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43章 突然的兴趣
  “嗯!”温亭湛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

  夜摇光看不得他这副模样:“你说,我说的哪里不合理?”

  “摇摇,窦家和吕家,是一开始窦家就知道自己家的女儿体弱,胎儿极有可能是死胎,所以及早便开始筹谋,这才能够瞒天过海。”温亭湛细心的为夜摇光解释,“我方才说了荣国公夫人是大家族出身,她身侧有的是自己使唤的人,这些人荣国公是不可能完全支走或者收买,这是其一。

  其二,荣国公若是移花接木,那么他真正的嫡长子去了何处?荣国公并不是那等偏心眼到可以为了一个伤害另外一个人之人。我亦查过,荣国公夫人在生荣大爷之际是顺产,丫鬟仆役,都可以证实国公夫人产子极其顺利。

  其三,荣国公当真是伤了海皇妹妹那个人,我不认为它还会再将孩子托付给荣国公。你看看已故的老承郡王将它遗忘,它就再也不曾回来过,可见它是个极其刚烈的女子。”

  夜摇光听了就觉得温亭湛矛盾:“说荣朔南是亓的人是你,这会儿说荣国公不是亓祖父的也是你,你莫要告诉我荣朔南的父亲不是荣国公和海皇妹妹所生。”

  “很有这个可能。”岂料温亭湛很认真的点头。

  夜摇光静静的凝望他片刻,犹自有些不相信:“你说真的?”

  温亭湛再点头。

  夜摇光发出惊叹:“那岂不是说,荣国公其实是爱慕着海皇的妹妹,但抱得佳人归的并非是他,而佳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在得知这个孩子的存在,佳人命不久矣,他不但赶过去,还在佳人去世之后,将心爱之人和别人的孩子抱回来,认在自己的名下!”

  “也不是。”温亭湛笑着否定。

  “嗯?”夜摇光顿时不乐意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倒是说说怎么回事!”

  “荣家长子就是荣国夫人和荣国公的嫡长子,而荣朔南并非邑忞郡主和荣大爷之子。”温亭湛道。

  “你的意思是一切环节是在荣朔南那里才变了样,荣朔南和荣沫漪不是嫡亲的兄妹?”夜摇光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好好捋一捋。

  事情就是,荣国公由始至终就是那个痴情男配,在女主角被男主角所伤之后,默默的照顾女主角。并且等女主角生下男主的孩子,去世之后他还暗地里看护着女主角的儿子长大。为他筹谋,让他娶妻生子,他和妻子生下了大反派亓。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荣国公将亓给带了回来,并且占据了他嫡长孙的位置!

  虽然对妻子遣词有些耳生,但聪明如温亭湛还是理解:“应当是如此。”

  “那温亭湛来了,我现无限好奇男主角是谁?”夜摇光凑近温亭湛。

  “这就要问荣国公才知道,毕竟事情已经过了太多年,我也查不出来。”线索太少,海皇的妹妹和她的男主角,姑且随着妻子称呼男主角,在一起的时候还是灵修,防备工作做得很到位,等海皇的妹妹被剔了灵脉之后,他们又已经分开。

  “哎呀娘哎,你说会不会是已经忘了一切的老承郡王。”夜摇光忽而目光晶亮晶亮,“好一盆狗血哦。”

  抬手扶额,温亭湛真的很想知道他夫人的脑袋瓜里哪里来得这般多离奇的想法:“不会,老承郡王必然和海皇妹妹发乎情止乎礼,否则便是不知海皇妹妹已经有孕,也会以此来抗争。”

  也是,这是古代,可不是后世。古代是非常重视子嗣,尤其是承郡王府那样的门庭,就算是再反对,也不会坐视骨血流落在外,哪怕是知道海皇的妹妹非人,不认这个孩子,担心生出个妖怪,也定然要想法子将之给处理掉。

  一旦真的走到那一步,不管成功与否,海皇的妹妹都不会只是伤心离开,必然要给承郡王府好看,同为女人,最清楚身为母亲,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孩子。

  “你想知道,我们改日登门亲自去问荣国公便是。”温亭湛轻声对夜摇光道,“别费神。”

  “你今日为何不试探他?”夜摇光疑惑。

  “今日时机不到,改日我准备好东西,再亲自上门。”温亭湛笑着摇头,“我没有证据,便是试探了,也只是让荣国公心生警惕,他若实在不愿意承认,我也无法。我已经传信给承郡王,借那一幅老承郡王所作之画,且让承郡王帮忙查一查当年老承郡王和荣国公之间的往来,荣国公能够为荣朔南做到这一步,轻易不会动摇荣朔南的地位。”

  能够给荣朔南这样的身份,能够坐视荣朔南这些年背地里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见荣朔南在荣国公心中多么重要。

  “难道白月光的后人是人,他的子孙后代就不是么?”夜摇光不懂荣国公心里怎么想,他这样将自己的儿子置于何地。

  “也许荣国公也是身不由己。”温亭湛猜测。

  “若当真身不由己,你我已经到了这里三年,这三年他们荣家处处给明着给我们行方便,暗地里荣朔南却到处给我们使绊子,荣国公可有管过?”夜摇光有些生气,她真的极其讨厌一种男人。

  那就是可以为了所爱的女人无视其他的至亲,人都是自私的动物,当不能两全之际,为了所爱而伤害他人,夜摇光还能够赞一句情深,哪怕行为并不对但荣国公这种可以为了所爱,伤及骨肉至亲,夜摇光真的一点也无法欣赏得起来。

  “我们并不是他,也尚且不知其中内情,就先莫要存了偏见。”温亭湛并非要为荣国公辩解什么,而是他素来喜欢一切大白于天下之后,再来评判,以免偏颇。

  有时候主观的情绪很容易影响客观的判断,这是身为父母官,断案所大忌。

  “我也就和你说说而已。”换了旁人,她再多想法都会压在心里,以免出口之后,覆水难收,而后伤及无辜。

  须知舌上有龙泉,杀人不见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