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54章 铜墙铁壁
  愉快的达成协议,正好温亭湛也带着儿女回来,钓了不少鱼,夜摇光又大施拳脚,就连琅霄真君也很给面子的吃了不少,自然少不得给金子送了两条它最爱的红烧鱼。

  饭后,夜摇光将这个事情告诉了温亭湛:“我也没有真的要在这里定居,只是怕喻家的人不愿意接受,才这样说,日后我们就当做度假之所,想来了就来一趟。”

  “和你在一起,何处都行。”温亭湛对住哪里吃什么要求真的很低,主要是这个他最在意的人在就成。

  “我是想着你们都讲究落叶归根,才和你解释一番。”毕竟杜家村才是温家的根。

  “摇摇,我不讲究这些。”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杜家村杜氏才是族姓,我们温家在那里也不过才扎根四代人,在这之前温家也是迁居而来,正如喻家之于此地。其实,有心的地方就有根,心不在便是人强留在一处,也不过是个驱壳,至于祭祀上香扫墓等事宜,也是有心才成。”

  “好好好,我知道了,以后不考虑这些,你就可着劲冲着我吧,我日后定然不会再考虑你的感受,我给你什么你就给乖乖的接受,不接受反驳!”夜摇光故作凶狠的对温亭湛道。

  “娘亲好凶凶。”温桃蓁立刻控诉。

  “娘亲是在装凶。”温叶蓁又一次纠正姐姐。

  “你们俩可以放心,只要你们不犯错,娘亲不会对你们两凶,也不会对你们装凶。”夜摇光可稀罕她的孩子,神情立刻柔和下来。

  “那爹爹方才犯错了么?”温桃蓁难道脑子这么灵活,歪着头湿漉漉的眼睛望着父亲,带着一点谴责,“爹爹,娘亲怀着弟弟,你不能犯错,惹娘亲不快!”

  “哈哈哈哈”夜摇光止不住的笑出声,温亭湛这还是第一次被他心肝宝贝的女儿这么严肃的教育。

  “好,都是爹爹不好,爹爹再也不惹娘亲不快。”温亭湛无奈,一个心爱的妻子,一个宝贝的女儿,他还能如何,除了宠着也只能宠着。

  “娘亲,我们何时去寻珠子?”关键时刻温叶蓁还是很合格的儿子,立刻化解父亲的危局。

  “消食完了,我们去寻师伯他们,这就去。”夜摇光也就顺着儿子,拉着儿子往回走。

  把金子留在村子里镇守着其他村民,夜摇光父亲带着儿女和琅霄真君与玉塱玉宏二人去了山洞,山洞里已经被打扫的很感激,还有水的痕迹没有全干,陈设与上次进来相差无几。

  “叶蓁,你有看到珠子么?”夜摇光走到正中心看着四周,她有散开五行之气去感应,却没有感应到。

  “在屋顶。”温叶蓁指着上方的某一处。

  琅霄真君当即一跃而上,掌心拍在温叶蓁所指的地方,为了不伤及山脉,琅霄真君不能用全力,他一掌下去要换做寻常地方只怕得塌落不少,可石壁就震了震,竟然连一点裂痕都没有。

  “这是什么质地?”夜摇光这才不由震撼的伸手摸了摸石壁,运气渗透也没有感觉到灵气。

  “这墙壁比钢铁还要牢固,当年先祖帮人锻造兵刃得到了不少稀有之物,先祖混合成泥将之涂抹之后,就这般牢不可破。”玉塱说道,“到底融合了些什么,只得去翻先祖的手札。”

  “若是还能合成,就留着掺合到我们新建的屋子里。”夜摇光建议。

  “有气力。”琅霄真君飘然落在夜摇光的身侧,“不过被束缚着。”

  “师兄说的束缚,不会就是这一重墙上刷的漆吧?”夜摇光猜测道,姑且就把刷了一层的东西叫做漆吧,夜摇光也不知道怎么表述,总不能说这是泥土。

  “十之**。”琅霄真君点头,“这东西没有任何气力波动,应该是世俗之中的平常之物,但却对我们的气力有一种极强的承受之力。”

  “也就是和五行相克?”他们修炼的是五行之气,这世间万物都可以拆解为五行之气,除非是其他气力的修炼生灵引动的其他气力,但这些气流都会有所波动,这一层东西很奇特。

  “这是在一种土里提炼出来。”玉塱道,“当年先祖想要寻一些好土来打造火炉,最后在极其炎热酷暑之地寻到了这种土,我们族里遭逢大难之际,就只有先祖的火炉完好无损,当时引起了族里人的注意,我们迁居之时也没有将之扔下,来了这里就太半用在了此地。”

  “师兄这东西是有了灵识么?”竟然会移动,夜摇光侧首对玉塱道,“这东西不知因何在这座深山之中,却机缘巧合被你们刷了一层漆将它给困住。”

  “没有灵识。”琅霄真君很肯定,“有灵识之物都具备了智慧,它从下面无法挣脱,可以往上飞出,它应该是一种天地灵物,属于五行之中其一,会根据五行之气的强弱而滑动,并不是有意识的逃窜。”

  “玉塱,这东西一旦凝固可有东西将之戳破?”现在只能将这一道强给戳开才能够将之取出来,若他们强行用力,只怕要引起山崩,这山里还有无数生灵呢。

  “我们族内所有兵刃都已经试过,无法撼动。”玉塱对此也表示爱莫能助,他们之所以有底气,遇上妖物都敢往这里面躲,丝毫不怕被一打尽,就是因为深知它的牢固。

  夜摇光伸出手,意念一动,那一柄五钩飞神枪就横躺在她的掌心,既然这东西连麒麟都能够刺伤,麒麟之鳞甲是何等僵硬,想来对于这个也不在话下,为了把握度夜摇光握着长枪在墙壁上用力划一下,果然有了刮痕,不过也只是一个轻轻的泛白刮痕。

  “好坚硬!”夜摇光还是糅杂了五行之气,加上神枪的锋锐,没有想到竟然就好像指甲刮了一下岩石就擦了一点白灰出来,她目光定了定,不由问温叶蓁,“儿子,珠子在何处?”

  温叶蓁的手指立刻将珠子的所在之处指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