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89章 可以让他永远闭嘴
  “阿湛,这位巫师”夜摇光欲言又止。

  眼底晕开点点笑意,温亭湛轻轻的摇头:“不是。”

  眉头松开,夜摇光也希望不是:“可他是被孔峒带进来。”

  背靠太子妃,孔峒算是皇亲国戚,不过孔峒那样的草包,怎么可能寻到这样的高人?原本夜摇光是没有这样联想,但方才明诺的提醒,让夜摇光不由自主就想到这一层。

  “正是因此,我才能够断定他是早就盯上了狰。”温亭湛轻声对夜摇光解释,“一事不烦二主,陛下既然已经派了明诺这个知情人来,表明了对我的态度,想要放我走一次。就不可能背地里还让孔峒带一个人来对付你我,这并不是陛下的行事作风。”

  兴华帝从来不是一个举棋不定之人,他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帝王,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犹豫不决。夜摇光的意思,温亭湛明白,孔峒那样的身份接触不了这样的奇人,但是兴华帝可以,毕竟夜摇光在皇宫不止一次察觉到了修炼者的气息。

  不是兴华帝,孔峒又没有这个本事,那就只能说明是这个人寻上了孔峒。为何寻上孔峒?自然是跟着孔峒掩人耳目的混进来,企图摸清他们的底细。正好孔峒在温亭湛这里受了挫,想要扳回一城,挽回些许脸面,这个时候一个奇人异士被他遇上,以他的智商肯定是迫不及待将之邀请而来,打算借助其降妖伏魔,在温亭湛面前扬眉吐气。

  这个人必然是潜伏在孔峒的营帐,巫师的能力他们尚且没有多少了解,他应该是等到温亭湛他们回来,清楚的确定了他们这一方人的实力,这才离开,顺带将孔峒这个草包带走。

  “估计是看孔峒大小也是个官儿,必要时候用来牵制你和明诺从而牵制我们。”夜摇光猜测道。

  “不仅于此。”温亭湛摇头,“他这么匆忙的离开,应该是因为冥祭族长的到来,恐防自己被暴露,二则他对我们应当不了解,想要从孔峒的嘴里套话。”

  “那他可就打错如意算盘了。”夜摇光冷笑。

  孔峒是什么牌面上的人物?温亭湛只需要确定他的去向,随时可以让他被死亡。再说对他们的了解,孔峒那德行,就算对方真的询问什么,他也会把夜摇光和温亭湛十分的本事说成五分,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想要和温亭湛一较高低的架势不要太明显。

  “正是如此,这位巫师才和陛下无关。”温亭湛含笑总结。

  夜摇光算是被说服了,兴华帝派孔峒前来做入册清点之人,极有可能就是看中了孔峒身份不低,且出自孔家,江山迟早要交给萧士睿,也是让朝廷中人知道他对萧士睿的信任,进一步巩固萧士睿的权利和地位,同时孔峒足够的蠢。

  温亭湛和夜摇光若真的顺着兴华帝的意思,借这次事件死遁,就孔峒那样的人,只怕恨不得拍手叫好,放个几天几夜的烟火来庆祝,哪里会去细究温亭湛和夜摇光的死因,更不可能发现任何端倪。如此一想,也不得不叹服兴华帝的心思细腻。

  到时候有中立派只听从皇命的明诺和明显与温亭湛不对付的孔峒作证,只怕没有什么人会怀疑温亭湛的死因有诈。

  “想来,这位孔大人在帝都没有少诋毁你。”若非他不服气温亭湛深入人心,兴华帝也不会派这样一个人来。

  “一个无关紧要之人,何须在乎他之言论?”温亭湛却浑然不在意。

  看他这个架势自然是知晓孔峒在帝都的言行,他从来不制止,他素来相信,任何人做得再好,都会有人挑剔与憎恨,人的所求不同,站的位置不同,哪怕是为天下计,真正的造福万民,也是会触犯某些人的利益。而有些人,哪怕是没有触犯利益,优秀的存在也是令人嫉恨的因由。

  喜一个人容易,恶一个人更简单。若是都要去斤斤计较,只怕得活生生将自己闷死,气死和累死。

  “那这人是救还是不救?”

  从私心上来讲,夜摇光是非常不乐意救这样一个令人厌恶且还不尊重她丈夫的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从道德和原则上,夜摇光又不能坐视一个无辜的人就这样遇难。

  “那位巫师到底是好是歹,尚且不能定论,只要他不是杀人如麻之人,孔峒应当没有生命危险。”这样的巫师也不屑对孔峒下手,除非他自己作死,不过温亭湛话锋一转,“必要时,就让他永远闭上嘴。”

  温亭湛的目光依然温和,语气也不见沉,可他的话却刻骨的冷。

  他从来不是善男信女,孔峒这样的人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跳梁小丑,蝼蚁都不算。死了也无关紧要,他又不曾主动杀人,这位巫师也是孔峒自己送上门,自己招来的恶果自己品尝。

  “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夜摇光也松了口气,她其实更多的是担心,温亭湛为了局势会想法子拉他一把,到底是孔家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现下温亭湛既然这么说了,夜摇光也就不去管孔峒的死活。

  等到明诺处理好之后,他们目送走大军拔营走上官道,才结队往山上,他们的脚程都很快,明诺是极其信任温亭湛夫妻,一个侍卫不带,就让金子带着,到了山上夜摇光还担心明诺的身体承受不了,却没有想到明诺反应很是正常。

  果然是武将世家出身,体魄就是比一般人强健。

  这次他们代表着朝堂之人正大光明的来,明诺手上还有兴华帝的手谕,普灯大师自然是没有拒绝他们的理由,大开寺门,将他们迎了进去,并且立刻着僧人安排他们。

  般若寺的僧人极少,一下子就忙得脚不沾地,见此夜摇光对普灯大师道:“大师,您慧眼如炬,不会看不出我们带来的并非朝廷之人。事急从权,大师不拆穿我已经很感激,就别让印光小师父他们忙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