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53章 娘,海上立着一个人
  弄了些野味和野果子,考虑到了所有人的口味,夜摇光一边忙碌的借用九陌宗厨房做着,一边想到几个孩子乖巧的跟着温亭湛,那温馨的画面,让她情不自禁的扬起了唇角。

  总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做什么都顺手顺心。

  “我已经和陌宗主商议妥当。”

  晚饭后,他们有散步的习惯,宣开阳带着三个小的跑在前面逗着他们,主要是娱乐温桃蓁这个小丫头,夜摇光和温亭湛慢悠悠的走在后面。

  海边的风吹来,在这个盛夏的季节格外的凉爽。

  夜色黑色,墨空碎着点点繁星,海面平静,泛着幽幽月光。

  怡人的景色,令人陶醉。

  “我们也是为了杜绝后患。”揽着妻子的肩膀,温亭湛给予她温暖的力量。

  他的妻子他最了解,夜摇光不是那种喜欢为别人做主的人,就算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都是绝对的公平对待,会耐心的询问和沟通,不好的也不会凌厉指出而是循循善诱。更何况,荣寻并不是他们的孩子,而且荣寻只是有一个可能会再生出一个鲛人族的后代。

  而不是一定会,关键是他们经不起这一个可能,这才是夜摇光心有愧疚的缘由。只希望荣寻能够平凡一生,莫要如他一般遇上个修炼的女子。

  “桃桃对修炼不感兴趣。”夜摇光突然看着前方开口。

  温亭湛顺着目光看过去,就将温桃蓁不知道怎地闹了脾气,站在那里撅着小嘴,哥哥和弟弟都不理,而是荣寻上去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小姑娘立刻就笑颜逐开。

  这一幕让温亭湛莫名的刺心不舒服:“孩子还小,谁知道以后。”

  “噗嗤!”夜摇光不由可乐,看着这女儿奴的嘴脸,“我也没说什么,就是说桃桃对修炼不感兴趣而已。”

  温桃蓁和温叶蓁都有灵根,是可以修炼,夜摇光也从不避讳他们二人修炼,不避讳展示自己的能耐,包括空间带着他们飞来飞去,但是这两个小东西都不感兴趣。

  从未来询问过她,怎么样才能够像娘亲一样。

  她虽然是修炼之人,但她并不一定要自己的孩子也要能够修炼,一切都按照孩子们的意愿。

  “娘,海上有个人。”突然,温叶蓁跑到夜摇光的面前,拉着夜摇光指着海面上。

  夜摇光立刻看过去,是空空如也的海面。

  不可能,如果是鬼魂,温叶蓁的灵目是不能承受污浊,他不是阴阳眼,是看不到鬼魂。他能够看到的都是灵物,具有灵气的东西,别看狰是凶兽,但是它的力量是灵力。

  那么,温叶蓁看到的就是一个灵体!

  “他被绑着,让我帮帮他。”温叶蓁仰着小脸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蹙眉,这个灵体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多少年,她和温亭湛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一次次的错过,却没有想到终究是躲不开,温叶蓁既然看到了,并且还听到了他的声音,这事儿不解决,只怕以后兜兜转转还是会落在温叶蓁的身上。

  “金子,你看得到么?”夜摇光是看不到的,她没有办法知道是什么情况,只能通过金子,她并不想去翻动孩子的记忆。

  金子跳出来,落在夜摇光的肩膀上,它金灿灿的眼睛漫上一层金光,夜摇光和它神识相连,它看到的直接通过神识,传递到了夜摇光的脑海之中。

  海面之上的确有一抹身影,只不过这一抹身影很透明,是个男子,看着不过三十来岁的样子,夜摇光接收到了画面便问:“这是如何形成?”

  灵体也是魂啊,没道理她不能看到。

  “他只是一股灵气,连魂都没有。”金子给夜摇光解释,“它现在是利用海上的位置,吸纳夜晚的星辰之力才能够勉强维持住自己不消散于天地之间,不过已经为此不了多久,必须要一个蓄满灵气的东西滋养它,否则很快它就会消失无踪。”

  “你可以和它交流么?”夜摇光问。

  金子试了试不行。

  “叶蓁,你怎知它要你帮帮它?”金子都无法勾通,为何温叶蓁可以?

  “我不知道,就是它这么看着我,就知道它在向我求助。”温叶蓁没有用耳朵听到声音,而是浮现在脑海里的声音。

  “是叶蓁的灵目,灵目注视它,它能够受惠,才能够传达心中所求给叶蓁。”金子分析道。

  “那若是这般,我们如何和它交流?”这岂不是单向传播,温叶蓁也只能感受到它的想法,可温叶蓁却无法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它,夜摇光还担心另外一个问题,“叶蓁这样看着它,会不会被它吸纳灵气?”

  随着温叶蓁越发的长大,因为灵目的关系,任何人应该说任何生灵只要被他看着,都会像是寒冬里的一抹暖阳洒在身上,暖洋洋的笼罩着全身。

  她儿子这双眼睛,日后不知道勾了多少人,不,不知道勾了多少生灵。

  “师傅,你别担心。”金子立刻向夜摇光解释,“叶蓁的灵目是天赐,有窥觊的人是情理之中,可真要伤了叶蓁的灵目,也会遭天谴。除非像对付灵修一样使手段,叶蓁看人会让人觉着舒适,是因为他的眼睛会散发灵气,视线落在哪里,灵气落在哪里。”

  “那便好。”夜摇光就担心儿子,不过这世间做恶之人不少,雪域不也遭了道,日后还是得地方些。

  “放心,我们的儿子,只有他算计旁人,没有旁人算计他的道理。”温亭湛握住妻子的手,非常自信的对妻子开口。

  夜摇光白了他一眼,算她白操心,有这么一个黑芝麻馅儿的爹,况且温叶蓁现在就已经聪明得令人害怕,也不知道被这个妖孽爹养成什么样子。

  “灵物……”夜摇光蹙眉想着,现在身上有什么灵物可以盛放这抹灵气。

  紫灵珠不行,她有用处,天麟是煞气,冰精灵珠已经没了,幽灵珠更不行,太邪气。

  “这个行么?”夜摇光扬了扬手上的吸灵手镯,“既然它是灵气,我应该可以把它吸进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