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493章 和你爹演技一样好
  不由心生戒备,巫师和冥族长同出一宗,冥族长都没有看出她身怀麒麟子,这位巫师应该也不行,可除了麒麟子她的身上还有什么值得这位巫师这般重视?

  也不对,方才在大堂她也在温亭湛的身侧,这位巫师都没有表现出异样,还是说那时候已经盯上她,只不过是不动声色?

  个头比较矮,又聪明得不行的温叶蓁,并且能够看到巫师存在,他更直观的发现这个人,不,是这个人体内的巫师在盯着他的母亲,非常不乐意的抿了抿小嘴,他给温桃蓁暗示。

  “哇”温桃蓁秒哭,挥着手,“怪叔叔,走开,走开!”

  温桃蓁这样一哭,孔峒就特别尴尬,脸色也不好看,但再没风度也不可能和一个这么小的姑娘计较,并且他也没有理由再靠近,温亭湛立刻将女儿抱起来。

  “孔大人,小女幼时受过惊吓,不喜陌生人靠近。”温亭湛一边安抚,一边谴责孔峒。

  孔峒身体里虽然有巫师,可这会儿主宰的到底还是本人,他再草包,也是受过世家礼仪熏陶,能够得到孔家的重视,本事可以没有多大,但身为世家子弟的气度还是要有,若非被驱使,他也做不出才刚刚见面,就靠近人家这么小的孩子之事,毕竟他和温亭湛不熟。

  这会儿被温亭湛暗指失礼,也无从辩驳,只得讪讪的致歉:“是我见令嫒生的玉雪可爱,便情不自禁生了亲近之心,冒犯之处还望侯爷见谅。”

  “爹爹,爹爹,我不要留在这里,我要离开,离开!”温桃蓁趁机挂着两颗泪珠,可怜兮兮的在父亲怀里扭动,小手指着寺庙外。

  “桃桃,我们还有事儿,等爹爹办完事,我们就离开可好?”温亭湛装模作样的低声哄着。

  “哇”被父亲拒绝的温桃蓁,立刻更加大声的嚎啕大哭。

  一时间,清幽宁静的寺庙就响彻了她的哭声,引来了不少僧人,温亭湛依然低声哄着,孔峒尴尬的站在那里,这个时候也不好开口离开。

  “这会儿天色早,就带她出去走走,哄好了再将她带回来便是。”夜摇光开口。

  温亭湛看着哭得极其委屈,是妻子发了话才收了些声,包着泪水的眼珠子泪汪汪望着自己的女儿,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好好,爹爹带你出去玩会儿。”

  “娘亲,我也要去。”温叶蓁仰着小脸,一副姐姐出去,我也要的架势。

  夜摇光有些为难的看了看佛塔方向,又看了看儿女,最终牵着温叶蓁:“那我们出去走走,不过只能玩一会儿,就得回来背书。”

  “嗯嗯嗯。”温叶蓁立刻笑着重重点头,就是这个年纪该有想要出去玩乐的样子。

  于是一家四口就这样正大光明,当着所有人的面走出了般若寺。孔峒和巫师都看着夜摇光远去的背影,不过压根没有想到这只是一场戏,自然就对他们一家四口离开寺庙没有任何怀疑,只当是夫妻两拗不过孩子,更不会想到他们夫妻已经打起了他躯体的主意。

  “娘亲,桃桃唱得好不好?”一出了寺庙,小丫头的泪水就消失了,若非眼眶还是红的,夜摇光都怀疑她刚才没有哭过。

  对上一脸求夸奖的小女儿,夜摇光默默移开视线,落在温亭湛身上:“我终于发现桃桃和你的相像之处。”

  不用妻子开口,温亭湛都知道她要说什么,唇角舒展,露出两个梨涡,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小脸:“桃桃真厉害。”

  妻子已经不止一次说过,他比那唱大戏的人还要能耐,这会儿是发现了女儿遗传了他这种本事。毕竟夜摇光过于刚正的心,让她大多数情况下无法演一出好戏。只有对待恶人,她在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情况下,才能够发挥出水平,不像温亭湛,任何场合任何情况都能够信手拈来,忽悠人忽悠得理直气壮。

  “娘亲,桃桃唱得好不好!”得到父亲的夸奖不够,因为父亲经常夸奖她,但是母亲很少夸奖她,虽然母亲也不过分在她面前夸奖弟弟,可她却知道母亲对弟弟更多赞赏,虽然她不介意,可她还是希望自己也能够得到母亲更多的赞赏。

  凑上去,就在女儿萌萌哒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桃桃的演技像你爹一样炉火纯青!”

  “咯咯咯”小姑娘终于心满意足的笑出声。

  夜摇光将他们三人送入空间,让金子去寻冥祭,并且陪在冥祭的身边,确定巫师没有脱身,这位巫师的术法比她高,若是他回体,正面对上她会吃亏,但其他人也不能离开,他已经摸清了他们的人,若是贸然离开会引起他的怀疑。

  不过夜摇光有空间在手,不到万不得已,夜摇光是不会轻易暴露,就算巫师在他的躯体身边布下了阵法,夜摇光也可以悄无声息的靠近,等寻到之后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再决定如何应对。

  将巫主的力量和渡劫期画上等号,夜摇光圈定了他身躯可能所在的最大范围。

  “我们往有松叶的地方寻。”温亭湛忽然开口。

  “松叶?”夜摇光疑惑。

  “孔峒回来的时候脚底有松叶,数量不少,且磨损并不严重。”温亭湛的目光落在四周,“摇摇,你看这四周五里之内并没有松树,若是他踩过松林,走了超过五里之路,松叶还能够保存完好?”

  夜摇光默默的看过去,围绕在般若寺方圆五里之内的确没有松树,而四周的路泥泞不堪还有不少雪,这样一路走下来,别说磨不磨损,只怕早就被雪和泥擦掉。

  那么就说明,孔峒并不是自己走了这一段路,而是被巫师凌空从一个有松叶的地方直接送到般若寺的门前,如此一来,就意味着巫师很有可能之前和孔峒在一个松树茂密之地,那么就可以说那个地方有巫师的身躯,亦或者距离巫师的身躯并不算远。

  这样一来,范围就大大的缩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