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慈航的船,无理的佛
  山在天地间,峰顶与天穹极近,宁缺盘膝闭目坐在佛顶上,仿佛只要伸手,便能把这片黑暗的天捅破。

  他上方的黑暗天穹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亮点,起始很黯淡,骤然变得异常明亮,紧接着化作数千道光线,顺着天穹的孤度向原野的四面八方散去.

  光线里有很多画面不停闪现,有虔诚叩首的信徒,有娇媚而端庄的天女,有奇异的金花玉树,那些都是他的佛国。

  原野上的佛与菩萨们抬头望向天空,随着这个动作,有极淡渺的气息从他们的身上散溢,向那些光线里融去——气息是觉识,随光线来到天穹,然后洒落在峰顶,进入宁缺的身体。

  佛与菩萨震惊异常,宁缺能够夺走这些觉识,表示他能够接收这个世界的信仰,这表明他正在成佛,将要成佛。

  在他们看来,此人当然是伪佛,这种行为自然是亵渎。

  极端的愤怒在原野间暴发,众佛神情悲壮开始抵抗,有佛持金刀割面,有佛撕耳,鲜血乱流,佛光大盛,佛威大盛。

  已经深入金色池塘的青狮,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带着无尽佛威向前踏出一步,大地震动裂开,生出一道极深的裂缝。

  以裂缝为线,原野西面的地面缓缓升起,然后向前滑动,一寸一寸地覆盖到东面的地面上,就像一艘大船要比幽暗的海底冲出来!

  大船没有船尾,后面与地面相连,于是整片西面的原野便是船身,随着船首向前,原野及站在原野上的人,也随着被带进船中。

  数十年来,极乐世界里的无数众生自四面八方赶来此地,原野间的佛与菩萨数量根本无法数清,黑压压的至少有数百万之众。

  数百万佛与菩萨。现在都在大船之上!只闻经声阵阵,法器破碎变成最纯净的佛息,船身散发无尽佛光,正是大地之舟!

  这画面何等神奇!

  大船缓缓升起,自幽暗的原野海面而出,缓慢而不可阻挡地向着佛山前行,金色池塘间的佛祖禁制早已变弱,此时被船首碾过。伴着无数细碎的脆响,就像烈日下的冰雪一般瞬间破灭,无数青莲与柳树,被碾压成泥地里的碎木,然后被巨舟的阴影遮盖,再也无法看到。至于那些蛙声和蝉鸣,更是不知去了何处。

  大船缓慢向前,来到山脚下的那条大河里,河岸崩塌,浪涛冲天而起,河水一半是冥河,里面有无数怨魂骷髅,这些怨魂骷髅遇着船身散发的佛光,未作任何抵抗。恭顺自愿地被净化成缕缕气息。

  怨魂骷髅化成的无数道纯净的气息,再次附着到大船的船体上,助大船的佛光更盛,继续向前破开雪水化成的河面,快要触到山崖!

  无数佛与菩萨站立在船板上,双手合什看着峰顶的宁缺,神情庄肃,青狮站在船首看着山崖,神情焦急。恨不得跳过去。

  船与山相遇。不知能否把山撞毁,把佛撞塌。把正在成佛的宁缺震死,但佛与菩萨们还有青狮登山后,怎会让他继续成佛?

  宁缺盘膝坐在佛顶,坐在黑瘦小侍女的发髻里,他闭着眼睛,感受着体会到的一切,正在成佛的关键时刻,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知道,他也没办法去理会,因为现在他根本不能分神。

  他知道原野上的佛与菩萨,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佛、夺走佛祖的信仰,让众生意归于己身,他没有提前做安排,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桑桑的身体被他放在一旁,大黑伞上方撑开。

  忽然间,桑桑睁开了眼睛!

  那对细长的柳叶眼里,一片光明。

  数十年间,她醒来过数次,但她一直没有睁过眼,因为她始终是在宁缺的心里,没有回到自己的神躯。

  随着宁缺修佛大成,她体内的贪嗔痴三毒即将尽去,她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神躯,她终于可以睁眼来看这个世界!

  桑桑站起身来,举着大黑伞望向山下那艘大船,微微眯眼。

  “这就是慈航普渡?”

  她挥了挥衣袖,青衣上的繁花再次绽放,一场恐怖的飓风从峰顶直冲山脚,然后向着着河面上的那艘巨舟呼啸而去。

  踞在船首的青狮一声怒哮,哮声却根本无法传出,便被飓风灌回它的嘴里,它有些慌乱地闭上眼睛,鬃毛被吹的向后飘舞不停。

  大船上没有帆,站在船板上的无数名佛与菩萨穿着的僧衣被飓风吹的不停鼓荡,像新生出千万帆。

  大船前行之势骤然减缓。

  这船是大地之舟,割于大地,有无限重量,桑桑挥袖便有风起,风起而舟缓,以此观之,她已经回复了无限威能。

  然而即便是她,也无法完全阻止那艘大船,大船确实变得慢了很多,但依然在继续向前,向着山崖撞去。

  “众生意……果然有些意思。”

  青衣微振,她的身影在峰顶消失。

  下一刻,她来到了大船上。

  青狮一声怒哮,鬃毛如剑,欲噬。

  桑桑看了它一眼。

  青狮气势骤敛,露出畏怯神态,颤抖着转过头去。

  桑桑走入佛与菩萨间。

  她看那些佛与菩萨的脸。

  无论是佛还是威能恐怖的大菩萨,都不敢与她的眼光对视,转过脸去。

  她在众生里寻找佛陀。

  众生不敢看她,佛陀在躲着她。

  大船便是大地,载着无数佛与菩萨,但她是昊天,如果给她足够的时间,那么谁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找到佛陀。

  众佛做出了自己的反应,他们低着头,双手合什向船首走去。

  佛挤佛,菩萨挤菩萨,大船上变得拥挤无比,似要把桑桑挤出大船。

  桑桑微微蹙眉,伸出手指,点在身前一尊佛的眉心,那尊佛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明亮。最后变成纯白的光体散开死亡。

  拥挤的船板上刚刚空出来一个位置,便有一尊佛向前踏出一步,填补了空缺,无论她杀多少佛,总有后继者。

  然后那些佛开始自杀。

  以刀割面的那佛,横刀于颈间,用力一拉,把自己的佛首割了下来。一道至纯的金色佛光冲天而起,然后散落于船板上。

  以刀刺腹的那佛,把刀锋向上挪了挪,用力一捅,把自己的心脏捅破,一道至纯的金色佛光各前涌出。溅的到处都是。

  无数佛前仆后继死去,大船上的佛光浓郁的难以想象,桑桑眉头微皱,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感觉到有些难受。

  贪嗔痴三毒将清,但终究未清,遇着众生成佛决然殉道手段,她体内的残毒,再次暴发——最后那缕残毒。是贪。

  她回头望向峰顶。

  宁缺盘膝坐在那处,闭眼静思,不知身外事。

  桑桑只是回头,便来到了峰顶,来到他的身前。

  “其实,把你杀了,最后一缕贪就没有了。”

  她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伸出食指轻点他的眉心。

  宁缺的眉心忽然间变得异常明亮,仿佛透明一般。

  透明的眉心里。隐约可以看到一粒青色的种子。那是菩提子。

  宁缺在这座山上修了数十年佛,但他修佛其实远不止数十年。

  在进入棋盘之前。或者说千年之前,宁缺曾经在悬空寺崖坪里面壁一日时间,当梨花飘落他的肩头,他才醒了过来。

  那次面壁,意味着他的修佛之旅正式开始,也正是那次面壁,他体悟到了莲生大师曾经的经历,同时心里种下了一粒菩提子。

  进入棋盘后,他在白塔寺里听晨钟暮鼓,修了无数年佛,在这极东方的佛祖像上,又修了数十年佛,佛法渐深。

  那粒菩提子早已不在他的心头,已经上了他的眉头。

  桑桑手指轻触,一道神念度入,菩提子便醒了过来。

  宁缺的眉心裂开一道小口,一根极细的青茎从里面探出,遇着峰顶的风,招摇而茁,遇着大船处洒来的佛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生长。

  菩提子发芽,破土,开枝,然后生出无数青叶,青青团团悬在峰顶的空中,遮住了黑暗的天穹,也遮住了极乐世界的所有佛光。

  这棵菩提树,生长的异常迅疾,给人一种极嚣张的感觉。这棵菩提树,生在宁缺的眉心,给人一种极诡异的感觉。

  菩提树下,宁缺闭眼微笑,不知在梦里看着何等样美丽的风景。

  桑桑走到他身旁,坐进菩提树的荫凉里,佛光再照不到她,苍白的脸色渐渐回复正常,闭上眼睛,再次入睡。

  她沉睡便是进入宁缺的身体。

  宁缺醒了过来。

  他看着离山崖越来越近的那艘巨船,看着船上的佛与菩萨,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他要讲佛法与众生听,奈何众生自不愿听。

  众生还要辩倒他,要揭露他伪佛的面目,于是天地间,大船上,佛声大作:“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

  “本来?……本来我就不是来与你们讲道理的,我不是大师兄,如果你们愿意听我讲道理也罢了,若不愿听,佛家自有棒喝手段,我要与你们说的道理很简单,你们必须听,若不听便要来受棒打刀斫。”

  宁缺看着众佛说道:“我是唯一真佛,你们须信我。”

  众佛怒容大作。

  宁缺平静说道:“你们要理解,如果不能理解,那就去死。”

  话音甫落,一佛化为灰烬。

  下一刻,那佛来到峰顶,盘膝端坐在如蒲团般的树叶上。

  青青团团的树叶,是菩提树叶。

  菩提树,生在他的眉心。

  那佛向宁缺合什礼拜,无比虔诚。

  ……

  ……

  (感谢大家,如果不是大家的鼓励与鞭策,我这些天真不知道要断更多少次,精神力量确实是存在的,再次感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