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60章 如实相告
  这么突如其来的力量,若非夜摇光在空间有紫灵珠罩着,只怕要在自己的空间被撞得头破血流。她的空间被一股力量完全掌握,这个力量非常的强势,容不得她半点挣扎,整个空间就被掀出了禁门。

  夜摇光才刚刚稳住身子,想要再闯禁门的时候,就看到荣寻的身体从禁门处被扔了出来,海皇先一步将他给扶住,夜摇光一个纵身出了空间,伸手探了探荣寻的脉搏,五行之气顺着他的手腕渗透他的肌理。

  惊奇的是荣寻竟然没有半点不一样,她亲眼在禁门之中看到了他一次次的被分解,一次次再凝聚,这样强力的锻造,他身体里却没有其他力量,依然还是个凡胎**。

  “嗯?”就连海皇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海皇陛下”夜摇光有些担忧的看向海皇。

  海皇将昏迷的孩子交给夜摇光,一脸的困顿:“甚是奇异,入了禁门要么死,要么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这孩子却是二者皆无,他能够活着从禁门里出来,就不应该还是这样寻常的体质。”

  “我在禁门里看到了”夜摇光将所见所闻全部说出来。

  “他拒绝了!”海皇完全不可置信,他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能够拒绝皇者的权利。

  海族的继承人,就是日后的海皇,以往那些接受考验的人,要么就是在一次次幻影之中心志不够坚定而被真正的抹杀,夜摇光所看到的分解,其实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般,是重新锻造,而是一个人真的在视觉上感觉是承受着粉身碎骨的考验。

  只有经历了生死,拥有不惧死亡,能够承担足够痛苦,并且在死亡的恐惧和生不日死的折磨下还能够保持着清醒,不被诱惑不被欺骗,做出错误的抉择,才能走到最后。

  基本是走到最后的人,都是冲着继承人身份去。

  荣寻是个意外,他不是主动要去挑战,而是被选择。千年以来从来没有拒绝的先例,也许这就是荣寻现在这副模样的原因。好歹他也是海族的后代,没有可能他不愿意,还非得逼迫他,亦或者真的将他给杀了。

  “海皇陛下,寻哥儿日后会不会有异于常人之处?”夜摇光必须得问清楚。

  “禁门之中考验的都是心性,才智和毅力,对身体并没有变化,一切都只是虚幻,除非他接受了灵息的注入,否则他还是他自己。”海皇对夜摇光道,“按理说来,应当是不会造成影响。可温夫人,似这般例子,以往海族从未出现过,我亦不能笃定。”

  “多谢海皇陛下。”夜摇光也无法,日后就真的只能把荣寻放在眼皮子底下,幸好宣桐也是这个意思,让他跟着他们成长。

  夜摇光带着荣寻在海皇安排的地方歇下,等着孩子醒来,看看他会不会有什么想要问他们,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说清楚。

  “莫苦恼。”温亭湛站在夜摇光的身后,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无论如何,他是个好孩子,我们只要能够正确的引导,他心存善念,无论他日后会如何,都无关紧要。”

  天地万物,各有面貌。只要心中没有恶意,不论是什么生灵,都是值得被尊敬。

  “嗯。”夜摇光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静静躺着的荣寻,“我只是不知道等他醒来,该对他说什么。”

  装不知道是不可能,这孩子这样的聪明和敏感,既然猜到了亓是鲛人族。她又恰好将他带到了鲛人族,定然会猜到她对他生父的一切了然于心。

  “他若问,便如实相告。”温亭湛没有太顾及什么,“摇摇,我们不能总是把孩子当做孩子,在禁门之内,荣寻理智足以证明,他已经到了可以自己明白是非的年纪,他拥有分别对错的能力。他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他承受不了一点打击么?”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做母亲的哪里能够真正的把这么小的孩子当做大人来看待。”

  荣寻她也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乖巧伶俐。就算知道他能够承受,能够明白,能够自己挺过这一关,可夜摇光依然不能不为此而担忧,这就是作为长辈的心理。

  明白是一回事,释怀又是一回事。

  温亭湛便不再宽解。

  很快,荣寻就醒过来,刚刚开始还有些目光恍惚,清明之后就变得格外的沉默。

  夜摇光心疼不已:“寻哥儿,你有没有不适之处?”

  “师娘”荣寻欲言又止的喊了一声,他看向了一侧的宣开阳他们,终究是低下了头。

  “我带着桃桃他们出去走走。”温亭湛先一步开口,荣寻这模样是想问清楚,但又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毕竟他不知道夜摇光乘着空间跟着他入了禁门。

  “你想问什么?”等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夜摇光柔声开口。

  荣寻垂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微微抬起头:“师娘,我爹他在何处?”

  “我也不知他在何处,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将他引出来。”夜摇光看着荣寻,没有任何闪躲,目光沉静,“你父亲,和我们夫妻不死不休。”

  荣寻的睫毛颤了颤,他的手紧紧的握成拳,像是在抑制自己,可小身子还是忍不住微微抖动。

  夜摇光轻叹一声,将他揽入怀中:“是师娘不好,师娘不应该带你来这里。”

  便是如温亭湛所说,荣寻命中必然有这一遭,可等他再大一点,等他已经接受了父亲的死,再知道全部的真相,也不会像如今这么痛苦和挣扎。

  毕竟是亲身父亲,有几个有人性的孩子,能够坐视自己的生父死去。

  荣寻靠在夜摇光的怀里,感受着来自于师娘的温暖和善意,半晌之后他才开口轻声的问:“他父亲,做了很多错事是么?”

  “寻哥儿,作为一个外人,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诋毁你的父亲,哪怕他的所作所为让我忍无可忍。我不去评论他的行为对与错,我只能告诉你,他正在做一件不为人知的事情,也许会害死很多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