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卦妃天下 > 第2566章 金子和无疆
  夜摇光顿住了脚,海皇说得没错,这一切都是亓有预谋的在策划。

  结果也许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但也是没有白忙活一场,他们的确大伤元气。

  此刻的亓修为散尽,只留了一点残存的气力逃离,但他一定做了周密的安排,并不是夜摇光追上去就能够扭转乾坤,毕竟亓的手底下得力的灵修并不少,而且仿佛个个都已经被他洗脑,甘愿受他驱使,不惜毁了一生修为去造下杀孽。

  “两位真君,你们可还好?”夜摇光看了看软软趴在前方粗喘着气的无疆一眼,先抛向了万黜两位真君,实在是这二人修为高于她,她感觉不出这二人到底伤得重不重。

  “无碍,没有伤及元气,我们二人修养半个月便能够恢复。”万伍和万黜互相搀扶着站起身,宽慰夜摇光,“温夫人,这鲛人盗走了海灵珠,必然早已经寻到了秘密之地融合,只怕我们费尽心思也未必能够寻到。”

  夜摇光点头,亓既然能够破釜沉舟的用了这样的法子,如果不选一个任何人都寻不到的地方,他怎么敢这样行事?不是与自废无疑?夜摇光还是会去寻找,但不抱什么希望。

  “现下便用不上我们师兄弟二人,我们先会万仙宗修养,等待温夫人寻到他,亦或是他寻上了温夫人,温夫人再传信与我们,此事既然我们二人已经插手,断没有半途而废之理。”万伍接着道。

  已经和亓结仇了,而且按照夜摇光的计划,亓一旦融合了那颗瘟珠,就会变为邪修,那么他也就再无顾忌,杀上万仙宗的可能都有。便是没有这个可能,他们也不会因为受了一次伤,就认怂不敢再挑战邪恶,这非他们修炼之人的道义。

  “多谢两位真君。”夜摇光非常感激的往下一拜,对他们行了个大礼。

  “温夫人与我们实属同门,情分匪浅,莫要客气。”万黜笑着就道,“告辞,温夫人。”

  从虚谷那里算,夜摇光就是万仙宗的人,若非虚谷脱离了宗门,万仙宗就算是召她回去,她也没有理由拒绝,送走了万黜和万伍二人,夜摇光连忙奔向无疆。

  “无疆,你还好吗?”夜摇光蹲在它的身前,看着它身上的伤口,很多地方都被血染成了浅浅的粉色,她连忙拿出伤药,寻找到它的伤口给它处理,很多地方并没有继续渗血,皮外伤很重,但内伤夜摇光也摸不清楚。

  “呜呜呜”无疆突然发出低低的呜咽。

  让夜摇光想到了温桃蓁小的时候有个头疼脑热,那娇弱的模样,非要霸占这她,并且喝奶也是咬着一边,伸手挡着一边,绝对不会让她弟弟占便宜,十分的霸道不讲道理。有时候把夜摇光气得不行,可看着她虚弱的小脸,哼哼唧唧的声音,又狠不下心。

  万幸的就是温叶蓁是个格外好带的孩子,从来不哭不闹,否则有得夜摇光头疼的时候。

  夜摇光也不知道为何她会突然做出这样的联想,但是直觉告诉她,无疆伤得并没有它自己表现得那么重,它这样一动不动的趴在地面上,反而是在耍赖。

  “还有一朵牡丹花你要么?”夜摇光摊开手掌,那一朵金灿灿的牡丹花悬浮出来。

  秦臻臻给了她三朵,一朵给了炎烨,一朵已经被这家伙给吃了,就剩这最后一朵。

  “哼!”无疆非常傲娇的把脑袋一偏,肉嘟嘟的脸扭向了一旁。

  “师傅,它吃过一朵,筋脉已经被改造,再吃一朵就是浪费。”金子从空间跑出来,咽了咽口水,“给我吧,我没有吃过。”

  夜摇光才懒得理它,扔了一截人参给它:“你吃这个就够了。”

  “呜呜呜,师傅你偏心!”金子握着手里以前特别馋,甚至还在雪域那里闹了笑话的人参,再看看夜摇光手里的金牡丹,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不受待见的那个!

  人参肉好是好,可是它已经尝过味儿,它还没有吃过牡丹花呢!

  “是不是人参肉吃腻了不想吃?”夜摇光皮笑肉不笑的问。

  金子立刻把人参往嘴里一塞,一边咀嚼一边摇头如拨浪鼓。

  就在这个时候,无疆挖了指甲盖那么一小坨肉,用它的尾巴递到金子的面前。

  无疆的尾巴很大,那一小点肉如果视力不好的还根本看不到。

  金子看着这么一小点肉,顿时呆了,回过神指着无疆骂:“你这个吝惜鬼!”

  被金子这样一骂,无疆不高兴了,在金子伸出猴爪子要去取那一点肉的时候,尾巴一抛,那一点肉就抛上半空中,然后它自己张开嘴,把自己那一点肉给吃了

  金子:

  “你这个混蛋,要不是我,你早死了,早死了,你知道么!”金子瞬间炸毛了,也不装柔弱了,叉着腰就对着无疆中气十足的大声指责,“你给我一点点肉已经很吝啬,你还自己吞了,你连自己的肉都吃”

  噼里啪啦,真是又激动又怒气。

  夜摇光看得目瞪口呆,原来金子的口才这么好。

  可惜它骂了半天,无疆就冲它翻了个白眼:“奥呵呵呵”

  “闭嘴,不准你发出这种笑声!”金子最痛恨无疆这种刺耳的笑声,带着满满的嘲弄。

  夜摇光伸手扶额,站起身就决定离开。

  是她想太多了,这两只都很好,死不了。

  一个还悠闲心情逗弄另一个,一个还能这么激情飞扬的斥责另外一个。

  “海皇陛下,海族可有损失?”夜摇光关切的问。

  亓先是从海皇手里抢走了瘟珠,才杀过来,虽然这里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夜摇光还是需要关心一下海族的状况。

  “有两位海王被他打伤,温夫人无需挂念,并不致命,他到底还是有所顾忌。”海皇道。

  在这之前亓还是灵修,他抢掠夺宝在前,若是再杀灵修在后,自然是要背负大罪孽。

  “可惜他爱惜了羽毛一辈子,很快就要变成一个邪修。”夜摇光唇角冷冷的扬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