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54章 又肥了的无疆
  “师傅,你试试吧”金子用了不确定的语气。

  虽然对方只剩下一缕灵气,可夜摇光的手镯灵气很杂,不同的灵气也是有区别,就像七灵珠就是蕴含着不同灵气之物,金子也不确定将这一缕灵气吸到吸灵手镯之后会发生什么。

  不管了,听天由命,左右这只是一股灵气,又不是一个灵修,就算有个三长两短,也只能说它倒霉,是它自己求上门,她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带它走,这类事情她第一次遇上,并没有应对的经验。

  夜摇光做好心理建设,带着金子一跃而去,靠近那一股灵气形成的人,她抬起手腕催动吸灵手镯,果然吸灵手镯只需要是灵气,不受束缚的灵气都能够吸入进去,那一抹灵气也没有反抗的姿态,瞬间就汇入了手镯之中。

  夜摇光飘然落地,将自己的神识探入吸灵手镯,担心它被其他灵气给中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有些意识的缘故,它竟然能够单独的飘在一个地方,并且选择适合自己修炼的灵气靠近,见此夜摇光才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也不是问它来历的时候,它现在还很虚弱,可既然它能够以灵气凝聚,夜摇光相信它应该不是什么大恶之物,暂时先留在吸灵手镯里,夫妻两带着孩子们回去。

  几个孩子同一间屋子,有着宣开阳和荣寻两个大的,温桃蓁要去凑热闹还非得拖着弟弟,夜摇光也放心由着他们俩,等到孩子们熟睡之后,她才带着陌宗主潜入了房间。

  他们俩为了不吵醒孩子,都是释放了护体之气,却没有想到宣开阳竟然这么惊觉有了反应,夜摇光立刻水袖一扫,五行之气散开,散入了他的身体,令他再次安眠。

  这个时候陌宗主已经双手指尖运着五行之气,在荣寻的身上几大穴位按下去。看着荣寻的小身板一跳一跳,波动很大,夜摇光都有些担心。好在,很快陌宗主就收了手。

  “这就妥了?”夜摇光想着断灵脉,怎么着也是大动作。

  “灵脉不过是筋脉里残留的灵气,只需要将之散出体外,自然和普通人无异。”陌宗主笑着像夜摇光解释。

  “那便好那便好。”夜摇光只知道用五行之气测试一个人是否具有灵脉,只要能够留得住五行之气,将之纳为己用,补充体力,化作能量就是可以修炼,反之则不能。

  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简单,看着荣寻小脸依然雪润,夜摇光才放了心。

  和陌宗主退出了房间,第二天荣寻醒来就像个没事人,也没有说何处不适,夜摇光也担心可能是后遗症不严重,荣寻自己忍着不说,特意留意着他,并且多在九陌宗留了一日。

  以免有什么突发状况,她应付不了。

  “陌宗主,不知陌少宗主去了何处?”怎么着,来了这里,几天没有见到陌钦,夜摇光又不是失忆,便是以往那些交情,也应该礼貌性的问候一声。

  “他去为他的新药方寻找药材。”陌宗主也礼貌的回答。

  不过就是这样客气一句,尽了心意,夜摇光也就没有多问。

  九陌宗留了两日,发现荣寻没有任何异样,夜摇光他们一家人就告辞离去。直接去了鲛人族,夜摇光才刚刚到了海边,还没有下海呢,比狗鼻子都要灵的无疆那与众不同的声音,就从深海兴奋的传来。

  很快,海面兴起了波浪,最后被分开了两道粉白的水花,就看到那银白色的毛发像潜水艇一般迅速的直冲到夜摇光所立的岸边。

  哗啦一声,水花四溅,夜摇光连忙运气,将兜头淋下来的水给挡在外面。

  浮上岸的大家伙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以至于犯了错,用它的鳍将自己的眼睛给捂住,一副不是我,我什么都没有做的样子,那掩耳盗铃的模样真是让夜摇光又好气又笑。

  “你怎么又肥了!”夜摇光真是有点不忍直视,这家伙的体型都快赶上了最大的鲸鱼,每隔一段时间不见,它就要肥一圈,以前也就罢了,时间隔得久,这才他们才多久没有见?

  上次来和海皇谈判,也就过去了两个月左右,这家伙肉长得是不是太快?

  “呜呜呜”一听夜摇光又嫌弃自己,无疆庞大的身体就这么往地下一瘫,那肥肉就差没有流动开,不过配着它圆溜溜的小眼睛,怎么看怎么萌。

  “哼。”金子可不高兴了,这家伙都快肥死了,它师傅还觉得它萌,换了自己,它师傅就会嫌弃,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近臭远香?

  它要不要考虑和师傅分开一段时间,反正师傅这段时间也不给它做糖醋鱼!

  冷不丁的一个爆栗敲在了脑袋上,金子连忙捂着脑袋:“师傅,你又虐猴!”

  区别对待它也就算了,竟然还欺负它,虐待它。

  “金子啊,你是不是忘了你和师傅本命相连?”夜摇光阴测测冷笑,露出了她白森森的牙齿,“你脑子里想什么,只有我不想知道,没有我无法知道。”

  夜摇光自然是不会轻易侵犯金子的**,平时是不会窥探它的想法,方才它那不爽的冷哼,夜摇光原本是想安慰它一下,结果发现这厮表情怎么看怎么不对,就读了它的心思。

  合着她这个师傅对它的吸引力就只有糖醋鱼?

  因为没有糖醋鱼可以图,就可以毫不留恋的拍拍屁股走了?

  “奥呵呵呵”无疆发出了另外一种声音,那弯了一点透着笑意的眼神偷偷的看着金子。

  幸灾乐祸的意思不要表现得太明显。

  金子顿时怒,正想要撸一撸手臂上的猴毛,做出凶凶的架势,这一撸才发现它手臂上的猴毛被剔了拿去炼制生命空间,还没有长起来

  瞬间,就尴尬了。

  “奥呵呵呵”无疆看着金子撸起夜摇光给它做的衣服衣袖,露出光溜溜的手臂,笑得更加的欢实。

  金子一张金脸盘顿时憋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