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73章 深入地下三千尺
  这并不是万仙宗的事情,关乎到天下生灵,是他们这些被上苍赋予了修炼之能的修炼者人人应该尽心的责任。虽然很可能她的生命空间,就这样会被付之一炬,才拿到手还没有捂热,并且用起来这么方便的宝贝,夜摇光很是肉疼,但再珍贵的东西都及不上生命。

  “夜真人”

  “万合真君,我的生命空间阴阳乃是来自于火晶石和银光水,我认为火晶石未必抵挡不了岩浆之中的灵火。”见万合不赞同,夜摇光抢先一步道,“万合真君,你此去是抱着牺牲之心,可我的法子,至少你我都有一半的生存可能,我答应你,若是我们深入靠近之后,我一旦察觉不对,立刻掉头,绝不阻拦你。我可不像真君这么孑然一身,我还有许多牵挂,做不到慷慨大义。且,我担心狰也会在火之心的周围疗伤,用我的生命空间才能够遮掩。”

  夜摇光的一番话,有理有据,任何人都无法反驳,最终琅霄真君拍板决定:“既然如此,那就让万伍、万黜、万黔三位真君以及苍宗主留下守护这里,以便接应我们的弟子和冥族长,我陪着万合真君跟着师妹入地下去走上一遭。”

  闻言,夜摇光不由苦笑:“师兄是不是听说了蓬莱岛之事?”

  因为她在蓬莱岛有那么一道慷慨赴义的壮举,所以琅霄真君不放心她,害怕这一次也逞能或者大无畏的牺牲,要亲自跟着万合一道盯着她,一旦察觉不对,就要立刻被她押回来。

  琅霄真君投去一个你觉得呢的目光给夜摇光。

  夜摇光清了清嗓子道:“师兄,今时不同往日!”

  当年,她受含若诅咒,被含若侵占身体,和董渊与含幽一战。蓬莱岛本就是因为她才陷入了为难之中,五灵潭也是因为她才枯竭,那时候她已经没有什么救治的可能,千机师叔来救她杀了含幽,这份罪孽极深,若不趁着机会去挽救爆发的海啸,再耗费精力来救治她,那么她就要背负千万生灵的死亡活着,也许还会还是千机师叔,毕竟那时候师叔是元神出窍。

  她爱着温亭湛,也有私心,但她的私心没有到这种心非肉长的地步,当年的事哪怕重来一次,她依然是这样的选择。

  可这一次不一样,一切非是因她而起,她不会用性命为代价去扑灭火之心。就算暂时没有法子,人活着才能想到其他法子。当年她尚且没有和温亭湛成婚,如今他们不但成婚,还有几个孩子,她是得多脑残,才会想不开结束她美好的人生?

  “师妹不是猜测狰或许在附近疗伤?”琅霄真君给出了另外一个理由,“它便是元气大伤,你们两人去,也未必能够牵制得住。”

  这倒是让夜摇光无从反驳,万合的任务是扑灭火之心,或者取走火之心,她的能力也就是借助空间做这个遮掩,如果狰真的在附近,那琅霄真君跟着才是万无一失。

  于是,便这般决定,晚上琅霄真君和万合真君二人由夜摇光带着深入地下。夜间寒气阴气重,对于火上有抑制作用,有利于他们。夜摇光用了空间,他们可以不用元神出窍,直接驾驭空间深入地下,到时候将肉身留在夜摇光的空间,距离近自然元神回体更容易。

  “阿湛,我把桃桃和叶蓁留给你。”温亭湛不能跟着他们去,一晚上他们未必能够回得来,这边还有事温亭湛得亲自做,比如安排弟子的事情。

  “我已经把事情交给了明诺。”温亭湛轻声开口,“我们都随你去,包括金子。”

  明诺已经苏醒过来,对于昨天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既然如此,夜摇光索性不告知他,说了也只是徒增烦恼。

  “嗯嗯嗯。”金子猛然点头。

  “摇摇”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当年蓬莱岛之事,你的选择没有错,可如果真的能够从头再来,我希望你能带上我。”

  如果不是有后来能够让夜摇光死而复生的法子,温亭湛真的不知道他会成为什么样子。那种撕心裂肺刻骨铭心的痛,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他希望,有朝一日,若是当真他们没有资格选择活下去,那就自私一点,拽着对方一块下黄泉。

  生不弃,死不离,生死长相依。

  夜摇光眼眶一红,她吸了吸鼻子:“好,我们一家人,日后无论多少艰险,都一起!”

  对于去火山之中,夜摇光是有把握的,她坚信通过了银光水和火晶石的淬炼,空间一定能够承受得住,既然她认为没有危险,为何不敢带着至亲至爱一道呢?

  夜里,当琅霄真君和万合真君依约前来,夜摇光将他们带入空间,看到温亭湛和两个孩子,都是一阵错愕,琅霄真君略带责备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摸了摸鼻子:“我相信我空间万能,莫说我觉得没有危险,便是当真有危险,与其让他们看不到而惶惶不安,不如让他们陪着我经历磨难,我的夫君和孩子都不是经不起风浪之人。”

  夜摇光都这么说了,且看他们一家人分不开的架势,琅霄真君和万合真君也不好开口阻止。夜摇光就立刻催动着空间,深入地下。空间自从变成了生命之器,夜摇光就可以控制它的大随时变成芝麻一点大或者直接变成无形体都可以。

  这是雪山,夜里本就寒气重,初时他们深入的时候,还真的是越来越冷,外面漆黑一团,修炼者的他们也是看不甚清晰,那股寒气还是影响了空间,越深入空间的气温就越低,只不过并不是无法承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夜摇光感觉到温度可能降低到寻常寒冬的样子侧首问温亭湛:“冷么?”

  温亭湛摇头,几乎是下一秒,寒气就散去。

  有光慢慢渗透进来,红亮一片,从空间看出去,漆黑的岩石像烧红的炭,泛着一点点火光,热度寸寸袭来,很快红彤彤的焰火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