夸赞儿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