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09章 利益捆绑
  “我家的摇摇,越发嘴利。”温亭湛还真被夜摇光说的无从反驳。

  掌心贴上他的脸颊,夜摇光的声音轻柔:“阿湛,现在很好,我没有你那么强大的内心,经受不起一次次的痛,上苍偏爱我,才让我做这个不用心伤之人。”

  时机不对,夜摇光和温亭湛没有时间腻歪,等他们简单的处理好伤口,夜摇光吞了培元丹之后,就出了空间,万合真君也已经落下,受的伤比起夜摇光只重不轻。毕竟她应付的狰所分裂的元神要比夜摇光强劲许多,夜摇光连忙上前,将准备好的培元丹递给了万合真君,用伤药大略的给她处理一下伤口。

  也许是看夜摇光和万合比较弱,狰的主力不是朝着她们开火,冥祭和其他几位真君就没有这么轻易挣脱,而且狰对付他们的法子已经改变,几缕神魂凝聚,现在他们都是一人一缕神魂,他们原本就在之前的车轮战受了伤,消耗了气力,这会儿还要对付全盛之时一样强劲的狰,几个人都落了下风。

  “师傅,我去帮帮忙。”金子对夜摇光说了一声,就朝着半空之中飞掠而去。

  之前它留下来是为了保护温亭湛和温叶蓁姐弟两,这会儿夜摇光在,虽然夜摇光的气力耗尽,但使用空间是完全没有温亭湛,要保护温亭湛和两个儿女轻而易举。

  夜摇光就算想帮忙这会儿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她也不知道琅霄真君哪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形,转头看向由始至终没有出手的偃疏,动了动嘴她终究没有开口。

  偃疏双手环臂:“温夫人开口求助,当真这般艰难?”

  “并非我拉不下脸,而是我觉着若巫主有心,无需我开口。可巫主若无心,我并不想强人所难,这世间并没有规定谁一定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没有规定谁一定要除恶扬善。”夜摇光淡声解释。

  “我的确无心,可不妨碍我乐意温夫人欠我一个恩情。”偃疏很认真的对夜摇光道。

  这话并不是要调戏夜摇光,也不是逗弄夜摇光,偃疏没有那个心思,他纯粹是看重了夜摇光的人脉,有着夜摇光这样人欠着一份人情,是百利无一害,当然他自然不会去帮琅霄对付狰的主力元神,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不会动手。

  对上夜摇光投来的目光,偃疏也把话说的清清楚楚:“我可以施术,将狰藏匿到其他人体内的神魂吸出来,这笔买卖,温夫人不亏。”

  夜摇光的目光一亮,不过她依然极其防备,偃疏这种极度以自己利益为先,虽然有底线但却没有多少操守的人,夜摇光欠他一个人情,日后只怕不好偿还,不过狰哪怕被灭了主力元神,只要它还有其他一缕元神尚存,也是会卷土重来。

  最令夜摇光头疼的就是,最开始他们都没有想到狰打得什么主意,她就击退了两缕元神,其他几位也不知道多少,就算他们记得清楚,一会儿人跑了,茫茫人海他们到什么地方去阻击?若偃疏有一劳永逸的法子,自然是最好不过。

  “偃疏巫主,你应当对我的脾性有所了解,我这个人死脑筋,尤其是涉及为人处世的原则,有时候那么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妥协。我可以欠你一个恩情,但我未必能够换得如你所想的那般好。”丑话,必须说在前头,偃疏什么事都敢做,她可不想到时候助纣为虐。

  “哈哈哈哈,温夫人,这世间竟然有你这等人,也是令我大开眼界。”偃疏忽而笑道,“行,我答应日后寻上门,绝不让你做在德行上有亏或是为难之事。”

  “那好,请偃疏巫主施法,这个人情我夜摇光欠下了。”夜摇光很干脆。

  偃疏轻轻摇了摇头,都不知道怎么说夜摇光,夜摇光完全可以告诉他,狰逃跑了,日后强盛起来,他这个践踏了狰肉身的人落不到好,让他明白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却偏偏不说,非要以欠下他一个人情为代价。

  “摇光”趁着偃疏去施术,万合将夜摇光拉到一边,控制着声音传播的范围,“你日后不可这般实在,太吃亏了。”

  “太吃亏?”夜摇光扬了扬眉,含着笑用手肘捅了捅温亭湛,“你觉着呢?”

  “我家摇摇不是个吃亏的主儿,若有一日我家摇摇吃了亏,那就是我这个做夫君的失职。”温亭湛轻声细语的说道。

  夜摇光眉眼一弯:“还是你懂我。”

  她的确可以借由偃疏也被这件事牵扯在内,让偃疏主动出手,除非偃疏放弃狰的肉身,否则狰活着偃疏也会被报复。可如此一来,的确和偃疏划清了界限,但却也划清得太干净。不利于眼下的局势,她答应偃疏,并不是她多么的大义凛然,多么的勇于付出。

  而是在眼下给自己寻一份保障。

  偃疏既然开了口,必然是有什么地方是真的用得上夜摇光,如此一来,为了日后得到夜摇光的回报,他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夜摇光有性命之忧,至少在他能力范围内,亦或者在日后夜摇光能够给他带来的利益高于眼前的付出之际,他一定会出手护着夜摇光。

  如果他干干脆脆的拒绝了偃疏,没有任何利益可图,偃疏很可能果断的在除了诛灭狰的事情以外袖手旁观,没有了夜摇光他和其他人尽力也是一样。

  对付偃疏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益捆绑。

  至于以后还的时候,未必不能让偃疏反过来欠她。就像这一次,明明是偃疏欠她在先,可短短两个时辰,不但偃疏还清了,她还反欠一次。

  今日偃疏怎么对她的,他朝偃疏有求于她的时候,她也可以如数还给他。

  这时候的偃疏尚且不知道,他取出了一把伞,这把伞五颜六色,边沿还缀着流苏,看起来极其花哨,等到这把伞升到半空之中后,偃疏对夜摇光道:“借温夫人长枪一用。”

  夜摇光不解,但还是将长枪给了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