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49章 并不一定要行房
  “我亦不知他要做什么。”荣国公的面色瞬间苍老,他是真的很疼爱荣朔南,当做自己的亲孙儿一样疼爱,因为极其信任,若非温亭湛的到来,若非上次荣寻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荣朔南背着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可要他当着温亭湛的面,却拆穿荣朔南,他也做不到。不论是荣朔南杀了温亭湛,还是温亭湛杀了荣朔南,都不是他想要见到的局面。

  “我明白了。”温亭湛忽而唇角牵了牵。

  荣朔南在荣国公的面前伪装的太好,以至于荣国公并不知道他是个灵修,更不知道他背地里在做些见不得的勾当。温亭湛来了苏州府,荣家之所以会这么处处配合他,并不是出自于荣朔南的本意,就是荣国公的意思,荣国公的心始终是偏向陛下。

  温亭湛就是兴华帝派来,荣国公哪里会和温亭湛作对?

  荣朔南到底还是有点人性,不论他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他不忍心荣国公伤心,所以他针对夜摇光和温亭湛的事情,都是暗地里执行,他偷偷摸摸并不是不敢和温亭湛他们决战,而是不希望荣国公察觉之后出面阻拦。

  他不想荣国公失望,却又有些事情不得不去做。

  “景阅他,到底做了些什么”荣国公有些迟疑的问。

  “他做的事情可不少”温亭湛从当年两淮盐案的事情开始讲,到后来的汪德力之事,再到后来百舸争流等等,一桩桩一件件,没有丝毫隐瞒的对荣国公说,既然荣国公知道了薰弋的身份,那么其他妖魔鬼怪,温亭湛也不润色。

  听得荣国公面色铁青:“是我教导无方,我会去向陛下请罪。”

  “国公爷若真有忏悔之心,还请帮我查清楚他为何处处针对我们夫妻,还有他背地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目的为何?”温亭湛现在心里有最后两个疑点,怎么都差不明白。

  好端端的,他们夫妻到底是哪里碍着他,若非他非要和他们夫妻过不去,他可以不用暴露。还有这些行为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他已经离府,走前对我说过,再也不会回来。”荣国公闭了闭眼,“若非温大人今日来问,过几日温大人应当就能够接到他葬身海里的消息。”

  这自然是荣国公想好的事情,那就是让他从此死去,以往是他信任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加上亓在他的面前做的事情都很好,背地里利用那些灵修所为,莫说他没有怀疑这个孩子,就算是怀疑了,以他的能力也查不到什么。

  可是温亭湛让他开始警觉,于是他开始和荣朔南对质,荣朔南可以隐瞒他,但却不敢欺骗他,最后他对荣朔南执行了一场家法,荣朔南也什么都和他吐露,最后他选择离开荣家。

  “果然,事事先我一步。”温亭湛这才刚刚查到荣朔南的头上,知晓自己会利用荣国公来牵制他,于是他先一步走了,想了想温亭湛开口道,“寻哥儿是个好孩子,我也不想伤了孩子,就依着他的心意,他既然脱离了荣家,以往他所行之事,也没有利用荣家的人脉,那便从此与荣家无关,日后荣朔南就是个死人。”

  当年荣寻为了救他两个孩子,不惜以身犯险,这份情谊温亭湛始终记得。并且荣寻是他亲手教养了几年的孩子,他很是喜欢。就算他是个荣朔南的孩子,温亭湛也对事不对人。

  荣朔南的所作所为,也许是不想牵连荣家,都是利用手底下的灵修,就包括当年的灭门案,也没有利用荣家的人。

  荣家,若当真将荣朔南这个人抽出去,这些事情他们也扯不上多少关系,看在荣寻的面儿上,温亭湛就不打算追究。荣国公也已经一把年轻,前面才刚刚有个承郡王为了自己的儿子胡作非为请罪,温亭湛也不想现在又有个荣国公非要给自己孙儿安排个罪名去请罪。

  “睿国公”荣国公没有想到温亭湛会这样轻轻将荣家给放过。

  “这三年,若非荣老鼎力相助,我亦不能这般轻松身兼两省。”温亭湛说着站起身,“既然我们两都愿意将荣家给摘出来,我便希望日后不论我们谁输谁赢,荣国公都当做事外人。”

  言罢,温亭湛没有再停留,抬步就离开。

  温亭湛的确是有能耐有本事,但他身兼两省,若非江苏这边有荣家处处行方便,什么事都支持他,他也不能一心治理江浙,早就忙得脚不沾地,也不可能几次大事都陪着妻子离开苏州府,这份情他既然承了,那今日他就还了。

  还有荣寻,妻子对于荣寻的喜爱,女儿对于荣寻的喜爱,他若当真要将荣家给弄垮,日后妻子和女儿要如何和荣寻相处?荣寻便是再明白事理,知道是荣家的错才受惩,也不可能再坦然的面对妻子和女儿。

  并不是温亭湛多么重的私心,而是荣家没有了荣朔南,有荣国公镇压着,留在江苏,江苏才不会乱,荣家也并不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拔出荣家容易,再寻一个能够让江苏安宁,能够镇得住下面那些小心思官员的大家族就难。

  利弊权衡,再三思量,温亭湛决定就这么放过荣家。

  但是亓,他们是必然要生死一战。

  “阿湛,我跟你说,寻哥儿可能不是荣朔南的孩子,可为何荣朔南能够将血咒转嫁?”等他们夫妻告辞,一离开荣家的范围,夜摇光就拽着温亭湛道,“我查探了宣桐的身体里,并没有灵气的滞留,他们夫妻很可能并没有行房。”

  “荣朔南就算是灵修,也是个长在世俗的男人,他不会允许别人动他的女儿,荣寻是他的骨肉无疑,至于为何宣桐体内没有灵气”作为一个医者,并且对人体和医道深有体会,还和陌钦深讨过的温亭湛,颇为隐晦的说道,“荣朔南既然是灵修,并且修为高深,他想要一个女人怀上孩子,不一定要行夫妻之事”

  夜摇光瞪大眼睛,她懂了,但是觉得不可思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