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31章 殊途同归
  “红炎孽火?”夜摇光不懂。

  “师傅,这是一种属于兽类的咒术。”金子对夜摇光解释,“狰它可能知道里面带来明诺来就是为了诱它元神出窍,情势所迫它不得不依从你们。但为了防着你们,它没有用明诺的躯体,反而带走了神魂。它还准备了最后一招,那就是它彻底的如你们设想般放弃了身躯,它散尽了它的血,它的血比岩浆更可怕,以血为孽,施展咒术,若你们将它肉身回去,就是咒术爆发之时,无可抵挡,无法遏制。”

  夜摇光立刻拉住温叶蓁的手,拿起幽灵珠,催动幽灵珠的力量,那一股力量投射下来,叶蓁手上的印记腾升而上,在空间的虚空之中拉开了一个画面,画面里偃疏盘膝而坐,他似乎很不解:“温夫人?”

  这才分开了多久,夜摇光就寻上了他,他马上就要进入炼术最关键的时候,若是夜摇光再晚一步,他绝不会终止,这么急着寻他,一定是有要事。

  “你是不是已经动了狰的肉身?你快住手!”夜摇光高声道。

  夜摇光的语气不太对劲,偃疏皱眉问:“发生何事?”

  “狰它下了咒术,一旦它的肉身焚尽,红炎孽火焚烧天地,我们都要给它陪葬!”夜摇光解释,“肉身呢,还有没有?”

  偃疏手一挥,就像镜头一转,夜摇光眼前的画面瞬间改变,她就看到一锅汤药,在冒着泡,药水是透明的冰绿色,里面什么都没有,一股绝望袭上来。

  已经炼制完了,可这一团红炎孽火还没有爆发,那是因为还有苍廉矗手中那一点鳞片!

  夜摇光没有和偃疏啰嗦,收了幽灵珠,切断了联系,就取出一张符篆,将之点燃,不等苍廉矗开口,夜摇光就急急先道:“苍宗主,你手中的鳞片,你现在千万别动,一定要保证它的完好无损,否则必将生灵涂炭。”

  “怎么了,温夫人?”苍廉矗听得紧张不已。

  “狰用它的肉身下了咒,一旦它的**消失,万千生灵陪葬。”夜摇光无力的简单解释了一遍,就将联系切断。

  夜摇光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宛如心脏一般在跳动,随时就要爆发的一团火,就像一层薄薄的膜包裹着淬毒的浓浆,只需要稍稍一点力,就能够将之捅破,而后腐蚀方圆千万里。

  “有没有法子能够将之熄灭?”夜摇光望向金子。

  狰实在是太可怕,它肯定知道他们要将它的身体付诸一炬,才会用这么恶毒的办法来让他们给它陪葬,它是在痛恨他们的卑劣,所以让他们亲自尝一尝自以为是的替天行道,反而成为了诛天灭地的罪人的滋味么?

  幸好他们遇上了偃疏,幸好和偃疏合作,他们答应给偃疏留下一点身躯,否则在他们和狰的神魂作战的时候,普灯大师一点将它的肉身完全度化,他们就已经同归于尽。

  狰是抱着必死之心和他们殊死搏斗,因为它想尽了法子,都没有逃脱,它一定不知道佛门有一篇度化经,它只以为只要它能够胜利,这诅咒自然不会生效,只有它失败了,才会爆发,就差一点,差一点他们就完了。

  也幸好她想要给苍廉矗一点酬劳,不枉他这么尽力帮他们一场,才会提议偃疏将鳞片给了苍廉矗,而偃疏也大度的答应,否则全部被偃疏炼化他们才惊觉。

  不,是没有命去惊觉。

  但现在就那么一点鳞片,就算把鳞片一辈子供起来,这么高的温度,也会将附近的山脉活活的给烤死,这里当真要成为一座无人能够生存的火焰山!

  还不知道他们若撤了结界,威胁的面积到底有多大。

  必须,要想法子,想法子制止,

  金子也颓然的摇头:“师傅,我没有法子。”

  “冰精灵珠也不行么?”夜摇光将冰精灵珠递到金子的面前。

  “不够。”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过来,一把夺过冰精灵珠:“加上我,就够了。”

  “万合真君!”夜摇光想要阻拦,可万合的速度太快,她又没有锁住空间,万合有修为,自然是可以进去自如,转眼间她就飘出了空间之外。

  站在空间外,万合转过身,挥手就是一重结界锁住了夜摇光的空间:“摇光,我这一辈子大半的光阴被冰封,剩下的全部记忆都是你父亲,当年他为了救你落入火海。今日,我为救苍生,自愿下火海,我是有私心的人,我想要上苍怜惜我一次,看在我这份功绩的面上,让我能够去寻他。”

  说到这里,万合自嘲的笑了笑:“我和他不一样,修炼者要无牵无挂,可我放不下,也许我这一辈子就这样吧,寻不到他也无妨,也省得再被他嫌弃一回!”

  言罢,万合就将冰精灵珠直接吞入了身体里。

  “万合真君!”夜摇光出的了空间,却破不了万合的结界,她焦急道,“万合真君,还没有到哪一步,我们寻师兄商量商量,如果最后别无他法,我绝不拦你,你回来!”

  看着夜摇光急红了眼,万合对着她笑了笑。

  此时她浑身都是飘浮的冰寒之气,将她整个身体都包裹的模糊起来。她奔来就是纯水体质,加上被冰凌仙子冰封多年,如今又吞了冰精灵珠,几乎成为了这世间无与伦比的至寒。

  她如一片羽毛朝着红炎孽火飞扑下去,那么果断,那么决绝。

  最后,她回过头看了夜摇光一眼,依然笑得那么柔美。

  她的修为早已经到了瓶颈,红炎孽火只有她能够扑灭,已经没有别的法子,多耽搁一会儿,损失就会扩大一寸,何必呢?

  当年他义无反顾,今日她也随他,他们算不算

  殊途同归?

  夜摇光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张开双臂将那一团火拥入了怀中,泪水瞬间滑落下来。

  冰与火的交融,没有夜摇光想得那种火星撞地球的爆破,而是那么婉转甚至有些缠绵纠缠,一点点的彼此吞噬,彼此覆灭。

  最后两者,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夜摇光咬着唇,就在方才她还在高兴,这一次他们没有牺牲,可现在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万合牺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