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40章 温桃蓁的能耐
  温亭湛大度,但也大度不到能够将杀父杀母的仇人和仇人的孩子分开。他最多是报复不牵连萧士睿,太子妃他绝对不会放过。而太子妃要动手,必将通过孔家,温亭湛对待孔峒的态度,也不像孔家是参与者。

  一时间,夜摇光是一头雾水。

  她答应过不再追问这件事,等着温亭湛有一天将一切证实之后告诉她。

  可是她现在心里乱的很,深深叹了一口气,夜摇光还是决定先将亓的事情解决完之后,再寻个机会,在温亭湛请辞之前,和温亭湛好生谈一谈。

  就在夜摇光打算和温亭湛商议哪一日去鲛人族的时候,朝廷的圣旨传来。并不是像夜摇光想得那样为难温亭湛,而是将温亭湛大肆褒奖了一番,最后兴华帝竟然给温亭湛进爵!

  睿国公!

  温亭湛今年二十有八,但生辰还未到,也就是不足二十八岁!

  他和明诺不一样,没有爵位可世袭和仲尧凡也不一样,没有后宫的关系和单久辞更不一样,他不是出生于勋贵。他凭着自己的实力,从一介布衣到如今未至而立之年,便拥有超一品的爵位,兴华帝即位到现在亲笔御封的唯二之一的国公。

  上一次封侯爵,是因为他为朝廷开疆扩土贡献极大,这一次的理由则是温亭湛的政绩,兴华帝将他为官以来,所有的政绩都详尽写在了圣旨上,温亭湛光是跪听都听了半个时辰。

  可以想见,他的功劳到底有多少,念完之后传旨的太监都声音沙哑,围在府邸外面的百姓都得听得双目呆滞,而后一脸的与有荣焉,毕竟温亭湛现如今是他们的父母官。

  他们的父母官,是这样一个年少有为,人人称颂的人,作为被他管辖的子民他们油然而生出一股骄傲之情。

  加官进爵,虽然还没有加官,但温亭湛这样的政绩,马上就考绩,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兴华帝给予的赏赐非常的丰厚,其中就有夜摇光看上的那一块栾烟玉。

  “陛下这到底是何意?”夜摇光的指尖搭在盒子上,面露不解之色。

  兴华帝肯定已经知道这些珠宝都被侵泡了毒,作为厚赏重臣的赏赐之物,他为什么会将有毒的东西赠送给温亭湛?夜摇光可不会认为兴华帝是天真的要用这毒来还温亭湛,别忘了这财宝是谁挖出来,又是谁发现有毒。

  兴华帝心里清楚温亭湛知道这东西有毒,还是将这东西给了温亭湛,难道是要温亭湛表忠心,自行了断?

  从妻子变幻不定的表情中读出了妻子心中所想,温亭湛不由好笑:“陛下只不过是告诉我,他知道我有解药,或是我能解。”

  “然后呢?”夜摇光不懂,兴华帝这要表达什么?

  “让我见好就收。”温亭湛敛眉,不由笑了。

  “你的意思是,陛下这是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假借这毒玉死遁?”夜摇光惊愕了,兴华帝一直不是个昏君,但是夜摇光没有想到他能够给温亭湛一次机会已经难得,竟然还给了第二次机会!

  就连夜摇光都不好说兴华帝小肚鸡肠,心狠手辣了。毕竟做帝王到了他这个份儿上,已经是仁至义尽,温亭湛的存在可是能够颠覆江山的人啊,他能够一让再让。尤其是,在温亭湛不知好歹,不识好人心,明确的拒绝了般若寺那个机会之后,兴华帝能够忍得下温亭湛挑战他的权威,不把他的命令当回事,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里面有士睿的功劳。”毕竟知道他想要这块玉的,只有萧士睿。

  萧士睿将这块玉以这样的方式送来,就是表达了他的想法,他也希望温亭湛就这样走掉。

  “士睿啊,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帝王。”温亭湛眼底颇有些欣慰。

  兴华帝的确不是个没有容忍雅量的君王,但也不是能够忍受人一再拒绝他好意,般若寺的事情之后,兴华帝不恼怒是绝无可能,在兴华帝盛怒之下,萧士睿能够劝服兴华帝,时至今日靠的已经不是当年的宠爱,而是靠的真本事。

  “我只道今日那一番为你歌功颂德的称赞之词,是让外人明白,你为何年纪轻轻能够晋封世袭罔替的公国,原来是兴华帝示警,好教你知道,你的功劳他都知道,从不曾抹杀,该给你的尊贵和嘉奖这一次都算是给清了对么?”夜摇光思量着问。

  “嗯。”温亭湛点头。

  站在帝王的立场,温亭湛带给王朝的功绩,他今日的地位,是论功行赏,绝无半点亏待他。没有生逢乱世,他不靠战功,靠政绩,古往今来能够在他这个年岁走到这样的地位,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

  多少人并不比他逊色,尽管官居首位,但要拿到世袭罔替的公爵之位,那是天方夜谭。

  褚帝师历经三朝,为萧家的江山可谓呕心沥血,也是到了晚年,兴华帝才借由贡献金矿封了个公爵,但并非世袭罔替,而是世袭三代始降。

  比起温亭湛这个铁帽子含金量小了不是一点,温亭湛的子孙后代,哪怕都是毫无建树的草包,只要人活着,没有做什么损害朝廷之事,萧氏的江山在,这个爵位也在!

  “阿湛,这是最后的机会。”夜摇光明白了,兴华帝把账都和温亭湛算清楚,现在他们谁也不欠着谁,温亭湛如果还不识趣,那么等待他的必将是地位的雷霆手段。尤其是兴华帝就连萧士睿的情面都已经给过,日后便是萧士睿再求情都是无用,“陛下,这也算是彻底把士睿的颜面全了。说不得是知道你连般若寺的时候都没有走,这一次也一样不会走,是让士睿看清楚你的狼子野心,不要再执迷不悟。”

  “这般未尝不好。”温亭湛依然淡笑如常,“我一直不希望士睿,夹在我和陛下中间左右为难。别说这些扫兴话,去鲛人族的事儿往后挪一挪,这几日我们有得事情要忙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