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10章 无限循环
  五钩飞神枪到了偃疏的手里,他两指凝气,围绕着五钩飞神枪转了一圈,一股气力就从枪刃给逼出来,浅淡的火光,正是属于狰的力量。进本站。

  只有夜摇光用了兵刃对付狰,她的兵刃短时间内会有属于狰的气息,需要引神魂自然是需要指定引谁的神魂。

  “偃疏巫主,你会不会把”明白了偃疏的用意,夜摇光深深的担忧,她看着琅霄真君消失的方向,她很害怕偃疏将狰的主神魂给引来,到时候

  “我这把引魂伞,还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偃疏既然敢动手,自然是有把握,“与其担心我,温夫人倒不如先把自己的气力给恢复。”

  “我的气力已经耗尽,岂是一时三刻就能够恢复?”如果她还有手串储存力量到是挺快,关键是她的吸灵手镯吸的灵气,而她根本消化不了灵气,她只能吸纳普通的五行之气,她也试过用吸灵手镯吸五行之气,只可惜吸灵手镯嘴刁,看不上根本不吸,她也无法强迫。

  “生命空间,无限循环。”偃疏给了夜摇光个字。

  生命空间,无限循环

  夜摇光仔细品读了这句话之后,立刻目光一亮“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在空间里循环吸纳五行之气?只有我可以吗?”

  “做人别太贪心。”偃疏冷笑,“因为你是空间的主人,空间才围着你转。”

  换了旁人自然是不行。

  夜摇光也不理会偃疏,当务之急恢复她的气力才是王道。

  “万合真君,这里就有劳你看着片刻。”夜摇光言罢,就带着温亭湛进入了空间,两个孩子在空间里面坐着,分外的乖巧,夜摇光有些心疼,“桃桃,叶蓁,再等等。等娘亲把野兽收服,咱们就可以出去玩。”

  关键时刻,两个孩子很听话,纷纷乖乖的点着头。

  “你女儿和儿子交给你了。”夜摇光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冲着温亭湛弯了弯眉眼。

  然后寻了一个地方就盘膝而坐,她从她的身体里调动仅剩的支撑着精神力的五行之气,五行之气流转而出,在空间自动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之中五行之气的增长极其迅速。

  无限循环,重复利用。

  原来还能够这么操作。

  夜摇光大喜过望,立刻干劲十足,她的双手柔软流转,五行之气在她的波动之下,越发的浓郁和丰厚,等到催发出来更多的五行之气,夜摇光就开始闭目盘膝,将之全部吸纳入体,发现在这五行之气精纯至极,应该是从自己体内的气息催发的缘故,竟然没有一点杂质,直接可以纳入身体里填充。

  比之前的手串更好用,手串还得她将五行之气纳入体内过滤掉杂质,再输入进去,才能够在使用的时候直接拿来用。不过各有利弊,手串是储存,空能是循环再生,手串可以及时补充,空间却必须要时间来催生。

  夜摇光一收手,四周的五行之气就散去,无法凝聚也无法储存。

  对此,夜摇光已经非常满足,也没有花多少时间,她就重新容光焕发,身体充满了力量。

  “阿湛!”夜摇光一高兴,就忍不住和温亭湛分享,当即就朝着温亭湛飞扑过去,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我又恢复了。”

  “嗯,我又得准备好伤药。”温亭湛难得煞风景的开口。

  夜摇光轻轻推开他“阿湛,我们n之人就是要摔摔打打才能够更结实。”

  “摔摔打打,才结实。”温桃蓁把母亲的话奉为圣经,点着小脑袋,她每次摔倒母亲从来不搀扶她,就是要她自己站起来,母亲说这样才不会再摔,这样以后摔了才不会痛。

  一个心爱的妻子,一个疼爱的女儿,温亭湛还能如何?除了宠着,也是没有办法。

  “好了,笑一个。”夜摇光的手指戳着温亭湛的酒窝。

  温亭湛只能给面子的把两个梨涡给露出来。

  “真乖。”夜摇光亲了温亭湛脸一口。

  “桃桃也乖。”温桃蓁眨巴眨巴眼睛期盼的望着母亲,还强调一句,“比爹爹乖。”

  “哈哈哈哈。”夜摇光觉得女儿真的太可爱,比起聪明过分,一点童真都没有的儿子,夜摇光的乐趣大多还是来自于萌萌的女儿,将女儿抱起来,举高之后,狠狠的亲了一口,“没错,娘亲的桃桃比爹爹乖。”

  放下女儿,夜摇光也很公平的抱着儿子,亲了亲他的小脸“叶蓁也乖。”

  “是啊,以前只有阿湛乖。”温亭湛不咸不淡的开口。

  “桃桃,咱们羞羞爹爹,爹爹和桃桃争宠,羞羞。”夜摇光握着女儿的手指刮着小脸。

  虽然不太明白什么是争宠,但不妨碍温桃蓁理解爹爹一定是和她抢东西,父亲这么大还和这么小的她抢东西“羞羞爹爹。”

  温亭湛只能纵容而又无奈的看着夜摇光母女。

  短暂的放松了片刻,夜摇光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逗留在空间里享受天伦之乐和温馨时光,安抚好了两个孩子,夜摇光还是带着温亭湛出了空间。

  外面的形势大变,好几道狰的元神围绕着偃疏的那把伞,却不知道因何故,那些元神就像跌入了旋涡无法自主的浮萍,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牵引,哪怕不断的愤怒咆哮,却最终根本无法挣脱。

  “巫师的力量果然神秘莫测。”夜摇光看得啧啧称奇,这些元神,他们对付起来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换了偃疏感觉竟然是如此的轻松。

  “并不轻松。”站在夜摇光旁边的温亭湛开口。

  偃疏虽然面色如常,可他能够感觉到偃疏的眼底越发的凝重,这是一种渐渐吃力的反应。

  想来这些神魂在这把伞引导的力量漩涡之中也在挣扎和反抗,偃疏的巫术也不知道是精神力为主还是其他力量为主,温亭湛没有夜摇光那么乐观。

  不过好在,这些元神在一缕缕被搅碎,每击破一缕,偃疏就能稍微松口气。

  “这里应当没有事儿,我们去寻师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