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29章 巫主印记
  “我虽不喜冥祭此人,不过他有句话说得对。”偃疏避开了夜摇光的话,没有接下去,而是将幽灵珠取出来,递给了夜摇光,“此物,应当物归原主。”

  垂眼看着偃疏手上静静躺着的幽灵珠,夜摇光意味深长的重复偃疏的话:“物归原主?”

  到底是谁才是幽灵珠的原主?

  幽灵珠诞生于天地间,它是属于气力的碰撞爆发的浑厚灵力无法散开,从而凝聚成珠,天生之物,何来原主?

  既然如此,便是能者得之。

  可这个能者,是她夜摇光么?

  不,不是。

  她没有这个能耐守护得住幽灵珠,并且她本人也不想要拥有幽灵珠。

  “偃疏巫主,何时邀请我去巫族做客?”夜摇光伸手将幽灵珠拿回来,含笑而问。

  “温夫人想要去巫族做客,须得慎重。”偃疏目光从幽灵珠一掠而过,他望着高空,“此时风云涌动,真是大浪将其之际,温夫人若不想做那一块人人盯上的肥肉,被拖入风波旋涡之中,还是暂且等上些许日子。”

  偃疏的意思夜摇光听得明白,也就是说现在巫族处于权利更替的风尖浪口,他说过巫族有五位巫主,除了他之外应该还有四人,不能说四个人都想做巫族族长,可少则也有两个有意相争,剩余不论有没有心,只要没有像偃疏这样离开是非之地,那就必然站队。

  也许他们现在旗鼓相当,也许他们现在都在谋定而后动。可一旦夜摇光这个时候带着幽灵珠去了巫族,只怕就是一滴水落入了油锅,要将整个巫族炸开,到了最后还里外不是人。

  不如等到巫族尘埃落定之后,他们再将幽灵珠送给族长,如此一来就是对巫族有着大恩。

  “偃疏巫主不妨好人做到底,时机到了知会我一声。”夜摇光看向偃疏,“作为答谢,我会赠送偃疏巫主一份大礼。”

  “不如先让我看看温夫人的大礼值不值得我为温夫人做个内应?”偃疏就不是那种肯吃亏的性子。

  夜摇光也不含糊,直接从空间里将狰的大腿扔出来,砸向偃疏:“巫主接好!”

  忽然一物飞来,偃疏一旋身抓住,才看清手中的东西是何物,不由惊讶的看了夜摇光一眼,然后将之收入自己的芥子:“温夫人如此大礼,诚意十足,我岂敢拂了温夫人好意。”

  言罢,偃疏的指尖萦绕,一股气力在虚空之中凝聚出一个简单的类似于星座的图案,偃疏抬手一抓,翻手一拍,等他摊开掌心就是一个环状的实物,手一拂,那东西就飘向夜摇光。

  夜摇光抓在手里,轻飘飘的甚至没有触感,也感觉不到任何异样,就像薄薄的一层纸。

  “一枚印记,日后温夫人可以幽灵珠之力催动它,与我取得联系。”偃疏解释,“此物温夫人看得上,就莫深藏空间,戴在身上对修为在我之下的巫师有压制作用,便是大巫的巫法也能够有所牵制。”

  “看来,我的腿没有白跑。”夜摇光笑着。

  可不就是跑腿么,十方阵他们为了挖宝藏也得撤,一旦撤了十方阵,偃疏自己也有芥子,他完全可以自己跑一趟将狰的大腿儿给取出来。

  “你若不要鳞片,就别浪费,将之交给苍宗主,可以锻造好武器。”夜摇光也不忘提醒一句。

  偃疏就懒懒的看了夜摇光一眼,不发一言转身离开。

  夜摇光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就是提醒一句,说好了要给偃疏的东西,就是偃疏之物,也算是他帮忙对付狰的酬劳,他愿不愿意将鳞片给苍廉矗就是他的事情了。

  “桃桃喜欢么?”夜摇光把偃疏那枚巫主印记拎在女儿的面前。

  小姑娘小脸一皱:“墨色,不喜欢。”

  姑娘家都喜欢艳丽或者清雅的颜色,深沉的颜色都不爱。

  “叶蓁呢?”夜摇光又问叶蓁。

  叶蓁乖乖的伸出了手。

  夜摇光将这枚印记贴在了他的手背上,印记真的就贴上去,和叶蓁的肌肤贴服之后,还闪烁了一圈光芒,旋即就消失不见,手上白白净净什么痕迹都没有。

  揉了揉儿子的小手,夜摇光才站直身,弯着眉眼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那双漆黑幽深的眼眸宛如星河般璀璨。

  指尖捏着温亭湛的鼻梁,夜摇光冲着他皱了皱鼻子:“我是你妻子啊,我时刻记得。便是任何暧昧也无,便是有天大的好处,我怎么会让别人的印记留在自己身上呢?”

  如果偃疏不提醒那么一句,夜摇光是不介意将之放在空间,用得着的时候再用。既然有好处,就不要浪费嘛,以后他们夫妻走到哪儿,都会带着儿女,儿女又这么自然是要想法子多给他们一点保障。

  “摇摇待我的心,我知晓。”温亭湛轻柔的出声。

  就连陌钦那么多年的情谊,一旦发现不单纯也是快刀斩断,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更何况是别人,对于忠贞,他们夫妻是一样的想法和坚守。

  “走,我们去寻苍宗主。”夜摇光又牵起儿女,往苍琅宗所在的禅房而去,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就连冥祭都已经离开,偃疏估计也是走了,苍廉矗也没有留下的必要。

  她得趁着苍廉矗离开之前,去打听一下如何锻造栾烟玉。

  却没有想到他们夫妻慢悠悠的踱步而去,刚好看到苍廉矗满面红光的将偃疏给送出门。

  “温夫人,告辞。”偃疏大方的打了个招呼,就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子。

  “温夫人寻老夫,可是有事?”苍廉矗连忙上前询问。

  “苍宗主,我又要麻烦您,我发现了一块大概这么大,这么高的栾烟玉。”夜摇光笔划了一下大“我日后若是得到,想要将之打造成为一件护甲,不知苍宗主可知晓如何锻造?”

  “栾烟玉承受力极强,须得用烈火化为玉水,再来锻造。”苍廉矗还真有办法。

  “听苍宗主的意思,栾烟玉怕火?”夜摇光敏锐的抓住了关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