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三十章 中毒
  天空虽然是黑暗的,却有光。

  桑桑举着大黑伞,双脚站在光明里,身体在黑暗中。

  她闭着眼睛,睫毛不眨,静穆有若神明。

  她在思考一个问题:佛祖再强,也强不过夫子,强不过人间,那他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变弱了这么多?

  静思里,有无数画面在她的意识里高速闪回,浮光掠影,却是那样的清晰,数百年的时光,开始倒溯,展现真容。

  小院里的安宁,那些茶与酒,棋与五花肉,牵手行走,于湖畔徜徉,于巷间撑伞,看烟雨古寺,风雪边关,是为贪。

  小院里的争吵,菜场里的血海,渐远的身影,愤怒地质问,生与死的对抗,那些暴躁的情绪,低落的心情,是为嗔。

  剩下的那些画面,都起于贪嗔,或引出贪嗔,那就是痴。

  贪嗔痴,便是佛门说的三毒。

  大乘义曰:“贪者,以迷心对于一切顺情之境,引取无厌者。嗔者,以迷心对于一切违情之境起忿怒者,痴,心性闇钝,迷于事理之法者。亦名无明。

  智度论曰:“有利益我者生贪欲,违逆我者而生嗔恚,此结使不从智生,从狂惑生,故是名为痴,三毒为一切烦恼根本。”

  涅槃经曰:“毒中之毒无过三毒。”

  桑桑中了毒,贪嗔痴三毒。

  只有这种毒,才能让她都避不过。

  上次在烂柯寺里,佛祖便想灭她。只是当时她未醒来,佛祖要灭的,是她体内的烙印,如今她醒来,佛祖要灭的便是她。

  欲使其毁灭,必先使其虚弱。

  如何能让昊天变得虚弱,夫子想出的方法和佛祖想出的方法,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所使用的手段有些分别。

  ——把神变成人。

  夫子用的是人间之意,走的是春风化雨的路线。想要改变她,或者说改造她,佛祖用的是人间之毒,想要沉沦她。

  桑桑与宁缺互为本命。她想些什么,她思考的结论,宁缺都能知道,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在佛祖的棋盘世界里度过这么多年,她中的毒已经很深,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得极为虚弱,虚弱到无法离开,那么迎接她的将是什么。

  “不用担心。”

  宁缺把她搂进怀里,低声说道:“就算佛祖能杀了你。你也能回昊天神国……也许某一天。你会想起我和书院,到时候……”

  他说不下去了,如果桑桑真的用死亡来回归,那么便不可能有那个时候,昊天就是昊天。人间不再会有桑桑。

  佛祖算不到夫子把昊天一分为二,算不到书院把其中一个昊天留在了人间,所以他没有算到,就算杀死桑桑。也无法杀死昊天。

  但桑桑是会死的。

  “我不想死。”

  桑桑说道:“桑桑不想死。”

  有桑桑之名的昊天不想死。

  宁缺看着遥远的东方,说道:“那我们便不死。”

  桑桑转身向白塔寺外走去。

  宁缺撑着黑伞,跟在她的身旁。

  走出寺外,她指着檐下被雨水淋湿半边衣裳的某个妇人,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过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有变老。”

  宁缺说道:“无数年来,信佛之人,死后留下的觉识,都会来到这个棋盘里,这里是真正的佛国,他们是死人,自然不会变老。”

  桑桑说道:“但你也没有变老。”

  宁缺心想确实如此,已经过去了至少数百年,自己没有老,也没有死。

  桑桑看着黑暗的天穹上那些代表规则的光线,观察片刻后说道:“这个世界的规则没有崩塌,那么为什么没有死亡?”

  宁缺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桑桑说道:“你知道什么是涅槃吗?”

  宁缺说道:“佛法最高境界,便是涅槃。”

  桑桑说道:“涅槃,是一种状态。”

  “什么状态?”

  “宁静寂灭,不知生死,清凉寂静,恼烦不现,众苦永寂;具有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远离一异、生灭、常断。”

  桑桑说道:“这就是涅槃,也就是成佛。”

  宁缺想起在瓦山佛祖石像前,桑桑曾经提起过那只姓薛的猫,说道:“涅槃如果是这个意思,难怪连你也算不到佛祖是死是活。”

  桑桑说道:“这里的人也一样。”

  宁缺皱眉说道:“你是说这里的人都不死不活,所以没有死亡?”

  桑桑说道:“不是不死不活,是又死又活。”

  宁缺想了想,说道:“你是对的,在没有观察之前,谁都不知道是死还是活,对象处于死与活两种状态的叠加区域里。”

  没有人知道佛祖的生死,昊天和夫子都不知道,正是因为佛祖涅槃后进入了这种状态,在看到他之前,没有答案。

  桑桑说道:“所以这里没有活着,也没有死亡。”

  宁缺说道:“但我们在这里生活了数百年,我们看了他们很长时间。”

  桑桑说道:“他们只是棋盘的附属物。”

  宁缺说道:“你是说棋盘里的这些人,都是佛祖涅槃状态的延展?”

  秋雨已停,白塔寺外渐渐变得热闹起来,行人在摊边挑着货物,母亲追逐着贪玩的孩子,根本没有人发现天空已经变得黑暗无比。

  桑桑说道:“可以这样理解,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他们只是随着时间行走,不会思考任何别的问题。”

  宁缺情绪复杂说道:“难道这便是佛祖说的极乐。”

  她说道:“你说这里是佛国,没有错。这里就是真正的极乐世界,如果你我没有醒来,最终也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宁缺看着街上的行人,忽然觉得浑身寒冷,他和桑桑真的险些成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到那时生不知生死不知死,到底是极乐,还是极悲?

  这就是涅槃的真义,天佛皆能算,佛涅槃。天便算不到佛,佛却能算天,佛并没有跳出因果,却能看透因果。顺势而行。

  因果,就是因为所以,也是书院讲的道理。

  因为宁缺当年在河北道畔拣到那个女婴,因为夫子收宁缺为徒,因为宁缺想让桑桑变成人类,因为他们相爱,所以才到了如今。

  “我们终究还是醒来了,佛祖还能用什么方法来杀你?”宁缺说道:“他既然涅槃,按道理,便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我也很好奇。”

  桑桑把黑伞交给他一个人握着。背着双手向街巷里走去。说道:“我很想知道那个不死不知的和尚,能拿我怎么办。”

  她的语气很平静,很骄傲。

  宁缺举着黑伞,不敢离开她半步,看着天空里那些光线。又望向她有些苍白的脸颊,叹道:“都病成这样了,能不能别吹?”

  醒来不代表能够离开,贪嗔痴三毒让桑桑变得非常虚弱。她没有能力挥手便破了这局,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必然还会很麻烦。

  在街巷拥挤的人群里穿行,宁缺忽然停下脚步,望向遥远东方某处,青板僧死前也望着那里,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回到小院,宁缺做了顿丰盛的晚餐,最诱人食欲的,还是那碗青红泡椒和嫩姜,当然,他没有忘记桑桑最喜欢吃的醋泡青菜头。

  大黑伞支在桌上,菜盘摆在伞柄旁边,他和桑桑坐在伞下,低头吃饭,画面显得有些诡异,也有些好笑。

  桑桑用筷子拨弄着碗里混着肉汤的米粒,看着桌上被伞影笼罩的菜肴,说道:“明知道是假的,为什么还能吃的这么开心?”

  宁缺正在埋头吃饭,泡椒把他辣的满头大汗,很是痛快,听着这话,他拿起毛巾擦了擦嘴,说道:“感觉是真的,就痛快地吃。”

  桑桑看着上方的大黑伞,微微蹙眉说道:“吃个饭还要撑着伞,真不知道哪里来的痛快,我不高兴。”

  无所不能的昊天,居然被黑暗天穹上那几道代表规则的光线,逼的吃饭都要撑着伞,怎么看都确实有些憋屈。

  “别不满意了,你得感谢这把伞一直在,更得感谢我把它补好。”

  宁缺指着大黑伞,笑着说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把黑伞将来肯定会成为我们的传家宝。”

  有大黑伞在身边,他们不用担心被那些代表规则的光线发现,但是怎么离开呢?吃完晚饭后,他们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在棋盘里已经过了很多年,宁缺和桑桑都不怎么着急,至少表面上不怎么着急,他们以为还有足够的时间来破局。

  贪嗔痴三毒,果然不愧是毒中之毒,桑桑没有办法破解,宁缺也想不到法子,既然如此,日子总还是要继续过下去。

  昨夜的晚饭太过丰盛,家里又没有菜了,宁缺去菜场买菜。现在不用他请求,桑桑自然也会跟着,因为他们只有一把伞。

  到了菜场他们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的。

  有大黑伞,那些光线确实找不到他们,但人能找到。

  站在满是露水的青菜摊前,宁缺正在与那位相熟的卖菜大婶唠些闲话,为随后的价还价,做些情感上的铺垫。

  大婶觉得他很可爱,所以笑了起来。

  她笑的很好看,笑的很端庄,笑的很慈悲,笑的眉心多了粒红痣。

  宁缺最开始的时候也在笑,然后笑容渐渐敛去。

  他看着卖菜大婶,认真请教道:“您又是什么佛?”

  ……

  ……

  (第一章,任务一定会在睡前完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