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将夜 > 第五卷神来之笔 第一百六十一章 亲爱的,你怎么不明白呢?
  (前面有章里,桑桑说佛祖,山无棱天地合,乃能与君见,乐府原词是山无陵,我没怎么想,便写了山无棱,受歌词影响?感谢读者朱敬颜的指正。)

  ……

  ……

  没有人知道这道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在天空里响起,但下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这声音便是昊天的声音。

  只有昊天的声音才会如此威严,才会在这些虔诚的昊天信徒的意识里,映出如此鲜明的画面,触动最深处的灵魂。

  桃山数道崖坪和前坪上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以额触地,恨不得要低进尘埃里去,如此才能表达自己对昊天的敬畏与爱戴。

  掌教熊初墨正站在纱幔间带领信徒进行祷告,身影在光芒里显得极为高大,听到这道声音后,他顿时扑到地上,身影卑微的就像条狗。

  ——传闻中,他的声音也如雷霆一般恢宏,然而和这道响彻天空的声音相比,什么都不是,哪怕用来相比也是一种亵渎。

  崖坪偏僻处的石屋前,观主离开轮椅,双膝跪倒,用瘦弱的双臂支撑着身体,不停颤抖,神情却是那样的平静而骄傲。

  那名中年道人的双手终于离开了轮椅,跪到了观主的身后,隆庆跪在更后方的位置,脸色苍白如雪,眼神里满是惊恐。

  他很清楚观主做的事情,对昊天来说意味着怎样的不敬,如今昊天离开了佛祖的棋盘,天威重临人间,他如何能够不害怕?

  桑桑的声音破云而至,落在桃山上,响彻天地之间,被天空与地面不停反射,传播的极远,甚至整片大陆都能听到。

  无数人被这道来自天空的声音惊醒。

  有老人扶着围墙看着灰色的天空。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困惑,心想今年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又要开始打春雷,这道雷怎么好像有人在说话?

  有孩童涌到书塾窗边,指着天空兴奋地议论着,叽叽喳喳听上去就像是一群小鸟,正在犯春困的先生被吵醒,拿起戒尺准备去教训这些调皮的学生。孩童们异口同声说天说话了,结果却被多打了几记。

  宋国与燕国交境处的那座小镇,也听到了天空传来的声音,人们涌到镇上唯一那条长街上,满脸不安看着天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肉铺里。屠夫举着那把宽厚的油刀,遮着头脸,藏在案板下面,案板上积着的蹄膀不停落下,每落一根,他的身体便会颤一下。

  比屠夫更恐惧的是酒徒。

  酒徒坐在茶铺里,举着酒壶对着嘴不停狂饮,即便以他的酒量,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脸却没有变红,苍白的很是可怕。

  屠夫没有参与观主对昊天的布局,他却是亲自参与了的,他一路看着昊天和宁缺进入悬空寺,还曾经阻止书院破开棋盘。

  如今昊天归来,问人间可否知罪,他有罪,如何能够不惧?除了把自己灌醉,还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不心神俱丧?

  朝小树站在茶铺门口。看着灰暗的天空不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酒徒终于放下了酒壶。声音微颤说道:“这是你所不能理解的事情,你最好离我远些。不然天威难测,你随时可能会死。”

  朝小树转身看着他,神情有些复杂。

  酒徒继续饮酒,想把自己灌醉到人事不省,含糊不清说道:“我们都是为了她好,但如果她不领情,这可怎么办?”

  ……

  ……

  在桑桑被囚佛祖棋盘一事里,道门看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正因为如此,这便是罪,眼看着昊天遇险而不言,便是大罪。

  更何况桑桑事后一推算,便明白了道门想要做什么。

  她向人间问罪,问的是有罪之人。

  最有罪的那个人,自然便是观主陈某。

  跪在他身后的隆庆脸色苍白,浑身汗如雨下,中年道人身体微微颤抖,仿佛随时都无法保持跪姿,而观主已经是个废人,修为境界与隆庆及中年道人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却比他们更加镇定,嘴角甚至还有一抹笑容。

  他看着天空微笑说道:“我无罪。”

  桑桑的声音再次在崖坪前的空中响起:“你与佛宗勾结,意图使我沉睡,便是大不敬之罪,有何可辩?”

  这一次她没有让整个人间听到,只有崖坪上的人能够听到,因此愈发惊心,很多神官执事道心受撼,再也无法支撑,两眼一黑便这样晕厥过去。

  观主说道:“绝无此事。”

  桑桑说道:“你不承认曾经想杀死我?”

  观主说道:“我想杀死的是桑桑,并不是昊天。”

  桑桑说道:“我便是昊天。”

  观主说道:“我信仰的是昊天,并不是那名叫桑桑的女子。”

  桑桑说道:“若我不能在棋盘里醒来?”

  观主说道:“昊天无所不能,更何况,这本来便是您的意志,我只是在执行您的意志,相信您现在应该明白我的虔诚。”

  桑桑的声音很长时间都没有响起。

  春风轻拂山间的桃花,一片静寂,没有任何人敢发出任何声音。

  过了很久,她的声音再次响起。

  “身为凡人,妄揣天心,便是罪。”

  观主平静说道:“如果这是罪,我情愿罪恶滔天。”

  “你既追随于我,便应听从我的意志。”

  “昊天的意志从未改变,那便是不惜一切代价守护这个世界的秩序。”

  “哪怕我改变想法?”

  “是的,因为世界之外是寒冷的冥界,您想法改变,便意味着人类的毁灭。”

  “有理。”

  这两个字之后,桑桑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

  过了很长时间,隆庆才敢把目光从被自己汗水打湿的地面移起,望向前方不远处的观主,眼神里充满了敬畏与不解。

  昊天值得敬畏,在昊天问罪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如此平静对话,观主更值得敬畏,他甚至无法理解,观主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

  观主艰难起身,看着遥远北方,看着长安城的方向,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让祭祀继续。昊天准备回神国了。”

  和隆庆的想象不同,与昊天进行对话,甚至辩论,并不让观主觉得恐惧,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昊天的人。

  昊天是必然要与人类讲道理的,因为她本来就是道理。

  ……

  ……

  长安城墙上。桑桑想着宁缺描述过的那个世界,确认陈某说的有道理,而且正如他所说,这本来就是她的意志。

  “有理?有个屁的道理!”

  宁缺说道:“如果这是罪,我不怕罪恶滔天?这种典型非主流的腔调,难道你不觉得恶心?居然还能听出道理?”

  桑桑说道:“如果没有道理,他已经死了。”

  宁缺说道:“虽然说道门没有做什么,但很明显,他事先就知道佛祖棋盘会给你带来危险。他什么都没说,这是什么道理?”

  桑桑忽然说道:“你有没有想过,是我自己想进佛祖棋盘?他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在执行我的意志,那他有什么罪?”

  城墙上的春风忽然变得非常寒冷,宁缺转身过,想避过这场春风,想避开这个问题,因为他真的觉得很冷。

  桑桑静静看着他。说道:“你懂了。”

  宁缺伸手去摸她的额头。说道:“你病了。”

  桑桑微笑说道:“你有药吗?”

  宁缺正色说道:“十一师兄最擅长做药,我去给你讨些?”

  说的都是笑话。因为这时候他只敢说笑话,因为桑桑与观主的对话,让他的心脏变得越来越寒冷,哪怕她的微笑都无法带来暖意。

  她的微笑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冷漠。

  “我说过,你要我进长安城,是要我修惊神阵,你们要破天,助夫子胜我,我知道你想的所有事情,你无法骗我。”

  桑桑看着他平静说道:“如果说有罪,你该当何罪?”

  宁缺渐渐平静下来,看着她说道:“不要忘记,我也知道你想的所有事情,你是想用惊神阵重新打通昊天神国的大门,你也无法骗我。”

  桑桑说道:“终究都是在骗。”

  宁缺说道:“你骗我的事情,终究要比我骗你的事情更多,就像昨天在书院里说的那样,你骗了我的青春,就不要再骗我的感情了。”

  桑桑说道:“感情?我大概明白是什么,但我没有骗你。”

  宁缺面无表情说道:“你无法驱除老师在你身体里留下的红尘意,没有办法斩断人间以及傻逼我与你之间的情意,所以你回不去。你与我一道游历人间,始终寻找不到方法,直到去了烂柯寺,看到瓦山上的残破佛像,明白了佛祖为你设的局,所以你毅然赴局,让自己中贪嗔痴三毒……”

  “你找佛祖,说想要杀死佛祖,都是假的,我们去悬空寺,被困佛祖棋盘,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因为去掉贪嗔痴三毒,便是去了红尘意。”

  他声音微涩说道:“佛祖自以为算清因果,哪里想到,在你的眼里,他只是一把锋利的雕刀,你要借这把雕刀割掉自己的血肉,割掉身上的尘埃,从而回到神国。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对我意味着什么?”

  桑桑说道:“这是场战争,你怎么不明白呢?”

  “这些事情似乎与我没有关系,但在棋盘里共度漫漫时光,让你中贪嗔痴三毒的那个人……是我,最后拿起雕刀把你修成佛,帮你去除贪嗔痴三毒,同时去除红尘意的那个人……是我,是我是我,还是我。”

  宁缺看着她微笑说道:“棋盘里的一千年,便是我的感情。你利用我,便是欺骗我的感情。我说亲爱的,你怎么不明白呢?”

  他的笑容很淡,淡的像水,他的情绪很浓,浓的像血。

  至此,与棋盘相关的故事以及这场因果终于水落石出。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