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14章 合力对付
  这个时候,是狰两缕元神交汇的时候,是它牵制之力最薄弱的时候,但也是它迸发出来的力量最强劲的时候,夜摇光抓住幽灵珠的时候,就感觉到那一缕缕的风像刀一样割在身体上,虽然没有皮外伤,但疼得宛如挖骨。

  她却抓着幽灵珠不放,运足了气力,狠狠一拽,似乎要将天都拽下来一般,夜幕仿佛都生出了褶皱,像硬生生的从天际之上摘下了一颗星星,夜摇光费力将幽灵珠从狰的牵制之力中扯出来,她没有进入空间,而是借助了这股反弹之力,将自己弹飞出去。

  同样的选择还有偃疏,偃疏也撤回了护体之气,手些皮外伤无碍,就借助狰的力量飞弹出去,弹出了狰的气力范围之内,才刹住了脚。不同的时,偃疏本就距离狰较远,受到了冲击力并不大,而夜摇光为了夺回幽灵珠,几乎是贴着狰,那股冲击力让她刚刚一停下,就浑身筋脉抽痛,喉头涌上一股腥甜,被她给压下去。

  她飘然转身就去了龙脉所在之处,偃疏绕过了狰几乎是和她同时到达,夜摇光将幽灵珠递给他“还望巫主鼎力相助。”

  “事到如今,我还能逃得了?”偃疏难得一本正经道。

  如今他已经是骑虎难下,就算这个时候他抽身离开,等狰把夜摇光他们都灭了,也会寻到他报复,毕竟他的气息已经入了狰的脑海里,兽类本就对于气息敏感,更何况是上古凶兽。

  唯一的活路,就算并肩作战,一块将狰给诛灭。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真是见了鬼。偃疏知道这一刻都觉得夜摇光有毒,明明他想要明哲保身,也不知为何在那一刻不惜暴露自己也将幽灵珠扔出去是抽了哪门子疯。

  “神枪还你。”偃疏接过幽灵珠,将神枪还给了夜摇光。

  再次从夜摇光的手里接过幽灵珠,意义已经变得不一样。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眼底都是那种可以将后背托付的信任。

  瞬间分开,龙脉依然悬浮在正中间,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对着狰严阵以待。

  此时的狰收敛了全部外放的气力,它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战意,看着中间悬浮的龙脉,像丛林之中的兽王,优雅而又傲然的往前踱了两步,浓浓的上位者威压扑面而来。

  夜摇光的心没有来由的一紧,她很清楚的感觉到,眼前的狰是她遇上的前所未有的强大。

  它一分为二的时候,可以将琅霄真君重伤,可以轻易的锁定偃疏,可以一掌就险些要了她的命,如今它合二为一,没有了琅霄真君,只有她和偃疏两个人。

  “冥祭族长,你和金子不要参与进来,保护好其他人。”夜摇光开口。

  冥祭的力量所剩无几,金子稍微还好些,就算加入进来也不过是聊胜于无,可他们这样的殊死搏战,尽管在最高空,可依然不排除会有力量散落下去还没有消散,得有人。

  “吼!”毫无预兆,没有任何准备的时间,几乎是夜摇光的话音一落,狰就甩头一阵怒吼,从她张开的大嘴里,一个火球奔腾而出,那速度快得令人看不清。

  映在夜摇光的眼眸里,仿佛一道火焰的闪电眨眼就劈过来,直奔着龙脉而去。

  夜摇光和偃疏都来不及阻拦,好在龙脉也已经不是昔年的龙脉,它浑身一股温和却气势磅礴的气力散开,竟然将狰喷出来的火球给拦下,夜摇光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狰已经脚下虚空一踏,气力如波纹般荡开,它一跃飞纵而来,依然是冲着龙脉。

  偃疏也在同一时间在虚空之中消失不见,夜摇光长枪一划,朝着狰刺去,狰的爪子只是在虚空之中狠狠一跺,扑腾过来的力量就让夜摇光前行艰难。

  而它已经直奔龙脉而去,夜摇光拼尽全力破开了狰的阻力之际,狰已经在龙脉的面前,张嘴又是一团火球喷出来,和之前被龙脉挡下的火球融合,瞬间熊熊的火焰在夜空之中燃烧起来,那巨大的火焰将龙脉包裹,这个时候龙脉终于舒展了身体,它非常灵活的就奔腾出去。

  夜摇光不可置信,龙脉竟然就这样挣脱了狰的禁制。

  当然,狰的速度也不慢,它甚至速度远远比龙脉快,夜摇光亲眼看到它的缩地成寸,比双头人的瞬移都可怕,仿佛它一奔跑,四肢就将空间如抹布一般拉回来一大截,几个纵身就追上了龙脉,它正要从龙脉的后方飞扑下去掐住龙脉,却突然一股力量波动,硬生生的让它的脚步刹住,它恼怒的朝着那一个方向吼了一声,一股气力从它的嘴里如狂风刮出去。

  不是一个攻击点,狰仿佛失去了所有的耐心,那一怒吼,喷出去的气力真的像暴风雨一般刮倒一大片,偃疏就算利用幽灵珠将气息给隐藏,但也快不到眨眼间就躲过一片范围。

  索性狰急于得到龙脉的狰,没有功夫和偃疏痴缠,它只是想要将偃疏这个碍手碍脚的击退,毕竟拥有幽灵珠在身的偃疏,狰要杀也做不到一招秒杀,它现在是唯恐龙脉这块到嘴的肥肉给跑了。

  不过它掀翻了偃疏,再一次要追上龙脉的时候,夜摇光已经追上,她手中的长枪再一次朝着狰刺去,这一次夜摇光选择一跃飞掠到狰的上空,从上往下刺去,和狰交战了这么多次,夜摇光已经了解了狰的弱点,不在头颅而是在背脊,之前偃疏那突如其来的一剑才会把它激怒得这么狂暴。

  面对夜摇光的一枪由上赐下来,狰果然刹住了脚步,和偷袭的偃疏不一样,夜摇光这样公然的朝着它最脆弱的地方下手,很明显是已经洞悉了它的要害,狰如何能够再留夜摇光?

  就见它的身子虚空一踏,就扭身飞旋而上,朝着夜摇光直直的条约上来,似一直锋利的剑,流星赶月的射来。

  夜摇光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在狰顿住脚步的一瞬间,还没有释放力量,她就闪身进入了空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