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33章:明诺的劝说
  出于对真君的尊重,命牌一般是要还给万合,但万合刚刚成为真君没有多久,万仙宗就经历了老祖宗夫妻渡劫失败,后来卞言真君匆忙掌权,还没有把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就闹出戈田的事情,被封印了许多年,命牌便由琅霄真君成为宗主之后掌管。

  也幸亏如此,才能够寻到这么一个东西,若是在万合身上,这会儿也是灰飞烟灭。夜摇光觉得,应该和万合越契合的东西,成功率应该就越高。

  大家心里都升起了一股子隐隐的期待,包括琅霄真君他们在内。就算他们比夜摇光容易释怀,可并不代表他们不希望万合的付出是有所得。便是夜摇光为善不图报,却也会因为有回报而开心和惊喜不是么?

  “明睿候,我们何时移塔?”在他们等待夜晚的时候,孔峒再一次寻上了温亭湛。

  不知道是不是夜摇光的错觉,孔峒终于不再张扬跋扈,对待温亭湛莫名的语气很谦卑。

  这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按理说偃疏借用他的身体也不多,每次寻上琅霄真君也是元神而来,他也不可能记得偃疏在他的身体里做了什么才对。

  “明日。”温亭湛很4明确的给了他回复,“不移塔,我已经寻到了从塔中下去的路。”

  “当真。”孔峒兴奋的搓了搓手,如果是这样就再好不过,“我看到温大人带来的人已经走了一半,这抬东西的活儿……”

  “暗道只有半人高,无需那么多人下去,孔大人多准备绳索,我随你一道入内,带上三五个人,将箱子一个个套上,从入口往回拉出来便是。”温亭湛早已经想到了法子。

  那么细小的道,并且山洞里又堆满了箱子,根本容不下太多人,也就五六个人可以进去。

  “好好好,有劳温大人。”孔峒就像变了个人。

  夜摇光直到他走了,才疑惑的问温亭湛:“他吃错药了?”

  “还算有点脑子,他是被吓住,明白了他和我是天差地别,不敢再和我争锋相对。”温亭湛解释道,“他到底是被偃疏上过一次身,之前偃疏在的时候他还能够保持态度,那是以为偃疏会赢了我们。如今偃疏不但没有杀了我们,还状似倒戈相向,他有多恐惧偃疏,就会更加恐惧你我。”

  “哦~~”夜摇光明了,孔峒是被偃疏吓破了胆儿。现在看到他们和偃疏谈笑风生,肯定把他们想得和偃疏一样恐怖,或者更恐怕。

  他先前是无知者无惧,现在是脑补太多。

  这种人,注定是难成气候,现在也不给他们添堵,夜摇光也就懒得理会。

  “明睿候,我想与你单独说上几句话。”这时,明诺来到他们的房门口,看到坐在桌子前的夜摇光和温亭湛,冲着他们一双儿女和蔼的笑了笑。

  “明王爷,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我心意已决,不可更改。”温亭湛却并不想和明诺深聊。

  明诺无非是为了他的另外一重使命,放夜摇光和温亭湛假死。

  “你说宝藏之下埋着火药,我们恰好可以名正言顺的利用……”明诺还是企图说服温亭湛,“只要少许引爆火药,做做样子,一切就天衣无缝。”

  温亭湛但笑不语。

  “你不像是一个贪恋权势之人,你如此聪明,应当知晓违抗圣旨的后果。”明诺有些急,“我虽与你相交不深,但我却知晓你并不在乎名利,你离开之后,若依然放心不下太孙殿下,带到陛下……”大逆不道的话明诺点到即止,“以太孙殿下对你的依赖,你依然可以回来,按照你所想来治理这个天下,幕后也好台前也罢,只要太孙殿下一句话,谁还敢反驳你?

  “明王爷一番好意,我心领。”温亭湛仍然拒绝。

  明诺很无力,他转头看向夜摇光:“温夫人,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当年客栈相遇,温夫人为我卜了一卦天卦。当年温夫人所赠之言,如今依然言犹在耳,温夫人说;‘退避也是正当的手段,并非怯懦,只不过是隐忍,以待时机罢了,顽固对抗,只会造成伤害,毫无意义。该退则退,不妄动,不迟疑,不眷恋,亦是大丈夫所为’。想来温夫人夫妻伉俪情深,定然知晓温大人现如今的局面,这番话我还给温夫人,还希望温夫人能够劝一劝温大人。”

  顿了顿,明诺又添了一句:“若非当年我听了温夫人之言,也就没有了今日的我。”

  一语双关的善意提醒,夜摇光听得懂,明诺不仅仅是在劝温亭湛。也是重提昔年夜摇光对他的恩情,暗示温亭湛可以全心的相信他。

  “明王爷,我们夫妻还有我们夫妻的事情未完成,我们是经过衡量之后,才做出了选择。有些东西是可以短暂的避开,可有些事情却无论如何都要去面对。”夜摇光自然是站在温亭湛这一边。

  明诺没有想到他们夫妻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不由有些泄气:“既然温大人与温夫人心意已决,我便不再多言。温大人对明诺的大恩,明诺始终铭记于心,若有驱使,温大人与温夫人尽可开口,明诺定当知恩图报。”

  明诺一个保皇派,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足见他多么诚心相帮,夜摇光很是感激。

  温亭湛和明诺商量了一些明日挖宝的细节,明诺便离开去安排准备。

  送走了明诺,夜摇光看着温亭湛,手重重的搭在他的手背上,紧紧的握住他的手,语气分外坚定:“阿湛,无论有多么艰难,我都会和你并肩而战。”

  “我知道。”温亭湛的声音缱绻而深情,“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困境,你都会不离不弃。”

  “还有桃桃!”小姑娘肥胖的小身体挤到爹娘的中间,抓住爹娘的手,“桃桃,也和爹娘,一起。”

  不离不弃说不出来,但不妨碍她理解那是在一起的意思。

  夜摇光抿唇笑了起来,自从多了这两个小宝贝,她的欢乐就更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