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19章 母亲,我还在
  夜摇光的痛苦,温亭湛能够感同身受,可他出不了空间,没有办法去安慰她。进本站。

  他也不能像夜摇光一样无法面对,这个也是他曾经饱含期望的孩子,他给它取名其蓁。

  除了有取谐音的意思外,说得是夜摇光是他的稀世奇珍,可这个孩子又何尝不是呢?

  这一刻,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它一点点的消散,强迫自己看着,看着每一寸冰蓝色的星光消失,算是他们父子一场,他最后送它一程。

  等到温亭湛看着最后一点星光随着狰的火焰一块彻底的消失,他才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慢慢平复心情的时候,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伤心,但已经泪流满面的桃蓁突然呆呆的开口“好多小星星,是麒麟吗?”

  温亭湛蓦然睁开眼睛,竟然发现一颗颗冰蓝色的星光竟然从长枪里飘出来,然后在半空之中汇聚飘浮,温亭湛注视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它没有消失,直到长枪里再也没有飘出来的冰蓝色星光,它们就那样悬浮在夜摇光的面前。

  这里本就黑暗,它们宛如黑夜之中的璀璨星河,美得令人窒息。

  “摇摇,摇摇,它还在!”温亭湛抑制不住的激动,对夜摇光道。

  他蓦然响起,长枪里有麒麟的血啊,戈田当年为了泄愤将麒麟的血融入了长枪,也就是那一缕神魂其实并不是麒麟全部的神魂,它尚且还留着余力,而方才夜摇光用长枪联合麒麟杀死狰,是不是在这个过程中,麒麟的气力也可以顺着长枪汇入一些。

  夜摇光完全沉浸在无边的悲伤之中不能自拔,根本听不到温亭湛的声音。

  她从没有哭得这么绝望和悲恸,当年玉皇殿的温亭湛是让她心死,心都死了她哪里还有情绪,完全是一片麻木。可现在她没有心死,她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那种挖心割肉的痛,让她除了痛什么都接收不到。

  “母亲”虚弱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夜摇光终于有了点反应,但是她怀疑是自己极度痛苦之中的幻觉。

  “母亲,我是其蓁。”这声音虽然飘忽不定,但却让夜摇光听得真真切切。

  “母亲,我还在”

  她刷得睁开眼睛,两颗泪水止不住的滚出来,模糊得快看不清的视线只隐隐看到前方一点点光亮,她立刻抹了一把眼睛,这才看到浮动在眼前的冰蓝色的星光。

  她的双唇不可抑止的颤抖,她想要开口问是你吗,我的孩子。

  可不知道为何她竟然突然失去了声音,只能发出两个啊啊的单音节,然后她迅速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捧住那一缕飘浮的星光,宝贝似的眼睛都不敢眨,就这么盯着。

  母亲的目光像温暖的晨光,明明没有任何温度,却让它觉得暖洋洋。

  “母亲,我会孝敬你一辈子。”其蓁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得仿佛风都能吹散。

  但字字句句都清晰入耳,夜摇光想要回应他,却怎么也发不出声。

  “母亲,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其蓁再也坚持不住,它从夜摇光的掌心飘起来,围绕着夜摇光转了一圈,将夜摇光脸上的泪水拂去,就在夜摇光紧紧追着的目光汇聚入了她的腹中。

  直到最后一点星光摇曳着尾巴没入身体里,夜摇光还低着头保持着一种极其僵硬的姿态。

  突然四周的光一亮,是偃疏收敛了力道,没有了偃疏的结界,夜摇光也没有调动五行之气,就这么直线下降,往地面砸下去,偃疏原本以为是夜摇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看到夜摇光都快砸在地上了,都还没有运气,他立刻飘出一缕气力将夜摇光拖住,稳稳的送到地面,到底还是需要一些男女之防,偃疏没有自己奔过去。

  但是落在地上,偃疏却很无语,虽然布下结界的过程,他无法和夜摇光他们交流,毕竟结界是由幽灵珠催发,又不是他催发,他只能催动幽灵珠,人在结界之外,但他却能够看到里面发生的一切。

  “它还在,只不过这一次是神力彻底消失,以后你也别想再见到它,等到你十月怀胎,瓜熟蒂落,你自然能够将它抱入怀中。”偃疏没有好气的对呆呆傻傻的夜摇光开口,“但是呢,从今日起它就和普通的胎儿没有区别,你最好赶紧收拾起你的情绪,并且调理你的内伤,不然你就会真的失去它!”

  一旦流产,就什么都没有。

  麒麟之前不能说话,是因为它是等待轮回的神魂,已经确定要入了夜摇光的腹中,现在它应该是第二道轮回,纯粹的残留元神,所以才能够说话,幸好这样能够安抚一下夜摇光。

  夜摇光这才回过神,她的双手贴在小腹,泪水再一次忍不住决堤而出。

  看得偃疏更加无力,直接闭上了嘴。

  “摇摇,放我出来。”终于看到夜摇光正常来一点,温亭湛连忙开口。

  夜摇光就把温亭湛放了出来,然后扑入温亭湛的怀里,她死死的咬着唇,不敢再哭,害怕自己现在身体禁受不住过大的情绪波动和宣泄,如果真的损伤了胎儿,她会恨死自己。

  可是谁能够理解她经历什么?

  这样的经历,是孩子侥幸回来就能够忘记的么?

  她只怕这一辈子都忘不了自己刺出的那一枪。

  “摇摇,我们一家人都在。”机智如温亭湛都不知道要如何来安慰现在的夜摇光。

  没有亲身经历过bp杀子的经历,谁又能去指责夜摇光的情绪不稳。

  “嗯,我们都在。”夜摇光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不过喉咙特别疼,那声音也像破了嗓子般粗噶。

  温亭湛更加紧紧的抱着她“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很多孩子,我们再也不会失去任何一个孩子。”

  失去孩子是夜摇光无法磨灭的伤,哪怕广明还活着,可也已经彻底的失去,如果再让夜摇光经历一次彻底失去,温亭湛真的很难相信夜摇光不疯掉。14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