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36章 不坑偃疏
  等到偃疏的气息完全消失,夜摇光才摸了摸鼻子,问温亭湛:“我表现得有这么明显么?”

  说什么要送偃疏东西,他们俩还没有到那个交情的份儿上。

  夜摇光只不过是经过这一次,深刻的理解了偃疏的本事,像她自己说的,她容易招事。以后指不定还要遇上什么稀奇古怪的妖魔鬼怪,若是偃疏对这些感兴趣,他们可以再合作啊,就像这次对付狰,这么大一个助力,不要白不要对不对?

  明明温亭湛套路别人,都是一套一个准儿,怎么轮到了她,人家不但不下套,还一眼就把她真诚小眼神背后的小心思给看穿,想都不想就拒绝。

  以手抵唇,轻咳了两声,温亭湛道:“摇摇,偃疏本就是个极其精明之人。”

  这样的人是不好占他便宜。

  “哼。”夜摇光不乐意轻哼一声。

  “不过,若是摇摇一定要日后但有所求,他必将应允,也不是没法子。”温亭湛连忙又道。

  “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夜摇光睨着温亭湛。

  “我们不是要将幽灵珠送回巫族么?”握着妻子的柔荑,牵着妻子和孩子往回走,温亭湛幽幽道,“我们把他推上族长的位置,再把幽灵珠送回去,你对巫族的恩情,你以后有个什么,他能够拒绝。”

  夜摇光憋着笑:“就属你最坏。”

  笑过后,夜摇光还是摇了摇头否决:“他明显无心争权,他这个人吧,又自私,又孤傲,又没同情心,还无利不起早,满身都是缺点,难得有个优点,我们就别强人所难。”

  偃疏大概是个例外吧,要换了其他人,夜摇光真是特别讨厌这样性子的人。并不是因为偃疏一再的对他们出手相帮,夜摇光就因为私心而改变了对偃疏的看法,而是偃疏这个人很独特,他拥有很多臭毛病,可这些毛病也没有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勉强可以凑合着相处。

  让人喜欢不起来,但也无法轻易讨厌。

  既然他无心做族长,那就别坑他。有时候有些人并不需要权势富贵,融化地位,硬生生的给他们套上,只会让他们活得痛苦,这不是施恩,而是加害。

  温亭湛轻轻摇了摇头:“他还没有看明白,他若不做这个族长,日后必将处处受制。巫族既然已经开始风雨飘摇,他身为可以继承之人,这个时候看似独善其身,各不相帮。何尝又不是一种各方都得罪?他若再出色一点,修为再高一些,继任族长之人稍有点心胸狭隘,他的自由身就是痴人说梦。”

  如果偃疏不是能够做继承人的人,这个时候选择远离争端,日后不论谁胜出,都会对他以礼相待,可他偏偏不是,偃疏太过于孤傲,且不太懂人情世故。这个时候,他能够独自出来,除了反应他的实力果然非同一般之外,还侧面表现出他孤立无援。

  指不定这样的脾气,还得罪了不少人。

  温亭湛绝对不相信这样的性格是巫师的特性,冥祭这个人也很冷,但他的处事为人就比偃疏讨喜,冥祭也是巫族一脉的人。

  不过这是偃疏自己的选择,温亭湛也不愿多干涉。既然夜摇光不愿意坑他,那就顺其自然。

  回到禅房,夜摇光也不睡觉,就把两个孩子给哄睡,然后从空间里寻出了笔墨纸砚。

  “你这是要做什么?”温亭湛疑惑。

  “反正我也睡不着,不如想一想怎么给般若寺设计一条路,从山脚到寺中,辅佐以阵法,让更多普通人能够走到此地。”既然和普灯大师说清楚了,日后要经营般若寺,要把这里打造成一个行善之地,夜摇光少不得就要思量一些事情,“还有喻家的村子构建,不过喻家那里我倒是已经有了想法,这般若寺有些难。”

  难得不是修路,有钱能使鬼推磨。难得是如何能够以路施展阵法,让深山之上能够不那么寒冷,可又不能过于暖和,过犹不及。还是要个人一点意志考验为好。

  “既然没有想法,就好生睡一觉,你别忘了,你现在双身子。你前不久才伤了元气,便是没有睡意,也得去躺着,不准费神。”温亭湛特别强势的将夜摇光手里的笔墨夺走,不容她拒绝将她拉到床榻,蹲身为她褪去鞋子,将她放倒,然后在她身侧躺下,“明日,你若实在是想不明白,可以去问问琅霄真君。”

  万仙宗的人于此道可是行家,不过温亭湛知道妻子特别喜欢设计,当年百舸争流若非要把元奕给拉进来,温亭湛也会让夜摇光主导。

  “嗯,你说得对,我可以去问问师兄。”夜摇光虽然喜欢自己去设计,但自己力所不及的时候,她也是会大方承认,不会非要硬着头皮去逞强。

  好像是解决了心头的麻烦,说是自己睡不着的夜摇光,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听着妻子和一双儿女均匀的呼吸声,温亭湛的手轻轻抚上妻子的小腹,心中无限满足。

  次日,明诺就开始指挥人动工,这些人自然是琅霄真君带来的万仙宗的弟子,明诺也是很客气,佛塔有了舍利,这事儿也瞒不住,舍利之于佛门多么重要,孔峒这个草包都知道,自然是更不能移塔,索性温亭湛早就想出了法子。

  因为温亭湛已经走过一遍,绘制出来的路线图自然就很精准,而万仙宗的弟子又都或多或少有修为,那些石门都是世俗的匠人设计,寻到机关法门并不难。

  “阿湛,你不去寻寇家的后人?”温亭湛在空间里开始用簪子做实验,先侵泡出上面的毒,然后分析,再配置解药,说起来简单,可工序十分的复杂和繁琐,夜摇光觉得寇家既然把财宝留下来,很可能他的后人会有解药的方子。

  “他是个纯孝之人,一直留在镇上对孩子施教,为人乐善好施,何必再去大乱他的生活。”温亭湛已经将人调查清楚,是个好儿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