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08章 杀!!
  在狰分裂出要对付琅霄真君的元神没有补给上来之前,他握着长剑朝着偃疏推算出来的地方如流星般划过去,摇曳了一串星光,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琅霄真君这一退,他们的主力就消失,虽然应付琅霄真君的元神也重新被狰凝聚回去,可夜摇光他们却明显感觉到应付起来更吃力。元神分裂,可形成一个独立的个体,不需要主元神指挥,完全可以自主,夜摇光真是恨死了这样逆天的本事。

  时间久了,狰也不是傻瓜,它到底是摸清了夜摇光的步伐,使得夜摇光闪躲没有之前那么的容易,一个不慎就会和狰来一个亲密接触,代价就是被掀去血淋淋的一块肉,有时候甚至直接被抓入骨头。

  很快,她浑身都是鲜血淋漓,发丝也松散,看起来很是狼狈,万合几位真君和她也差不多。最可怕的是,夜摇光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已经越来越薄弱,之前一枪就能够戳散一缕元神,现如今颇有些后劲不足,一枪贯穿了狰的身体,最终还是被它给逃脱。

  夜摇光握着长枪的手紧了紧,指尖的血顺着长枪蜿蜒下去,最后凝在了枪头锋锐的剑尖,夜摇光感觉到了长枪的躁动,冰凉的力量从下而上汇入她的掌心:“其蓁,别动,娘亲只是皮外伤。”

  从她第一次受伤到现在,其蓁一直想要冲出来,是夜摇光一遍又一遍的用神识控制着它,现在还不是让他暴露在狰的面前之时,现下狰的全部元神都在这里不远处,可不像是在冰湖时的时候,夜摇光把其蓁当做对狰的最后一张底牌,这么快就翻出来,还不知道狰有多少能耐没有使出来。

  对面的狰仿佛感觉到了夜摇光的精疲力竭,它们像群狼一样缓缓的围了上来,夜摇光却不曾后退,她握着长枪严阵以待面色冷然,并没有主动攻击,而是等待着狰先出手。

  左右两边的先一步飞纵而来,几乎是紧接着前后也朝着夜摇光冲来,还有一只凌空飞跃从虚空之中宛如一只利箭,飞驰急射,擦得空气都溅开火光,迅猛击向夜摇光,似乎要一击将夜摇光的神魂给穿透。

  夜摇光长枪横握,最后一点气力全部被她逼出来,身子迅速飘旋一转,一圈圈长枪划出火光绕开,将前后左右的四只逼退。现在要躲避空中飞来的那一只已经不能,夜摇光足尖在虚空之中轻轻一点,看似鹅毛落水,却依然在空气之中点开了一阵波纹,可见夜摇光使出的气力有多大,她完全不闪躲,长枪大半身贴着她的臂弯,对着已经到了近前的狰狠狠的刺过去。

  凶猛的力量让她的手一度失去了知觉,长枪刺入狰的身体阻拦了它的进度,却依然还在一寸寸的逼近。

  风,撩起了夜摇光披散的长发,她潋滟的眼瞳之中,火一般的身影一点点的放大,缭绕的火焰似乎要将她的眼珠给覆灭,那刚猛的劲风将她的长发疯狂的吹到后面,粉白的肌肤照亮得通红,狰长大的狰狞口对着夜摇光,上下颚距离夜摇光的头颅和下巴只有一寸的距离。

  却停了下来,火焰也一寸寸的黯淡,很快就如烟被风一丝丝的吹散。

  “呀”

  夜摇光一阵高喝,在长枪串起来的狰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拽着它拉动横扫,半空之中,火热的光刺目的划开了一个圆弧,夜摇光另一只手手诀一变,那火焰化作了一团团火球,被飞弹开,朝着另外四只再度飞扑而来的狰砸去。

  四只狰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就是这个时候!

  在它们这一滞之间,夜摇光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发的力度和速度,身法诡异,快得令人看不清,她鬼魅一般出现在一只狰的身后,长枪划过,干净利落。

  还不等上一只消失,下一只已经中招,就是这样眨眼间夜摇光就杀了三只,独留下一只。

  也不知道是不是琅霄真君成功的牵制住了狰的主元神,这一次竟然没有再增加补足。

  夜摇光仿佛杀红了眼,她像恶魔一般足尖在虚空之中轻点,身子飞掠而起,长枪冲着最后一只狰直刺而上,狰身子一偏就闪躲开,同时它的一爪子朝着夜摇光的后背拍下去。

  夜摇光完全不躲,生生的承受了它这一击,手中刺出去的长枪在双手间一转,从她的身后,由下而上斜刺向狰,她被狰的一掌拍得仿佛骨头都碎了,身体不由自主的下坠,完全无法提气控制自己,而最后一只狰也在她下坠,越来越远的视线之中随风而散。

  “摇摇!”原本他们为了不殃及无辜生灵,在高空之中作战,温亭湛根本看不到夜摇光,不过温叶蓁却看得到,他立刻告知了温亭湛。

  等到夜摇光的身影映入了温亭湛的眼帘,看着浑身是血的夜摇光,明显经历过一场浴血奋战的模样,温亭湛的心脏宛如被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他算着速度和位置,一个飞掠而去,将夜摇光抱入怀中。

  “没事”夜摇光已经相当的虚弱,是气力耗尽的虚弱,并不是受伤过重。

  夜摇光看着她浑身是伤,皱着眉抿着唇:“药,给我药。”

  手一拂,空间内的药箱出现在夜摇光的身旁,温亭湛此刻心像架在火架子上烤着,但他面色却极其的冷静,手上的动作有条不紊。

  夜摇光看着两个儿女,叶蓁的神情和温亭湛几乎是一致,桃桃的眼眶通红,含着泪水,却不让自己哭出声,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夜摇光就把他们带入空间,她身上还有很多伤比较隐晦,总不好光天化日之下宽衣解带。

  “有时候,我真想和你换一换。”给夜摇光处理好伤口,温亭湛将她抱在怀里,低声在她的耳畔道。

  让他来做那个冲锋陷阵的人,而她来做他的军师,如此每次受伤的人就是他。

  “你是要让我做那个身不痛而心痛的人么?”夜摇光侧首,对上他的双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