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00章 金子的敏锐
  然而,往往是谁先亮出最后的底牌谁才是真正按耐不住的人!

  这是温亭湛教给夜摇光。

  对此,夜摇光反而不恼了:“那就让偃疏巫主亲自去试一试,我也想看看偃疏巫主到底多大的本事,能不能仅凭元神就对上几位真君,拭目以待!”

  言罢,夜摇光还补充一句:“对了,偃疏巫主可千万不要把你的爱宠睚给调走,否则我可就逃之夭夭啦。”

  不去看偃疏巫主气得快要扭曲的脸,夜摇光心情倍爽的意念一动,切断了幽灵珠薄弱的感知力。

  将幽灵珠直接挂在自己的身上,再不给任何一点机会,她有麒麟跟着,幽灵珠在她身上别想作妖。

  “接下来,就看金子的了。”夜摇光对温亭湛道,“第一次,让它独自面对,我还是有些担忧。”

  并不是对金子的不信任,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夜摇光从来不是个瞻前顾后之人,从她做出选择,她就给予了金子十足的信任。

  而是就像她自己所说,她把金子看得和桃桃与叶子一样重要,孩子要面对危险,她如何能够不忧虑。

  “我们一起拭目以待。”温亭湛对于金子更加放心。

  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这边偃疏被夜摇光肆无忌惮的态度激怒,尤其是想到自己的身躯有一日竟然下了锅,只怕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坦然接受。

  但是就像夜摇光说的那样,他不可能真的真刀真枪打进去,如果他有足够的能力解决这么多真君,他何须弄到现如今的局面,直接上去打服了,让他们乖乖听话。

  没有身躯对他许多巫术限制,力量也被消减,就更不可能动手。

  不过要他就这样对夜摇光这个大乘期以及她那炫耀的世俗之人夫君低头,他绝不会甘心!

  于是,他转头就抛弃了孔峒的身躯,明明白白的出现在了冥祭的面前。

  “我当是谁,原来是偃疏巫主。”冥祭看清了来人的面目,竟然是熟人。

  其实冥祭早有猜测,毕竟巫主并不多,不过也不可能只有偃疏一个,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轻易开口,否则做成了误导,致使有些人受伤,就是他的过失。对付白巫师和黑巫师的方法是截然相反。

  “冥祭,我们又见面了。没有想到,你竟然牵扯世俗之人的事情。”不知道温叶蓁有灵目,偃疏自然把泄露他行踪的事儿记在冥祭的头上,语气极其不善。

  “你不也为了狰而不择手段,我和温夫人有些渊源,她对我冥族有恩。”冥祭大大方方的认下,反正他一点也不惧偃疏。

  偃疏再恨他,也不敢杀上冥族,可单枪匹马的生死决斗,就算输了也只是他修为不够,怨不得别人。

  “有恩就好。”突然,偃疏一阵狞笑,他手指决位变化,面前一阵波动,旋即一条三头蛇浮现出来,是隔空的投影,就像夜摇光提醒的那样,他不可能调走睚给夜摇光逃跑的机会。

  三头蛇硕大的脑袋探过来,它的眼睛行成一个电视机,放着夜摇光他们在空间里的一切,不好偃疏是个好的剪辑师,把画面剪辑得十分到位。

  从画面看来,就是夜摇光几人仿佛手困在某一个地方,在小心翼翼寻找出路,旋即就是夜摇光以幽灵珠和他通话的画面。

  他和睚是本命相连,他看到的自然能够分享到睚的眼眸里:“他们夫妻已经落入我手中,你们若想他们平安,就替我取得狰的身躯!”

  画面消失,和冥祭一起的万合真君他们都是脸色一变,看向偃疏的目光格外的凌厉:“偃疏巫主,是不把万仙宗和缘生观放在眼里!”

  “偃疏巫主,温夫人对整个修炼者无数宗门有大恩,不仅我们宗门,就算是灵修,万花之皇也是渊源颇深,偃疏巫主若是伤了温夫人,只怕将会在修炼界没有立足之地。”苍宗主挺身而出,一点也不夸大其词的对偃疏发出警告。

  如今的夜摇光,广结善缘,若非为了夜摇光的名声,苍宗主只怕连万妖谷和魔门也要说出来。那句伤了夜摇光,再无修炼界立足的话,绝不是危言耸听。

  不需要缘生观,万仙宗亦或者蜀山派振臂一呼,受过夜摇光恩惠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偃疏,否则心里有了亏欠,不利于修行。至于杀了偃疏的孽障,那就只能另想法子抵消,至少苍宗主自己是愿意。

  虽然听说了夜摇光这个人,不过偃疏还真不知道夜摇光这么举足轻重,不过如今的情势已经由不得他退步,他把夜摇光那一套拿出来:“温夫人的生死,取决于诸位,我只要狰,得到狰,我自然放人。”

  几人面面相觑,但又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要他们就这么被他驱使也是绝无可能,万伍真君开口:“容我等商议一番。”

  知道他们是想要试图寻找和联系夜摇光,不过偃疏没有太多时间:“一日。”

  说完,偃疏就转身离去。

  “金子你联系一下温夫人他们。”冥祭虽然觉得偃疏这么寻上门,说得不可能是假的,但还是抱有一丝期望。

  金子立刻动用神识,可惜被阻隔,这反应让所有人心一沉。

  “师傅和我之间有这阻隔,无法打破。”

  “是睚。”冥祭第一反应,“睚的巫力极深,五勾飞神枪都未必能够刺破,可以阻隔一切力量,当年我也陷入过其中,无法与族人取得联系。。”

  金子皱了皱眉:“那头三头蛇,身躯庞大,师傅就是被困,有空间在手,以师傅对桃桃叶蓁的保护,也断不可能任由它出现在桃桃叶蓁的面前,会吓坏他们。”

  金子在刚刚到画面里看到了温桃蓁和温叶蓁一闪而过当时就觉得不对劲,这会儿想明白矛盾之处:“不对,师傅没有被睚困,师傅应该是在空间里,被睚困住,那我和师傅就是因为师傅封闭了空间才会无法联系!”

  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得通,为何会看到温桃蓁和温叶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