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44章 摇摇的脑补
  “你怎么会突然对荣家这般热衷?”等到荣国公带着荣寻离开之后,夜摇光忍不住问。

  到了苏州这三年,夜摇光冷眼看着,温亭湛对荣家都是不远不近,除了荣寻,他对荣家所有人都是生疏客气。突然这么的热情,夜摇光不得不怀疑。

  “元奕给我的证据,最后查到的全是荣家。”温亭湛自然不隐瞒夜摇光。

  “你怀疑谁?”夜摇光蓦然面色一紧,“荣朔南?”

  温亭湛今日特意向荣国公提到了荣朔南,荣寻的父亲,那个看起来气度不凡之人。

  沉默,温亭湛沉默不语。

  “可我们用食灵蛊试探过。”夜摇光当初就对荣家格外防备,尤其是汪德力的血咒,最后血咒被转嫁在荣寻身上,需要血脉相连的人才能够转嫁。

  后来恰逢邱玥环传信,荣家三爷乃是一尾鱼,后来他们查了一下,线索却就此中断。而荣三爷到底是一尾彻头彻尾的鱼,还是一个被灵修占了身躯的驱壳,他们当时也无法定论。

  那时候,夜摇光想不明白

  为何人就算生了灵胎,那么灵胎也应该是才对,可荣三爷却是一条鱼。但是结合鲛人族的事情之后,夜摇光有点懂了,因为他们的先祖是灵修。

  海皇的妹妹就算被除了族,依然是改变不了她曾经是灵修的事实,海皇说过它生下来的是个凡胎,但它的海之灵隔代遗传到了孙子身上。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介于世俗和灵修之间的存在,才让它捡了天道的漏洞。”夜摇光琢磨着。

  亓是天生的灵修,但它的父母却不是世俗之人,它是属于隔代遗传,偏偏它的祖母也已经被海族除名,它的灵力并非是上天的机缘,应该说是来自于祖母传承。它的祖母也承受了与世俗相恋的代价。是不是意味着它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因而它和其他灵修不一样,在一定程度上,天道对它的约束会要小一些,譬如像世俗人一样他可以结婚生子?

  好吧,就算这样解释得通,它为何能够结婚生子,也能够解释通血咒转嫁,必须是神魂身体一致,当年荣寻的血咒乃是荣朔南转嫁,可如何来解释食灵蛊对它毫无作用?

  温亭湛的双手合十,十指紧扣,极其认真的问夜摇光:“摇摇,你曾说只要是灵修长留之处,你都能感觉到灵气,可荣家极其干净,我们和荣家的人都相处过。”

  “是啊,都近距离待在一起过,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就像当年遇上百里绮梦,夜摇光因为修为还低,没有第一时间感受出来,但也隐约觉得百里绮梦与常人不同。

  “我在想,是否有法子蒙蔽了你。”温亭湛试探性的问。

  夜摇光扬眉:“你是笃定了亓便是荣朔南?”

  “就目前而言,我查到的线索,全都指向了他。”温亭湛正色颔首。

  能够让温亭湛说出这样的话,夜摇光基本已经肯定荣朔南是亓毫无悬念:“他是寻哥儿的生父”

  夜摇光是真心喜欢荣寻,荣寻也是个可人疼的孩子,蓦然间她想到了在书院,荣寻被抓走,束缚在了万恶无穷之树上,温亭湛气势汹汹的去寻了荣家,最后荣寻被安然无恙的送回来,那时候他们只当荣家是替亓卖命,没有想到荣家竟然就是亓的家!

  按照这样推算,那么和海皇妹妹有私之人,岂不就是荣国公

  可荣国公不可能和海皇的妹妹生下这么多孩子,最多是荣大爷是海皇妹妹所生!国公和承郡王的父亲乃是嫡亲的表兄弟,若是当年承郡王的父亲被迫忘了海皇的妹妹,荣国公有可能就是在承郡王府认识了海皇的妹妹,并且一见倾心,在它受了情伤之后走入它的生活。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经历了海皇的妹妹,这样绝色美人,荣国公怎么可能再娶?而且荣国公的发妻也不是续弦,难道他和海皇的妹妹是露水情缘?

  “也不对啊。”夜摇光蹙眉,“如果荣国公是先成婚再遇上了海皇的妹妹,那么荣朔南的父亲和他就不可能是长房嫡出。若是婚前,荣国公夫人可是名门嫡女,岂能够容得下婚前有个长子,还占着嫡出的位置?”

  这个时代,嫡长子袭承家业是理所当然。寻常大户人家的女子,就连庶长子都是不能容忍的羞辱,别说嫡出的长子。而夜摇光不认为,男人再经历过灵修之后,还能够看得上别的女人,尤其是荣国公那种性格坚毅的人。

  “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处。”温亭湛也必须承认有些地方他的确没有想清楚关节,

  “我查过已故的荣国公夫人,是苏州名门望族之后,嫁入荣家做宗妇也不算高攀,几个孩子都是她所出,并且为人爽利傲气,是绝不可能容得下庶长子亦或者外来子这等事。”

  “那会不会像寇家对吕家那般,两个同时生产,移花接木之后,国公夫人不知情?”夜摇光推测出一个可能。

  那就是刚刚成婚没有多久的荣国公遇上了海皇的妹妹,对其一见倾心,但那时海皇的妹妹和承郡王的父亲,也就是荣国公的表兄弟相恋,他自知无望,因此压抑着自己,决定过属于他的日子,却没有想到在妻子怀孕之后,表兄弟在家人的干涉下硬生生的忘了这个姑娘。

  他看到这个姑娘黯然神伤,就再也克制不住的情感,因此就这样在姑娘情伤未愈之际,细心照料,温柔呵护,刚刚受了伤的姑娘,一时情迷,两人就越了雷池。

  而后这个姑娘惊觉荣国公竟然是有妇之夫,于是愤而离开,两次被伤的姑娘才会身怀六甲回到海族。后来它被海皇逐出来,在世俗产子,荣国公知晓,恰好夫人也生子,于是就来了个移花接木?

  温亭湛听完妻子脑洞大开的想法之后,极力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

  “你要笑就笑!”夜摇光恼怒的瞪着温亭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