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48章 前因后果
  薰弋在经历了砚孜的打击,经历过承郡王府的绝情是心如死灰。她原本打算回到海族,从此再也不入尘世,可当日对付薰弋的人却不肯罢手,荣国公的弟弟是个为爱而痴的人。他明明知道自己在修炼之人的面前不啻于螳臂当车,却依然奋不顾身的愿意为薰弋去死。

  薰弋从未想过曾经说爱她可以为她不惜性命的男人,转头就能够将她遗忘。而这个傻傻的从来不曾开口多倾慕她的男人,却真的在危急关头能够为了她死而无憾。

  这份深深的震撼,让薰弋开始正视这个男人,不再将他当做一个不成熟的少年。慢慢的薰弋发现这个少年越来越多的可爱之处,和这个少年在一起,她觉得温暖,比深海之中温暖千百倍,后来薰弋的心再一次复活,为了这个可以为她死的男人而复活。

  他们俩瞒着荣国公府的人包括荣国公选择了一个世外桃源,竟然拜了天地,过起了隐世不出的世外生活。

  殊途焉能同归?

  薰弋是灵修,灵修和世俗人结合不为天道所容,要知道百里绮梦为了和仲尧凡在一起,经历了剔除灵脉的痛苦,忍受了数年的体虚衰弱,并且还是因为百里绮梦剔除灵脉是为了救夜摇光,并非弃天之人,才会这么轻省的躲过。

  薰弋什么都没有付出,她天真的以为只要他们安安分分,不和世俗接触,就能够躲过。大概一年的时间,在薰弋刚刚发现自己怀孕没有多久,荣国公的弟弟生命开始迅速的流失,请了无数的大夫,都看不出得了什么病,薰弋想要用自己的灵力救他,却发现她的灵力不但不是救命药反而是催命符。

  她想要去寻哥哥,可是哥哥在闭关,她想要带着丈夫去海族,却在去海族的路上,丈夫就已经不治而亡,那时候的薰弋失魂落魄,像个行尸走肉,若非荣国公到处打听断联系的弟弟下落,及时寻到了薰弋,只怕他们母子的性命都不保。

  薰弋在荣国公的开导之下清醒,却又不辞而别,荣国公找了许久没有找到,就把弟弟的尸骸带回了荣家,对于荣家而言是一件极其伤心的事情。但荣国公的弟弟死因很明显,是气虚衰弱而亡,又有荣国公的隐瞒,荣家并没有深究,将荣国公的弟弟以体弱多病,缠绵病榻已久,油尽灯枯为由厚葬。

  荣国公并没有放弃寻找薰弋,毕竟薰弋还怀着弟弟的骨血,大概半年之后,薰弋要生产之际,他才收到了薰弋的传信,他匆匆的赶过去,薰弋已经到了临产的最紧要关头,意识模糊的将他误认为弟弟,对他说了很多话,荣国公才知道薰弋竟然不是人!

  寻到薰弋的时候,薰弋一直在自责,自责于自己害死了弟弟,他只当是他们任性避世,弟弟得了急症,当误了就医,毕竟荣国公寻了大夫查看弟弟的遗体。

  此刻,他才知道弟弟真正的死因。

  这个时候弟弟唯一的骨血也出生,这个孩子幸好是正常的人,而薰弋却已经到了大限。

  薰弋本就在他弟弟死去之后了无生意,可她怀着孩子,她又不忍心自己动手,她也担心自己连累了丈夫会不会连累生下来的孩子,她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丈夫,才会跑回海族,接受她该接受的惩罚,如果她和孩子都死了,那就可以去寻丈夫。

  没有想到海皇到底顾念兄妹一场,因而保住了她的孩子。可饶是如此,她也生无可恋,孩子生下来了,他是个健健康康的人类的孩子,她最后的顾虑也没有,自然是放心的离开。

  侄儿出生就无父无母,荣国公知道薰弋的来历,也不敢将孩子抱回家,若是日后真的有什么,荣国公府树大招风,太容易暴露,想要保护他都保护不了,荣国公便将孩子养在了庄子上,可这个孩子虽然身体正常,却从小体弱。

  但他聪明机敏,学东西是一学就会,荣国公真的可惜至极,若这孩子身子健朗,他就可以带回荣家,继承家业也好,辅佐自己的孩子也行,总归都是荣家的嫡脉。

  这个孩子没有活过二十五岁,在他二十岁那一年荣国公给他娶妻生子,是个穷举人家的姑娘,聪慧贤惠,却没有想到这个姑娘也是个心事重的孩子,喜欢上了病秧子丈夫。和她的婆婆一样,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丈夫却没有来得及看到孩子出生。

  而后,她也走上了她婆婆的老路,郁郁寡欢之下,难产而亡。

  这就是亓的出生,亓刚刚出生的时候,和他父亲一样是个正常的孩子,经历了侄儿的观察,荣国公觉得这个侄孙应该也是没有问题,担心孩子养在外面,会像他父亲一样,因为自己的疏于看顾而早逝,如此荣国公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弟弟和薰弋。

  他将孩子抱了回来,恰好那一天是儿媳生产,儿媳生了长子,可落地没有多久就咽气了。荣国公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发生了争执,才导致儿媳早产,邑忞郡主要是知道自己的孩子这么没了,指不定要怎么闹。

  荣国公看着怀里的孩子,又想到自己的几个儿子都没有什么资质,日后家业交给他们迟早落败,想到侄儿的聪明,也觉得或许这个孩子会像父亲,为了长远计,也为了家宅的安宁,荣国公就将这个孩子送到了邑忞郡主的产房,其他人都被他给打点清楚,他毕竟是荣国公府的主人,要做好这件事并不难,而且还有儿子的配合,自然是天衣无缝。

  当然,荣国公是将孩子的真实来历,隐瞒了薰弋非人如实告知,后来儿子和儿媳又生了个女儿就再也没有动静,荣大爷也就把荣朔南当做了亲儿子。

  他这样,迟早是要国际,与其抱养过来人人都知道,不如养着堂弟的儿子。

  “那么他究竟要做什么?”温亭湛听完之后开口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