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25章 神奇的玉
  “我可告诉你,你可不许去掺合,这笔钱财毁了就毁了。”倒不是不相信温亭湛的实力,而是夜摇光现在一点都不想温亭湛为兴华帝做事儿,心里膈应。

  这一次他们没有按照兴华帝的想法离开,离开了般若寺,还指不定兴华帝有什么损招等着他们。尽管温亭湛说,兴华帝这样做是情有可原,是他的身份所限。她的确很善良,但她没有温亭湛那么宽广的心胸。回去之后还要对付亓,她已经足够的仁至义尽。

  “这事儿啊,刚好给单久辞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早些从发配之地被召回来。”温亭湛轻轻的笑着,“摇摇,这朝廷从来不止你夫君一个有本事之人,我远在江南,你看朝廷每日可有乱过?其他地方可有暴动过?只不过是你跟在我身侧,眼里看到的都是我的劳苦和能力,看不到旁人罢了。”

  “谁知道陛下会不会又一事不烦二主……”说到一半夜摇光就顿住,“你没了,他就得给士睿再扶持一个,没有人比单久辞更好用,但陛下圣旨明明白白的流放时间,现在一半都没有过,原本是指着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也不算打脸陛下,也能够让单久辞对新皇感恩戴德。你是故意对么!”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这是历来不变的规矩。所以并不是萧士睿特意要施恩单久辞,可若是温亭湛将这份位国家带来巨额财富的功劳分了一半给单久辞,让他带功而归,性质就完全不一样。

  这意味着萧士睿时刻在想着他,而他不是蹭了新皇登基的运道,而是凭着真本事,日后他立于朝堂的威望也大有不同,要重新站稳脚跟,甚至全盘接受温亭湛的人,会更容易。而单久辞那边,对于温亭湛和萧士睿的亏欠就更深,以单久辞的为人,这辈子只要萧士睿不像永福王那样抛弃他,他就一定能够为萧士睿鞠躬尽瘁到底!

  “阿湛,我有时候真的特别想,想要将你的心挖开来看看,别人总说我傻,你才是最傻!”这样天大的功劳,在兴华帝处心积虑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情况下,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之推出去,为萧士睿铺路。

  如果温亭湛没有九成的把握,能够解得了这些金银财宝上的毒,他怎么可能会推给单久辞,一旦失误那就不是施恩而是彻底将单久辞给往深渊里推,就凭单久辞这样的戴罪之身,还把这么一笔巨额财富给弄没了,兴华帝估计要把他给灭了。

  这也是夜摇光不想温亭湛掺合的原因,这批宝藏的数额太大,大到一旦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了,兴华帝一定会怒不可遏,必然有人承担兴华帝的怒火,这个人自然是不自量力要去碰的人。

  “摇摇,大公无私。”温亭湛握着夜摇光的手,“公是公,私是私。这么大一笔财富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保萧氏江山至少一百年,哪怕是天灾不断也无所畏惧。且陛下也就这一二年的光景,这些都是留给士睿,士睿由始至终没有对不起你我,你难道不想他好么?”

  “我懒得和你说,说不赢你。”夜摇光打住话题,“好了,路线我们也摸清楚了,我们现在折回去,先去解十方阵。”

  “等等。”温亭湛拉住夜摇光,“摇摇挑一件喜欢的,我们带回去。”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温大人。”夜摇光刺了温亭湛一句。

  温亭湛包容的笑着:“带回去我好用来分析药量,配置解药。”

  夜摇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挑,就打算随便捡一个珠串,可以把珠子拆出来,用的次数也多,却被温亭湛握住了手:“摇摇,你夫君我难得假公济私一次,你得挑个好的。”

  “这么多箱子,我怎么挑?”夜摇光的目光扫过那些被压着的箱子。

  “对于别人而言是难事儿,对于摇摇而言,再简单不过。”温亭湛说着,就转头问琅霄真君,“琅霄真君,不介意我们多耽搁片刻吧?”

  “无妨。”他们的事情又不急于一时。

  琅霄真君都这样说了,温亭湛很明显是想要她消气,夜摇光也想看看这些箱子里到底有些什么了不得之物,遇上就钻入空间,乘着空间一个个箱子里去看,一样的箱子里果然装都是同一类东西,夜摇光就直接往珠宝的箱子里钻,金条就算了。

  看了好半晌,夜摇光掠过一个箱子时,突然感觉到一股不一样的气息,侧首就看到一个比较小的箱子,放在珠宝类箱子的上方,她钻入进去,里面竟然是一块玉牌,没有任何雕琢,只是被切得正正方方,大概六寸大小,玉的光华非常内敛,夜摇光隐隐感觉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气息。

  “阿湛,这个。”夜摇光将这个小盒子拿给了温亭湛,“这个东西绝非凡物,我们拿着它回去做实验。”

  “这是何物?”温亭湛看着夜摇光这样重视,不由询问。

  “我也不知道,这是何物。”夜摇光没有见过。

  倒是琅霄真君凑上前,从他们的手里接过,这块玉六寸正方形,有两寸厚:“这是栾烟玉。”

  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纷纷将目光投向琅霄真君。

  “此玉乃是玉灵形成,有滋养身体之效,且它的防御之力极强。”琅霄真君抬掌运气,悬浮在了玉块之上,他真君的气力极其雄厚,夜摇光不由自主将温亭湛拉着退后几步。

  然而,琅霄的气力击打在了栾烟玉之上,竟然没有一丁点裂痕,别说普通的玉,就算是玉皇那样的存在,承受琅霄真君的气力,若是不反抗也会被震碎,可这块玉竟然在真君的气力之下,一点变化都没有,看得夜摇光心惊不已。

  这是直观的让夜摇光他们看到,栾烟玉的承受力和防御力有多强。

  “这块玉,倒是可以分割出来,做一件玉甲,穿在身上可不仅仅是刀枪不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